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四章 第五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1885 2016-09-21 17:23:12

  “祭爵,宫里弘辉殿请见”

门外小厮突然进屋跪下传话到,还刚坐定的圣司和安祭爵一听眸子都晃了晃,圣司起身看了父亲一眼。

“请正厅”回头有看着父亲坐在位子上并没有动身,也没询问什么,沉默了一阵,就在圣司想要开口提醒父亲,宫里的人还是等候的时候。安祭爵闭了闭眼,开口道。

“叫菲林前往正厅”话一出口,圣司就顿时明白了什么,随即招手想要遣人去请妹妹,手刚抬起来就顿了顿,随即抬腿走了出去,还是自己去吧!

“也许不是找菲琳的哪?前几日带着琪朵雅进宫陪太后说了两次话,太后很喜欢,所以避暑的时候也邀琪朵雅一同了。”从后面走来的昭和听闻宫里来人的时候,心里就更加确定了太后的心意了。因为羽鳥那日来的时候是微服,还没有将立后的事情成文,所以安祭爵并没有和任何人提及,昭和自然不知道菲琳是太后和羽鳥一同看中的唯一人选。

这边还正愁着怎么还没有人来叫自己去开膳,愤恨的咬了一口黄瓜,默默自己的小肚皮,对不起,你受委屈了!先忍耐一下,一会儿就能吃了啊!一下午的脑力劳动,早就饿的前腔贴后背了,虽然这么强大的脑力劳动并没有什么成果。

“郡主在里面吗?”

听到睦月在外面请安的声音,说实话从来没有一次这么渴望听到圣司的声音,就像是难民营里面突然给了馒头,而这个馒头只给你,不给其他人一样。

“是开饭了吗?”

圣司一进门就看到限制级的妹子,一咕噜翻起身嘴里嚼着黄瓜含糊不清的咆哮着,对,咆哮着,饿红眼的菲琳现在就差吃人了。圣司没什么心思多欣赏豪放派的妹妹,在看到圣司一脸严肃的时候,心下也惊觉大事不好,一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而且还是冲自己来的。

事实上这个感觉准的连自己都想扁自己一顿,跟着哥哥来到正厅,在门口还纳闷,怎么会在正厅?进门瞬间心就凉了,记得在百花夜宴上见过一次,努力搜罗着这个人的信息,当时站在重华太后身边服侍得,对,是叫艺奴的一个老宫女,在看到她手上并没有拿什么懿旨的时候,也就镇定下来。

这时闻讯的昭和带着琪朵雅也到达正厅,而祭爵的没有出现,艺奴有命在身不敢私自怠慢,还是一如既往地伫立在厅里,不多时,安祭爵就出现在满前,缓缓迈步走向正位坐下。

“漏液前来,不知宫中有何要事?”浑厚的声音带着无奈传了出来。

“是,这么晚叨扰祭爵,失礼了,奉太后命前来明日良辰,陛下和太后诚邀菲琳郡主前往清庭岛一同避暑。”行了一个宫礼后娓娓道来。而昭和和琪朵雅听到后,一同看向了站一旁的菲琳,吃惊的更是凌乱起来。顾不得礼节的上前说道。

“嬷嬷许是听错了,正午时分,太后和陛下是邀琪朵雅一同去清庭岛避暑”昭和努力的维持着贤德的样子,质问起来。一旁的圣司听到,眉毛一蹙看了看父亲也没说什么。

“昭和先坐下。”安祭爵出声阻止昭和的失仪,从头看到现在,倒也大致上都能把这条线滤清了,等等,先不管这里边的意思,不就是好契机吗?这才叫天公助我,看着琪朵雅和昭和的样子,自己不妨做回好人成人之美。

“回祭妃,奴婢不敢造言,奴婢在出来之前陛下和太后也都在,还让奴婢带了些东西赐给郡主。”说完,侧首点了点头,身后的人便将门外停下的几个箱子抬了进来,逐一打开。早就见识过各色珠宝了,也没多大心思去看,但是该到的礼数还是要到的,缓缓俯身行个常礼。

“谢陛下太后恩赐”这几个字完全是在慢无表情的嘴里蹦出来的。随后艺奴向安祭爵和菲林的方向行了礼就离开了。昭和在听到菲琳的谢恩之后更是不可置信的看向菲琳,一向以来就觉得小郡主并无这样的意思,如今却觉得自己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身侧的琪朵雅看到更是觉得像是被羞辱了一般转过头抿着嘴唇眨了几下眼睛,不敢去想太后的用意,只是想着许是因为自己在身份地位上的悬殊而已。况且是一同去清庭岛,到最后自己不一定差,现在也只能这么想着了。

“父亲大人,入夜了,还是用过晚膳早些休息吧!”淡然的开口对父亲说到,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到所有人各怀心思的用过晚膳,回到处所的时候,菲琳想起琪朵雅那似有千般话语却只能噎着的样子,心下便定了主意。抬手叫来睦月,附耳说了几句,睦月听完看了少爷一眼,随即就点了头转身继续铺床去了。

这一夜辗转难眠的有几人?

一大早开始,自己哪里都没有去,睦月也已经出去了,卓衣从梳妆开始,就一只在阐述后日的流程。

“郡主,世子有交代过,今日先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去禁城,会有宫里的轿撵的接,所以会直接到重华太后的弘辉殿,然后等陛下早朝结束,一同在弘辉殿出发去宫内的一座清庭岛小住数日,清庭岛在宫宇的一角,地势较偏远,估计正午才能到达。”打个哈欠,翻了翻手里书继续听。

“昨日太后、陛下所赐的东西下午睦月回来一同清点入库。”

“随意吧,找个地方放下就好。”见郡主并没有多大心情提及那些赏赐,卓衣便也打住不在提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