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四章 第四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1983 2016-09-21 17:23:12

  一路上,还在揣测,难不成有想通了,所以到太后那边请安?可到了弘辉殿,这一想法就立刻被推翻了。

“陛下万安“

“陛下万安“昭和原本就坐在离重华太后不远的椅子上,见到君主的到来,更是惊的一下起身叩拜,事实上除了重华太后还是一派自然地缓缓放下手里的茶杯外,其他人都是如此。

“给母后请安”重华听后挥手叫自己的儿子坐过来。

“平身“走到太后一旁的坐下,昭和起身便也轻轻在椅子上坐一半留一半。

“这位是?”原以为会是哪个小郡主,到想不到是另有其人,不禁出声问道。

“陛下,这是我的外甥女,名唤琪朵雅,今年16岁。”听到羽鳥君主问起,更忙不迭的起身拉过站立的琪朵雅。

“琪朵雅给陛下请安。”水眸微眯,羞中含笑的伏下身子再次叩拜到,此时的心脏就在剧烈的奔跑。

“起来吧!”对于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倒是见惯了,心下毫无波澜,随口敷衍道。

“皇儿,大日头地下,怎么就这么来了?一早上镶贵妃就来我这了,还说要正午给皇儿准备午膳的,这时怎么跑这来了?”重华随口的就问道,事实上这个镶贵妃自己倒也不是很喜欢,娇揉造作,不过为了自己的儿子什么都能接受。琪朵雅一听萧贵妃,便不自主的看了羽鳥一眼,可叹羽鳥此时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而是专心的跟重华说话。

“皇儿一直忙着朝政,只是想着好久不曾跟母后用午膳了,还想着避暑的日子近了,选定在那一天动身跟母后商议一下。”

“恩…,看日头是快用午膳的时候了。”一说起午膳心思便转了过去。这边的昭和祭妃见状起身拜别道。

“妾身就不打扰陛下和太后用膳了,先行告退。”琪朵雅听着一幕的话,其实并不想这么就离开,但是礼数尚在,不得已也起身拜别。

“恩,好改日进宫再陪本宫说说话。”重华就坡下道,正在昭和和琪朵雅倒退几步之后。

“哦,慢着,避暑那日就让琪朵雅同行吧!身边多跟着点年轻人也好。”昭和和琪朵雅停下来听着重华的话后,更是面露笑颜,急忙下拜。

“谢太后恩典,谢陛下恩典。”

等到昭和和琪朵雅离开,一直默不作声的羽鳥看向自己的母后,多少也能知道母后心里在想什么。

“母后,朝政上无论是水患还是兴除利弊大致上已经结束了,所以后日就可以先去避暑了,母后可还…”羽鳥正打算说着立后行程,突然间就吵嚷起来。

“母后,天气太热了,今天午膳有什么好东西?”要说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跟重华说话的,没有几个,这位就是之一,辛陶长公主。重华在年轻的时候虽有一子,位列中宫,当时辛陶长公主的生母因家族败事的牵连被赐死,所以辛陶从两岁开始就生长在重华身边,重华又乐得这么一个小棉袄。

一阵小旋风似得飘进来,扑到重华怀里,抬头看到羽鳥,便规矩的起身行了一个礼又窝进重华怀里。羽鳥只感觉到脑瓜仁在疼,再跳着疼,扶首轻揉了几下。

“辛陶,又跑去岭南了还是彭城了?”时不时地就出去走动一个月,还偏偏在就这几个地方。

“恩恩,都快要去避暑了,我当然不会错过,更重要的是想母后了。”

直到用膳,辛陶还是不停的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像爆豆子似的,重华更是兴趣大起,趁着她们两个聊得正忘我,羽鳥悄然的退了出来,然后看看日头,跟守在外廊上的大福说到。

“去永康宫”

“是”

……@

安爵府里,刚回到府里的昭和祭妃,就带着琪朵雅进了偏殿,屏退所有人,便拉着琪朵雅坐下。

“琪朵雅,皇室避暑从无外人,因为避暑的圣地就在禁城的清庭岛上,这还是我做祭妃之后才知道的,此番重华太后邀你一同前往,可要把握住机会啊!”

“是,姨母,琪朵雅心里明白。”一时难掩喜悦之情,更是激动起来,见身边只有姨母的时候,不在压抑住,而是眼睛亮晶晶的坐立难安起来。

“听陛下所言,着避暑的日子是近了,我穿什么去好呐?姨母可知道陛下一向喜欢什么样的眼色?”

“呵呵~!我们家琪朵雅天资聪颖,貌美如花,自然是能艳压群芳,但是人靠衣装,至于喜欢什么眼色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圣司一直跟在君主身边,他应该会知道一点的,等晚上回来去问问圣司。”此时的昭和更是一种满足的感觉溢满心头。

卓衣和睦月看着近日来闷闷不乐一筹莫展的少爷,也不敢造次乱说什么,今日大早就带着弥月去了天涯海阁,过了正午带着睦月回来了,卓衣走上前伏身轻声道。

“郡主,这几日昭和祭妃近了宫里两次,据跟着人说是去拜见了重华太后,也是刚刚才回来的。”

“哦~!你不是说昭和祭妃以前是不怎么进宫的吗?“因为对宫里情况不明,也因为自身的出身资历这些倒也能理解,怎么近日进宫了?难不成和那日有关?

“具体的奴婢着不清楚,只是这两次都带着琪朵雅小姐。”

呵呵!这回就清楚了,从一开始自己就觉得昭和带外甥女在身边就有点意思,想不到野心不小,看来是想榜上重华太后这棵大树了。

嘛~!想起了上次在百花夜宴自己当时回头望了一眼的时候,昭和身边琪朵雅的神情,一时心里多少也就明了些,正想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时候,想到自己的处境,眸子暗了暗,也许,琪朵雅没准还能忙得上我,现在就差一个契机。

自己一下午都在冥想的契机,终于在晚上的时候就出现了,圣司和父亲都在一起准备用完善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