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三章 第七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455 2016-09-21 17:23:12

  大吃特吃的某佳人浑然不觉的还在享受,熟不知早就是他人的笼中鸟了,这不过是打个前哨罢了,而身后立着的卓衣倒是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更是看在了老谋深算的定韬眼中。

再说说在菲琳不自觉得光辉下,黯然失色的昭和和琪朵雅,因为出身低微,又是继祭妃之位,地位自然不如同等的祭妃那样居滴嗣前席,所以本想着能让琪朵雅收到更多瞩目而费尽心思,却不想却变成这样,论姿色,琪朵雅绝不是菲琳的对手她是知道的,可见菲琳不是很重视这场夜宴便也就张罗了,此番看只能说是事倍功半了。其实菲林自己也没想到会这样发展,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有意种花花不开啊!喝了一口清茶,看向自己的外甥女,想着宽慰几句,去看着琪朵雅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上方,顺着目光看去,政事在太后左下首的羽鳥君主,惊得张了张口,伸手触碰了一下身边的琪朵雅。

琪朵雅从一开始见到羽鳥开始,就像中了那种摄去心魂的巫术一样,以前只在戏文里有过见君一面情定终身的话,感觉有人触碰自己,回神看过去,昭和正吃惊的看向自己的脸,一时间明白了姨母惊讶,马上低下头看向别处,为刚才的失神有失仪态的样子娇羞不已。昭和看着此时的琪朵雅,有些了然于胸,明白了他的心意,但是却觉得不是太可能,毕竟身份悬殊,这宫里又不是好进的,但若是能进宫,母家的荣耀便能荣光满门,也未尝不是好办法,心下细细的盘算着。抬头看向君主,因为看不真切,所以没有注意到羽鳥的目光其实从未离开过菲琳。

直到宴席结束,各府亲眷纷纷拜别,卓衣扶着菲琳也往来时的路上走着,昭和带着琪朵雅本想一起回府来着,但是哥哥说让自己等他出来,他还要跟着其他祭爵周旋一会,要自己先去禁城宫门口的轿子里面等候,他随后就到。

而此时的定韬祭爵在离开宴席回府的路上,思量许久,自己的女儿在宫中独树一帜,家族的势力更加巩固且慢慢崭露头角,此时安爵府郡主的出现,怕是安祭爵的计算,不得不慎重。

菲琳倒是没想那么复杂只当自己是溜边走过场,此时还在纳闷,夜宴结束行大礼后起身时,台上的重华太后和羽鳥君主那颇有深意的看了自己一眼。摸摸自己的脸,恩,因为像母亲大人,所以这皮相还是不错的,但着君主、太后是什么人啊!会没见过世面?正心里揣测着,身后凉凉地声音飘过来了。

“菲琳郡主,在王都一切可都还习惯?”正在深思的某佳人,只觉得像是耳边从天而降的幽灵似的,惊得转身跳开了,定神看来人是政辛,便大喘了一口气。

“嗨呀!你能不能再出现之前给个预兆。”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爆溧。

“啊!”这小郡主下手还蛮重的,捂住被打痛的额头。

“多日不见,郡主一如往常的彪悍啊!”

“政辛郡王,我想你一定是不痛的吧!”

“……!郡主息怒,许久未见等郡主有时间再去对月小酌一番。”见菲琳有点恼了,及时收手才是硬道理。

并没有回答政辛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转身前行,而这边的政辛倒也没在说什么,快走两步并肩而行,了解小郡主的性子也知道既然没有明确的拒绝就是已经同意了的意思。2

刚散了夜宴的羽鳥陪同重华太后回到弘辉殿,今天母子二人的兴致貌似都还不错,身边的大福和艺奴虽然年老,但是也纷纷透出高兴地眸子。扶着重华坐下,转身也在一旁坐下,待到艺奴端上茶点,母子二人都没有交谈上一句,看样子都在心里准备着开口。看出来的艺奴给大福使了一眼色,大福瞬间就躬身悄悄地退了出去,艺奴对着房间内侍候的人轻轻地摆了摆手,也都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了两个母子。

房间内只剩下重华和羽鳥时候,重华见儿子没有说什么,便先开口。

“今日百花夜宴倒是成功的很,看着御苑的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格外赏心悦目,当年你父皇也曾办过百花夜宴,今日的皇儿你来相比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刚刚皇儿坐在我的左侧位,顿时就觉得着右边空空的少了什么。”端起茶杯,抬头看了一眼儿子,继续喝茶。

听到母后这么说出口,再钝的人都能懂了,转头看了看母后,张了张口,正想开腔重华接过话题更深度的下了一剂猛药。

“皇儿,近日朝臣对君后大位的事情,都是什么样的看法。”

“母后,朝臣还是一如既往的上述章力主立后一事,儿子也思虑过了,人选也大致的挑出了几位,可这样的大事都是太后做主赐喻,还要烦劳母后费心。”

“皇儿既然有了定位,自然是好的,不知皇儿看中的是哪一府的女眷?”听着儿子的话,差点笑出声,最后还是抿抿嘴,依然挖着坑。

“百花夜宴,母后可有中意的人选?”悄悄地把炸弹扔回去,话说在席间母后应该能懂得一二才是。看看这母子二人的哑谜,哎~!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安爵府菲琳郡主,血统纯正,论姿色仪态都是立后不二人选。”放下茶碗抬眸正色道,见儿子的神色有丝焦急,顿时只想仰天长啸,但是恼羞成怒就不好了,不再逗弄自己的儿子了,重华大方地给个痛快。

“儿子正有此想,当真母子一脉心有灵犀。”看着太后眼里的认真,母子二人心照不宣的为着守护手里的江山做下了撼动菲琳一声的决定。

在圣司走出禁城宫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拐卖交易活动现场,菲琳站在轿子旁边和一个看不真切的人在交谈,似乎那个不真切的人还跟妹子有说有笑的,大踏步走上前。

“菲琳”随着这一声喊出,还在交谈的的两个人都同时侧身看向这边,待到走近一眼就认出是政辛郡王。

“哥,太慢了,都什么时候,让我等了两顿饭的功夫了。”看着老哥才现身出来,眉毛一蹙,满脸的阶级斗争让小脸皱成一团了,就差叉腰上前揪耳朵了。

“世子,从前都是匆匆一面,不曾深交,今日有幸。”看着来人是人家哥哥,倒也大方的打起招呼来。

“今日夜宴有幸见岭南郡王,舍妹菲琳,若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海涵。夜深了,怎么不在轿子里面待着。”前半段是客套话,后半段当然是说给妹子听的,随手褪下外衫给菲琳裹了上去,这个妹妹可要好好地给上个课,自己那么一会没盯住就让人拐了。

“哪里,郡主与我原是旧识,早在封城就结识了,世子不必担忧。”

“是这样!夜深了,多有不便,回去太晚恐父亲会责备,那么改日再叙。”说完点了点头就笑着拥着还没来得及插上话的菲琳走过去了,像是自己手里的宝贝要被别人惦记似的。

没回神的某妹子,在被塞进轿子里面的时候才回神,怔怔的看着帘子在晃,在晃,然后吃饱喝足后就是该睡了,恩恩就这样决定了,于是往边上一仰就眯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