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五章 迫得清廷苦设计 第一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317 2016-09-21 17:23:12

  “睦月这次陪我一同前往。”卓衣看着一大早就起身装扮的郡主,此次平静一改常态的作风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对着镜面整理了妆容,拿起两个橙色拳头大的簪花戴在左右两鬓,格外的显眼,一切装束完毕,从梳妆台前站起微低着头看了立在身旁的睦月一眼,睦月心领神会的微微颌首。

“宫中的轿撵已经在等候了。”卓衣进门禀报。

琪朵雅一早就装扮得当,可到了门前,两顶轿撵已经停当了,还不见那个郡主出来,不免有些不耐烦,早就听说了,这个郡主在回府的时候排场和架子,倒没想到宫里来人迎接却也这么不买账,又不能先坐进轿撵里面,压抑在心里已久的不满隐隐有爆发之势。

“可差人去请郡主了?”实在没能控制住,来来回回的走了几步。

“是,已经去请过两次了。”侍卫倒也恭敬地答着。

“那就再去请,再大也大不过太后和陛下,总不能让宫里的所有人都等着吧!”

刚到门前就听到这样的豪放之言,自己这时是应该停留一下,让人家依序发发威风那?还是早点出去让她闭嘴的好呐?还没等想好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停了下来。之前还是小瞧了这个小姐,一直是柔柔弱弱的样子,如今有好戏不看王八蛋,睦月也不急着出门跟着少爷一块听。听的兴起。

“菲琳。”说实话倒把昭和忘记了。那边琪朵雅一看已经出来了。

“昭和祭妃万福”

“菲琳姐姐万福,姐姐今日的装扮格外光彩照人,可见在宫中必是独树一帜。”这脸子变得倒快。

“哪里,琪朵雅妹妹,人如其名,此番更是明艳动人。”拉起她的手,向前走了两步,昭和与琪朵雅一时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举动,惊吓了不少,菲琳可是对她一向都是待理不理的样子,卓衣送出门看到这样的郡主,心中跌宕起伏,郡主这样做,怕是一定有什么原由。

“琪朵雅妹妹不必惊慌,避暑时都在陌生的环境,你我是一样的,都出自安爵府必然要相符相依的,别让宫里的等急了,上轿吧!”松开手,转身上了前面的轿撵,琪朵雅在一团乱麻似的心情下也上了轿撵,一队人马浩浩汤汤的走了。

这次乘坐宫中的轿撵,禁城的守卫直接是放行的,不像上次要下轿步行进宫,揭开轿帘的一角,对跟在身边的睦月说到。

“睦月”

“是,少爷,少爷放心!听到睦月这么说,便缓缓放下轿帘,在一汪清泉的水眸底部荡起微波。

大概是气的有些早了,坐在轿撵里面只觉得发困,低着头眯起双眼打个盹,迷迷糊糊的听见睦月在外面的轻呼声,晃晃脑子,等到下轿时又是一个神清气爽的郡主。那边的琪朵雅下轿后,并没有略作停顿而是直接走到身边来。

“菲琳姐姐,我们进去吧!

“好”

刚走上前两步,艺奴走出正殿门,对这边行了一个礼。

“此时陛下还没下朝,太后请二位先进内殿等候。”

“有劳嬷嬷了。”率先走进殿门,琪朵雅紧紧的跟进去,宫里的规矩昭和姨母倒是说过一些,可昭和还是半知半解的,琪朵雅知道只要跟着这个郡主就不会错。

在内殿看到了大致上有了五六个花枝招展的宗府女眷已经在等候了,跟着太后聊了几句,倒是也觉得平和近人的,一时间好感倍增。

“母后。”一阵旋风似的冲进重华的怀里,看的一愣一愣的,倒是没能一时间相处这个人是什么人,叫母后的怕是没几个,快速的缕了一遍,立马起身。

“公主万福。”行了一个常礼,便又坐下了,琪朵雅听着是公主也连忙起身,但又不能只行常礼,按自己的身份,怕是得叩拜才是,马上伏下身子拜了一拜。“公主万福”

窝在重华怀里的辛陶长公主这是起身转头看了看这边一看,又看了看伏在地上的琪朵雅一眼。

“起来吧!母后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安爵府的郡主?”一脸严肃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第一次见面,竟然从这个长公主的眼睛里面看得出衡量的意味,似乎这个长公主不怎么喜欢自己啊!倒也无妨,原本就没打算让这宫里的任何人喜欢上。

“辛陶,这边来。”重华招了招手让辛陶坐在自己身边,而琪朵雅刚刚起身要落座还没等坐下就听见艺奴进来报。

“陛下朝议结束了”话刚落,朝服还没换下的羽鳥就走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袭红衣的美妇,看年龄倒是比自己长几岁,‘甚是妖艳’是见到镶贵妃第一个印象,而镶贵妃进门向太后请安,起身后注意到了室内还有另外的很多人,对于其他几个倒也不甚在意,在看到一袭蓝衣的菲琳时,‘甚是狐媚’是对菲琳第一个印象,多少也小有看不上的意思在。

也不去看羽鳥那一脸探究意味深长的眼睛,在自己还没懂得时候,身边的琪朵雅利索的起身请安了,镶贵妃眼睛又射向了请安的琪朵雅,暗吐一口气,又深吸了一口起身。

“陛下万福。”

“起来吧!”虽是对着所有请安的人说的,但是说的同时却走到身边伸手扶起了自己,嫌弃的挥开,但是毕竟大庭广众之下,所以只能起身掩饰着退了两步。

“谢陛下”

看着菲琳今日的装扮,倒是格外显眼,难不成刻意为进宫见朕?本来带着镶贵妃一起进来就是想看看菲林的反应,没有预期的效果也就罢了,可在自己伸手扶起这一天大的恩典的时候竟然被挣脱开,自尊心一时不能接受,心下更是不悦起来,要是之前的拒绝是娇羞的反应,那么这次就能明白她是真的很抗拒,抗拒吗?作为国君怎么能从容任何抗拒的存在。

“皇儿先去后殿更衣,出来就出发。”重华多少都能看在眼里,包括了菲琳的抗拒。

在奢华的船上,坐在船桅杆下的板子上,静静地看着碧波荡漾的湖水,从弘辉殿出来到现在,羽鳥并没有多余关注自己,倒也省了不少事,宗府女眷因地微商不比自己,所以更只能跟随自己的动作来行动,时近正午,实在是热了,睦月一旁撑着伞倒是没什么怨言,要是放到弥月身上,早就把自己死拖活拽的拉去乘荫了。各府的宗隽一开始还陪同重华说说笑笑,时间长又到正午便乏了,随后重华也让每个人都去官场四周的樱色,自己假寐养神了。

“珑樱菲琳“转头看着呼唤名讳如此猖獗的人是谁,倒是没怎么想到来人是她。

“辛陶长公主?”看着这长公主一开始对自己的态度到现在,更加确定了,看辛陶一脸有话要说出口但是又说不出,憋得一张脸皱成一团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