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五章 第四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669 2016-09-21 17:23:12

  “菲琳郡主好雅致,大福,准备点御用的点心送来。”随即便在一边坐下来了。

“少爷,我先下去了。”“恩”在经过身边的时候,菲琳接过了睦月手里的东西随即转身的时候放在袖子里面,睦月走开后,此时的凉亭就只剩下了羽鳥和菲琳。

“朕知道你爱吃宫里的糕点,所以让大福准备了送来,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经常来朕这边吃。”

“陛下有心了,但禁城又岂是能随意出入的,哥哥也偶尔会带一些回来。”

“你若是想,朕就给你随时入宫的权利,你若是愿意,日后在宫中你终生享用不尽。”

“何德何能,陛下抬爱了”挺严,菲琳随手扶了一下两鬓的簪花。

“朕是不是抬爱,你想知道吗?”直视着菲林的眼睛,只是也许是夜色太浓,烛光太暗,剪水的眸子有些不真切。不等菲琳回话又补充道。

“还是说你与政辛在封城相遇才是你不愿意的理由?”

“陛下既然已经知道了封城,就知道我自幼便在姨母身边长大,刚回到父亲身边月余,还是想让父亲多留自己两年的,陛下所说的理由我不能接受。”听到政辛的名字时候惊了一下,随即恢复往常淡然的说着,抬手给羽鳥倒了一杯,但是那一瞬间的愣住到底还是被羽鳥捕捉到了。

“菲琳?菲琳?“羽鳥嘴里念着菲林的名字,虽然听到了他口中溢出的字眼,依旧平静。

“陛下依然知道封城,那么久应该知道菲琳的酒量,哥哥说过陛下的酒量甚好,今日借着烛光美景,不放就与陛下多喝几杯。”随手举着杯子示意到,脸上的娇俏倒是羽鳥不曾见过的。

这边换杯把盏,睦月便去湖边,在众多放天灯的女眷中找寻,终于在靠后侧的一角找到了仰头望天的琪朵雅,悄悄地从草丛里面穿过去。

“琪朵雅小姐。”轻声行了礼。

“睦月?怎么就你在这?菲琳姐姐那?”向睦月身边看了看并没有菲林的影子。

“我们少爷本就不喜欢太热闹的场景,刚刚看到一个凉亭,就在那边借着烛光上画了,今天晚上放天灯,就没用我在身边侍候,所以才偷得半日闲过来瞧瞧的。”顿了一下随即又补充道。

“对了,少爷说过她戴的簪花是宫里的手机,正好有一对一样的,送给小姐,我身上正好带着,原本打算明天一早给小姐送去的,今天见着了,小姐试试看。”说了没等琪朵雅搭话就拿起腰间的簪花给琪朵雅戴上了。

“谢谢菲林姐姐了,还想着我。”看着睦月已经给自己戴上了,也不好拿下来,就随口说了几句场面话。

“今天的天灯可真好看,上面还有字,不知是谁写的!说来也巧,我刚出来就看到陛下也到了凉亭那边,估计现在还在。”睦月漫步经心的说着,伸着脖子眼睛直往高空天灯上瞧。

“陛下?”听到了这个消息,心下不宁起来,顿时觉得天灯这边的索然无味。

“我累了,先回去了。”

“小姐慢走。”起身看着琪朵雅去得方向,转身离开了。

掂量着时间上差不多了,一脸几壶就空了,菲琳也多少晕乎乎起来,抬眼看到渐渐有些醉意的羽鳥,‘真能喝啊!等着看我喝不死你’。起身去拿一旁的酒壶,脑袋晕乎乎的,脚下也不利索了起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羽鳥眼疾手快,虽然自己有点头晕但是还是准确的接住了菲琳,因为酒精的作用,一时间的反应慢了一个半拍,看着怀里还在倒带的菲琳,红扑扑的脸颊,入了神就没有放开搂住腰上的手。

刚转过神来,就感觉到要上手,包围自己的男性气息,立刻推开,脑袋也清醒的几分。

“臣女有些醉了,失仪了。”

下身行礼,羽鳥正感觉自己怀里一瞬间变得空荡荡,被推开有些不高兴的时候看到就在身前的菲琳行礼,习惯性的去扶起来,再起身的时候菲琳看准时机,照着羽鳥的杯子随手一拂,随后转身执起酒壶,给自己和羽鳥倒了一杯,着还是继入座时第二次主动给羽鳥斟酒的,羽鳥看着像是乖了很多的菲琳给自己斟酒很是受用的接过喝了下去。

抬手也喝下自己的酒,眼睛却看着羽鳥的酒杯,笑了。

继续倒了几杯,羽鳥只觉得似乎是有些醉了,这妮子酒量倒是不差。@

“夜色深了,陛下我扶你回去休息吧!”余光看到姗姗来迟的琪朵雅,便招呼起来。

“琪朵雅妹妹,来的正好陛下喝多了,跟在身边的人不在,你帮我扶陛下回去吧!”

“菲琳姐姐,陛下怎么喝了这么多”走近时闻到菲琳身上一样的酒气,心下又明白了起来。

羽鳥一时听不太真切,有些头晕,想起身又不能,迷迷糊糊起来,感觉有人在扶着自己,便把自己的身上的重量交给了身边的人。

等走到西厢的时候,菲琳便将羽鳥交付琪朵雅,走向迎上来的大福吩咐到。

“哎呦~!陛下怎么河了这么多啊!郡主辛苦了,还是奴才来吧!“

“陛下喝多了,大福舍人还是准备点醒酒的汤剂的好,这边我和琪朵雅小姐扶陛下进去,你去着手准备。”

“是,有劳郡主和小姐了”等到大福准神去准备的时候。

“琪朵雅,来。先扶进去。”“好”

菲琳这才有点后悔,真沉啊!这人到底吃啥长的这么厚实,看着一旁扶着琪朵雅鼻子尖上也冒着汗,骑在撑不住了走到床边用力一甩,就把羽鳥和琪朵雅摔倒床上了,喘着气对着正手脚并用准备下床的琪朵雅说到。

“琪朵雅,我也喝不少,有些头晕,不如你来整理吧!我出去看看大福舍人那边的醒酒汤。”眼神瞄到,脸上绯红的羽鳥,知道药性上来了,立刻脱身的走开。

走出房门便关了起来,琪朵雅,我知道你对他有情,昭和也想要你做皇室的女人,我今天就成全你。

屋内的琪朵雅看着倒在床上面色绯红的羽鳥,想着大概是喝的太多了缘故,盯着面前俊颜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开始费劲的搬动床上的羽鳥,想要让他正当的睡在枕头上,迷糊的羽鳥只觉得身体里有火太灼烧一样,难受的叮咛出声,感觉到身上柔偌无骨的轻抚,脊背紧绷起来,在拉扯到自己的四肢的时候再也没能忍住,一把扯过身上点火的人压了下去。

还在一脸羞红的给羽鳥整理的时候一阵天旋地转,惊呼一声就被压在身下,有些惊惧的看到身上的人,还是醉眼微眯,察觉到现在状态有点小小挣扎起来。

羽鳥迷迷糊糊的看到身下的人,只看到她两鬓的簪花分外眼熟,伏下头吻了下去,感觉到身下的人在挣扎便更加用力的抱住了腰肢,身上燥热告诉他,他现在想要她,只想要她!

站在门外听到琪朵雅的惊呼,便知道事情算是已经照着自己的预想在发展了,转头看到大福端着汤剂走了过来,自己作势正要走的样子。

“诶,舍人,夜深了,刚刚陛下已经睡了,就别进去了,明早送进来也是一样的”

“陛下睡了?有劳郡主和小姐了,诶?刚才那个琪朵雅小姐…?”大福四处张望着。

“哦!我刚去吩咐了我的婢女给我准备汤剂,毕竟我也喝不少,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许是照顾完陛下累了就回去了吧!毕竟夜深了。”

“这样!那么大福就在这先谢过郡主了。”大福笑着说道,毕竟也知道太后和笔下的意思。

“恩,哪里,大福舍人这么晚了还要侍候陛下,才是辛苦,今天不算什么,也早些到休息吧!明早服侍陛下起身的时候不妨送去一些蜂蜜水,宿醉之后喝蜂蜜不会头疼的。”

“是,还是郡主心细,郡主慢走。”

转身走出西厢,回头望了一眼,事情还没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