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五章 第二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650 2016-09-21 17:23:12

  “长公主是有话要说吗?但说无妨,不过日头过热不日去舱内如何。”也没管着个公主有没有跟上,自顾自的走向舱内遮阴的一角,刚坐下,辛陶就追了过来,见四下无人关注这边。

“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偶尔逗留在岭南王府,这次,这次又听岭南老祭妃和政辛郡王说起过你,恩…路途无聊,便随口聊聊,不知郡主和政辛郡王是怎么相识的?”

“呵~!长公主多虑了,我与政辛郡王早在封城相识”多少知道点这个公主的心思,嘿嘿!就想不明白了,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找你母后和你君主老哥,让他们赐婚呗!提及政辛,又想起对月小酌清风徐徐的那日,从鼻腔叹出一口气。

见眼前这个人回答的是轻描淡写的,更是急了起来。

“说句交心的话,陛下似乎已有立后之心,这人选别人虽不知道,但是我在母后和皇兄身边能看得出,菲林郡主还是避嫌的好。”

这是在警告我对于政辛的事情要避嫌,还是对于立后人选的事情要避嫌啊!越听越糊涂,眼睛看了看四下无人。

“辛陶,你这句话我很是不懂,若你是说政辛郡王的事情的话,我倒没什么想法。”故意不客气的吊着她的胃口,不急不慢的继续说道。

“但是也不放现在想点想法。”头转了一转,笑话,都打上门来了,还能憋着不支声?看不起谁那?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省油的灯,我气死你。

“你…呵~!你敢!”下巴动了动,一脸愤恨的就差扑过去了,孩子气的瞪大了眼睛威胁到。

“你看我敢不敢。”瞪大眼睛较起劲来。

说实话,辛陶也衡量了一下,自己出了皇室公主的身份外,倒是争不过菲琳,一向温室的花朵头一次这么不顺,一时也没了主意。

看着辛陶的脸上变了颜色,倒也没那么气,多少也可怜起来对方。

开始只是抱紧双膝,语气哀怨,“我知道,除了身份外,要是争我争不过你,可是看形势你都是要做皇兄的人,你就算不愿意也好,能不能不要跟我争。”

一听这句话,立时就没什么心情谈了。

“什么叫做你皇兄的人,谁答应了?事情没到最后,别乱说啊!”

“刨除眼下的形态来,你就做我嫂子吧,啊~!好不好,你的性格倒是跟母后我们都很对付“看菲琳不高兴了的斥责自己,就更加委屈的哭咧咧的说到。

“嘘嘘~!小点声,你想让别人来听你的相思苦啊!”看几个女眷,从一侧走过,立刻上前捂住辛陶的嘴巴。拿出来自己的汗巾子,胡乱的向心态脸上抹去,这么一闹,两个人倒是没有了一开始的隔阂,正所谓不打不相识。

“哎呦,你老是第一次侍候别人啊!疼死了”被用力的磨脸,一脸嫌弃的夺过汗巾子慢慢擦起来,在不夺过来怕是自己就得毁容。

“还嫌弃?这汗巾子还是我的那”看着不买账的长公主,看年龄和自己差不多,性格上倒是和华阳姨母的锦时相近,伶俐的很还好没什么坏心,多少就放下防备。

“一块汗巾子,安爵府虽不比宫里极富奢华,倒也是应有尽有的,小气,政辛我是不会让给你的,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对你打消对抗心。”

“不用就给我拿来”三句话不离政辛,听得就心烦,没好气的作势要拿回。

“不给”辛陶自己身上没带什么,死死抱住这块汗巾子,心里把菲琳定位成了那个奇怪的位置,一心想让其成为嫂子,越看越觉得和皇兄很配,想到这倒也不觉得有多么担心了,早上看皇兄的态度就知道,马上到手了还能跑那都不是羽鳥的性格。

这边正在争汗巾子,外边就有人传话,船靠岸后,陆陆续续的登岸,一踏上清庭岛,借着吹向湖面的风,已经是七月的中旬,岛上的气候略冷些,看到摇曳的曼珠沙华开的正盛,想着外面的只怕还要等上一两个月才会有如此的盛景。

琪朵雅一步不落的紧随其后,羽鳥扶着重华率先下船,重华总觉得少点什么,回头找寻着辛陶。看到辛陶却跟在菲琳的身边,顿时有点奇怪,倒也没说什么,看起来是个好现象。乐鸟随着重华的目光看过去,也奇怪菲琳竟然能让辛陶服帖的,身后的镶贵妃看到重华和羽鳥都只关注着那个安爵府的郡主,顿时脸上有些不快,撇了撇嘴,走到羽鳥身侧,轻启朱唇。

“陛下,太后,还是先去用午膳吧!”尽全力展现笑颜,在重华和羽鳥转身走的时候,转过神看向菲琳一脸的笑颜立刻垮了下来,随即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转头跟去了。

镶贵妃看向这边的时候,正向前行的菲琳和辛陶倒也看见了,原本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警示自己看来此行要小心些了,一边的辛陶哪里受过这个。

“刚来没多久,是怎么惹到这个镶贵妃了?”对于这个镶贵妃,自己可是从头讨厌到脚,仗着自己家的地位爬上了哥哥床,还以为自己多迷人那,切。

“不知道”倒是看到了辛陶一脸的厌恶,这个辛陶对自己不喜欢的人那是脚后跟到头发丝的批判啊!看着辛陶摇了摇脑袋,随后,带着身边的一干宗室女眷都跟着进去了。

到晚上,趴在外廊上一口接着一口的叹气啊!其他的女眷都住在清庭殿的别苑,原本是自己也想去别苑的,可这个辛陶长公主一时心血来潮非要跟她母后请求拉着自己一起睡东厢,当时琪朵雅也想着跟着自己,但是又没能受邀,也就不得已跟着那些女眷去了别苑。这不就被连拖带拉再带着拽就到这了。太后在清庭殿后堂下榻,羽鳥就带着他得妖艳的镶贵妃去了西厢下榻。

“哎~!”

“就别叹了,这个东厢虽然不比西厢和清庭殿那么大气豪华,到底也比别苑强些,偷着乐吧!。”一脸自豪且洋洋得意的夸耀只换来了对方的一记白眼,然后继续叹气。

“哎~!”

“明天开始就晚膳的时候会一起用了,出了召见游园其他时间可以自行处置的。”眼菲琳并没有多少兴致打理自己,就自顾自的说着。听到辛陶说的话,立刻精神起来,也好跟着辛陶多少也能先知道点消息。

睦月大致和辛陶身边的侍女首饰一下勇退出去了。

“呐!要是每次用膳都要这么倒胃口的话,我估计我就回不去了。”一是无言,就闲谈起来。

“是吧!看过晚膳的样子是不是就觉得午膳的时候挺正常的。”辛陶更是不客气的拿起睦月给我准备的零食果脯嚼了起来,自己也拿起开吃。

“恩…!”原以为在用午膳的时候那个镶贵妃在重华太后在场的时候就频抛媚眼,娇羞造作的让自己掉了一地的鸡皮已经够受了。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万万没想到,这晚上重华太后不与众人用膳先去休息了,这整个厅里就看着上面的萧贵妃在羽鳥君主身旁施媚术了。

“诶!你与岭南郡王认识多久了?”看着此时的菲琳心情到时不错,打算盘问点有价值的东西,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嘛!

“不告诉你”停下嚼东西的动作,转头看向满眼冒星星的辛陶,真是贼心不死啊!

“哈?说,说不说你,给我说,你们都做了什么?怎么认识的?”

“哈~!笑话,我凭什么告诉你啊!凭你像审犯人一样?“

“不说,不说是吧!我叫你不说”

看着软硬不吃的菲琳,更是牙根痒痒,上手就夺过零食盘放下,两人撕吧起来,揪头发的揪头发,拉耳朵的拉耳朵,闹得不可开交,侍女们听到声音可不敢上前,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睦月在一旁悠闲地听了一会,就回去休息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