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六章 命急妄图逆乾坤 第一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293 2016-09-21 17:23:12

  “陛下,太后请陛下一起用早膳,已经来人两回了,陛下可起了?老奴进来服饰陛下更衣!” 大福一大早就准备好了蜂蜜水和醒酒汤,见陛下宿醉未起,便等了等,可太后那边已经着人询问过两回了,日头也渐渐高了,刚推开门,就看到内间的床幔还落着,便差人放下洗漱的用具,自己趋步上前,拉开床幔,本想着叫醒羽鳥洗漱的,但一拉开床幔的大福立刻就放下了,如烫手一般将手抽了回来,后退了几步。

“你们先出去候着!”垂着头退出内间,吩咐着后面随从,自己退到门口立住。

“陛下,陛下”轻声的呼唤着,自己侍候了这么久的小主子,起床气可不是一般大。

“恩…。。”羽鳥在睡梦中转醒,转动了一下头,只觉得头疼的厉害,想用手扶住额头,谁知动了一下手臂没能动,好像被压住了,忍住头疼欲裂转头看过去,香肩半露只盖住一层薄毯的琪朵雅侧身睡在自己的手臂上,夏日的薄毯将他的曼妙的体型雕刻的惟妙惟肖,羽鳥能看的出身边的这个女人定是不着寸缕的,地抬头看向自己也是如此,瞬间明白了此时的状况,毫不在意的抽出自己的手臂,披上内衫,起身穿戴起来,脑海内却思索着,好半天才将这个女人定位出来,怎么会在自己的床上,又细细的想着昨晚的事情。因为羽鳥的动作缓缓苏醒的琪朵雅,睁开眼就看到羽鳥起身穿戴的背景样子,想起了昨晚,两朵红晕府上脸颊,朱唇轻启。

“陛下”

羽鳥听到了细不可闻的声音转头,停止了穿戴的手,转头看向床上女人,这样的女人见多了,这么想爬上自己的床!只会令自己更厌恶,想着眉头突然皱起,看到羽鳥的样子,立时就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别处。

“大福,收拾一下。”

羽鳥没有理会,转头对着门口的大福吩咐道,似乎昨晚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样,也没有多注意这边,琪朵雅披上衣衫起身,听到羽鳥的话,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大福低头走上前递过洗漱用具,刚漱了口,大福就端过来一个碗。

“陛下昨夜喝高了,菲琳郡主吩咐奴才在早上的时候给陛下准备的蜂蜜水,说是可以缓解宿醉头疼,陛下用一点吧!”羽鳥一听是菲琳让准备的,更觉得蹊跷,昨夜是她送自己回来的?门外就突然叫嚷起来。

“皇兄都什么时候了,还没起来?母后和我都已经亲自来叫你了。”看见房门半掩,就大大咧咧的进去了,进去之后定睛看到屋内的场景,羽鳥手上拿着一碗汤,大福在给羽鳥整理装束,倒没什么不正常的,可是在床边立着的琪朵雅怎么会在这?还泪眼萌萌衣衫不整的!辛陶正纳闷脑袋转了几个筋斗,突然叫起来。

“啊~!皇兄,你不会……那个!召、召幸…。额~!”张着嘴就是说不出后面的话,磕巴了一会才说来,羽鳥听见太后也来了,眸子一沉,凌厉的眼神一射过去,辛陶立马识相的闭嘴了,怎么会这样?今早上出来看到睦月准备给菲琳热汤洗澡,自己问过才知道,自己和那个镶贵妃睡下不久她们就回来了,那么看样子,昨晚上这个琪朵雅是留在皇兄这里了!

重华看到辛陶一跳一跳的跑进屋子就开始大惊小怪的叫起来,就知道会是出了什么事?镶贵妃一旁扶着重华,听不大真切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太后的神色也惴惴不安起来。走进房间。也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太后~!”看向一旁的重华,但是太后和陛下都在一边,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愤恨的瞪了楚楚可怜的琪朵雅一眼。

“给母后请安。”

“皇儿,听说昨夜喝高了些,要多保重自己的身子骨。”这么多年见识多了,一瞬间就明白事情的结果,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倒也没什么。

琪朵雅见太后来了,立刻伏下身子。

“琪朵雅给太后请安,太后万安”边说着,眼泪噼里啪啦的就掉了下来。镶贵妃在一旁看在眼里严重的火光不要是碍于太后陛下在场,自己必定要给这个矫揉造作的贱人好看。

“起来吧!”重华看了琪朵雅一眼,并不多说什么,似乎在她眼里这个女人的贞洁远比不上自己儿子的健康重要。

“皇儿,以后还是要依量而行,可有什么不适?”走上前摸摸羽鳥的额头,拉过来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端详起来。

“羽鳥拿着汤,刚想放下顿了一下,原本放下去的手,又提起来移到嘴边喝了一口,蜂蜜的甘甜和青果的酸味让早起还没有苏醒的味蕾复活了,脑袋也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劳母后挂心,早起有点头疼,大福端上来的蜂蜜水缓解不少。”

“大福想的还挺周到,本宫还真得赏点什么。”

“哎呦~!奴才可不敢贪功,是昨夜菲琳郡主离开的时候,告诉奴才的。”大福走上前紧接着说道。

“菲琳郡主?”重华正纳闷,怎么又扯到安爵府去了,看了一眼楚楚可怜的琪朵雅,有补充道。

“琪朵雅过来,大福,怎么又有菲琳郡主的关系了?”招手示意七朵雅,琪朵雅低着头,走到太后身边,行了一个礼。

“对啊!昨夜不是皇兄和菲琳一起喝的酒吗?怎么胡这样了?”身边的辛陶迫不及待的询问道,这个问题可是一进门就想问的,都怪皇兄。

羽鳥也是迷迷糊糊的,记得并不真切,听到太后汛期,也看向大福。

“大福,昨夜是谁送朕回来的?”

“陛下昨夜和菲琳郡主一起在凉亭用膳,兴致波高多喝了几杯,奴才送过糕点后就回去了,直至夜深了,菲琳郡主和琪朵雅小姐一起送陛下回来的,随后怒采取准备醒酒的汤剂,等回来的时候,菲琳郡主也喝的偏高了些,就已经准备要离开了,说是陛下已经睡了,又吩咐了蜂蜜水的事情,之后奴才就不知道。”

“琪朵雅?你怎么会出现额?”察觉到不对劲,和菲琳一起喝酒,这个女人是怎么出现的?

听到羽鳥的文化,镶贵妃不屑的转过头,还能怎么出现,还不是想趁着陛下不省人事,乘虚而入的。

重华和辛陶也一脸疑问的看向琪朵雅,琪朵雅只觉得委屈,哭拜于地。

“陛下,太后,臣女与菲林姐姐原本是出自安爵府,昨日陛下喝高了,菲琳姐姐一人又不能送陛下,四下无人,正巧赶上臣女在放天灯回去休息的路上,便叫住一起送陛下回来的,菲琳郡主也喝了不少,有些头晕,就先出去了,臣女没来得及走开就…。,太后,陛下”伏在地上的着实可怜,哭诉了原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