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四章 第二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503 2016-09-21 17:23:12

  刚进门,就察觉气氛不对,夜深了,府里照常应该早就熄灯安寝了。可今天的安爵府却灯火通明,这不一进门就有小厮迎来了。

“郡主,祭爵和世子都在正厅等候,吩咐了郡主一回来就请郡主前往正厅。”

“有什么事吗?怎么慌慌张张的?”弥月看出了点苗头,质疑道。

“具体的奴才也不知道,郡主请。”@

这一路上就着微凉地晚风彻底清醒了,身上的酒气也被冲散了,还在揣度着是什么样的事情的时候就到了正厅,踏进厅内,父亲坐在一边,并没有坐在主位上,而哥哥则是立在一边,正觉得惊奇。

“去哪里玩了?都什么时辰了才回来,父亲大人很担心知不知道?”一边的圣司立刻拿出哥哥的威仪责怪起来。

“遇到了政辛郡王,明天就要回岭南了,又是在封城的旧时顺便多聊了几句,不想就回来晚了,凶、凶什么凶,凶什么啊!。”知道自己理亏,立马摆出包子脸可怜巴巴的看着老哥。

“还喝酒了?”一旁坐着的父亲大人开口了,一脸的嗔怪。

“呵呵~!父亲大人,不是啦!就喝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小小地点点。”讨好似得贴过去,伸出小指满面笑颜比划着一点点。

“太胡闹了,深夜出去喝酒?”加重了语气责怪起来。看到妹妹被责怪,圣司见状立马使了一个眼色。

“父亲大人,不是深夜喝的,那时候天色尚早,就小酌了几杯,只是后来说话忘了时间,下次不会了,父亲大人担心,我错了”收到哥哥的信号,立马撒娇起来,这招还是很好使的。看父亲的态度有点缓和圣司也主动消防起来。

“是啊!父亲,菲琳知道错了,下次再有就罚目收零食。”

“啊~~!哦”一听没收零食,顿时眼冒金星,但迫于理亏只能认了。

这边家庭会议刚开完,从一旁的屏风后面走出了一个人,,自顾自的踱步到主位坐了下去,略带笑意的探究眸子就像菲琳撒了过来,而他的出现,让原本一脸献媚的菲琳顿时就硬了。淡然的转头看向父亲大人和哥哥,圣司看到了妹妹的神情,似乎是被吓到了还没表现出来吧!

“臣女珑樱菲琳给陛下请安,陛下万安。”收了收心神,缓缓下伏行了一个大礼。

“郡主不必多礼了,平身。”

“菲琳,陛下漏液前来,一是体恤老臣微服前来看望,二是……!”说到一半,抬头看了看羽鳥和父亲,见二人都没有打断的欲望,便咬了咬牙说了下去。

“二是欲立菲琳为君后,入驻中宫。”说完不敢看菲林的样子,扭过头去。门外的弥月听到顿时吓得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没有抑制住发出声来。

轰隆隆~什么叫晴天霹雳,可以算得上是继母亲挥月祭妃逝世后第一次让自己觉得脑子嗡嗡作响的事情,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哥哥,微微张开嘴巴,睁大眼睛向哥哥求证,却见哥哥只是侧过头不在看向自己,又转向父亲,父亲从容的沉思看不出任何破绽,最后看向了正一脸饶有趣味盯着自己的羽鳥。

“不”开始还是细不可闻的声音,在慢慢溢出喉咙后就失了真一样,轻退了两步。

话一出口,就看到羽鳥的眼底瞬间就暗了,不愿意?想这母仪天下可是别人梦寐以求的,可以说求都求不来的,难不成会有什么让你不愿意?此时的羽鳥想到的只能是那个宁愿被责备也要一同把盏的政辛郡王,政辛…政辛…拐了公主还要再拐个郡主不成。虽然还是如同进门时的脸,但是此刻的神情没能骗过圣司,圣司正想说点什么揭过菲林的失仪,作为父亲的安祭爵率先开口了。

“菲琳,父亲也很乐于看到女儿有个好归宿。”听到父亲这么说,顿时眼睛慌乱的一转,定了定心神,转身扑跪在父亲身前。

羽鳥见祭爵态度如此便开口,没等说完。

“既然祭爵都这么希望了,那么……。”

“父亲大人,菲琳才16岁,分开了那么久,一直未能膝前尽孝,如今刚回来月余,父亲好狠心,一点机会都不留给菲琳,请多留菲林两年在身边吧!”声泪俱下,父亲是重臣,看当初在夜宴时候的席位就能知道,所以虽然羽鳥是决定的人,但是也要在礼仪上多走上这一遭,现在只要父亲没答应,羽鳥就不会强制地下旨。只能赌,赌父亲的舔犊之情,可父女十年未见,但是现在也只能把宝压在这个上面,虽然不能解了立后之围但是势必会有缓冲的作用,随后用余光瞟了一眼羽鳥,抿了抿唇。羽鳥原本就因为揣测的原因心情欠佳了,注意到这个妮子竟然利用自己要倚重安爵府而抗衡自己,瞬间心情跌至谷底,以前见面所有的惊艳和好感,都消散了,只想拉过来打她一顿。

“菲琳郡主若有个好归宿,祭爵也算了了一桩心愿。”没等安祭爵开口,羽鳥就镇静的接了过去,偏不让你逃,此时的兴趣更是有增无减啊!

“是啊!菲琳转眼都16岁了。”祭爵看着菲琳喃喃的说出口疼惜的眸子看向菲琳。

一听父亲被羽鳥带跑了,就纵了纵眉头,愤恨的撇过一眼继续伏在父亲膝前,也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觉得脑子在充血,气的。

“父亲大人,当年母亲床前,父亲大人说过会照顾好我的,如今是不要菲琳了吗?菲琳从小就没有了母亲大人,虽然华阳姨母照料很周全,但是母亲的感觉不是谁都给的,如今菲林回来了,有了父亲大人,父亲是不想要菲琳了吗?”缓缓地起身,见势头不对,只能加紧下药,立马搬出了母亲挥月,若是这样还无动于衷的话,那真是回天乏力了。

果然一听挥月的名字,安祭爵的深情就顿了顿,想起自己负了一辈子的女人,更觉得自己没能好好照顾菲琳而有些愧疚起来,可君有命,臣子焉能不从,政事进退两难的时候。

“父亲大人,陛下,菲琳还小,立后倒也不急着一时,不如且先搁置,请太后慈喻择日再议。”看到妹妹哭的梨花带雨,跪倒请求起来。

听到圣司的话,羽鳥到没有表态,只是缓缓地站了起来,直直地看向菲琳和安祭爵,挥月祭妃的事情倒也听闻一些,若真是如传闻中的所讲,那么安祭爵势必会冒险请求延缓数日的,再说看他现在的反应就知道结果了。

“倒也不急,待朕请示弘辉殿太后再定也不迟。”说完就抬腿离开了,跪在地上的圣司也立刻跟了出去,父亲也起身追了出去。

听着这话,心里还是一样没底,但愿那太后的眼神没有瞄住自己,可是这么等不是办法,得想别的招才行。见人都出去了,躲在外面的弥月,小碎步走近,还不时地回头看外面。

“少爷,真的要做君后了吗?”小心翼翼地询问起来。

侧头狠狠地瞪了弥月一眼,用力抹了一把眼泪,也走出去了,弥月缩了缩脖子也跟着走出去了。

回到处所,撒气似的把能摔的都摔了,卓衣见状也不敢多言,傍晚时分就听说祭爵和世子都回来了,但是屏退所有侍奉的人,想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能让一向敏感的郡主闹成这样,最后什么都没问出来,只和弥月使了眼色就收拾一下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