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四章 坤宫初定忙试明第一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361 2016-09-21 17:23:12

  “羽鳥君主,臣的妹妹并不适合。“颇感为难的说到,事实上,以自己妹妹的性子也不适合在那样的地方生活。

“朕觉得倒是唯一的人选。”

“陛下,臣并不希望舍妹进宫。”情急之下只能说自己的心里话,耳听到这话的人倒也不急不慢。

“朕希望她进宫。”还是那种运筹帷幄的态度,让圣司的心一沉,他知道这次羽鳥君主时志在必得,而且告知自己之前一定是反复思虑过得,就是因为知道才为难,这件事怕是无力回天了,也没有办法了,但是菲林的性子太要强,又太强势,在府里的一切开销都是用她自己的,很难想象这样的菲琳进宫后会是怎样,还没有弥补多少欠缺的宠爱,就送她进宫,想想就觉得心疼。

自从百花夜宴之后已经过去了4天,在天涯海阁忙咯着想要设计几个新花样,有点江郎才尽,索性翘起两条腿放在桌子上,身子向靠背倚去,嚼着笔杆子,前后晃悠着,实在没什么思绪,拉开桌案的抽屉拿出华阳姨母的来信,再次看了起来,如月两天前就动身回封城了再有十多日才能到,不知道锦时那丫头回去没有?洛儿可还好?姨母那边两边照应着死不是太过于操劳了?这边的事情倒是稳定了,怎么也得1一年半载的才能把离开的事情说得出口啊!封城那边也着实惦记着,此时的菲琳更是恨不能分作两个人用。

天渐渐的长了,下午准备回到安爵府的时候,并不同以往的暗色朦胧,而是晴空万里的样子,天气好心情自然也就好了很多,刚从天涯海阁出来就迎头看到南德提着一盒食。

“南德”正纳闷那

“南德,你怎么在这?百花夜宴都过去几天了,没有跟随郡王回岭南吗?”弥月看到南德就窜上前拦住如炮轰似的问道。在她身后的菲琳看到这窜的劲头表示,自己不想拦这疯丫头了。

“郡主万安,我们原本是要很快就离开的,最近日头暖,郡王又喜欢四处走走,所有就在王都的寓所多停留了几天,郡王明天才会回去的。”看到弥月的样子早已见怪不怪了,看到小郡主又不忘来的目的,连忙打开手里的食盒,紧接着补充道。

“郡主,主子直到郡主喜欢吃宫里的凉糕,特地准备了一盒,看着天色还早,我家主子就在前面不远处的荷塘边上,不如郡主也一同前往。”南德自然是知道主子的心思的,但是一个似懂非懂,一个就是根本不懂,看给自己急的。

“呦~!不错的东西,准了,带路。”能看到满意的东西顿时心情大好,再说他明天就要走了,自己也合该相送,虽然岭南到王都只有半天路程,总之看在这盒的份上也该去。

政辛立在荷塘一侧,还不到7月,满塘的荷花开的欢天喜地的,又是众人归家炊事响的时辰,菲琳来时看着政辛的背景格外的孤寂,而南德也随便找个借口带着弥月走向另一侧了。

在他身后不到数米的地方站定,看着这背景,映着夜幕即将到来时那耀眼的光辉,是政辛的侧脸变得透明起来,两人都穿的是蓝色,而事实上菲琳则是一直穿着蓝色,政辛不知什么时候也爱上了蓝色,良久,只感觉到静谧的那么和谐。

南德不过就是送了一盒点心,怎么会这么久?难道送到安爵府去了?有些不耐烦的转过神,看到身后抱着盒子的菲琳,定住了身形,四目相对,竟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这么香色外溢的荷塘,一个人独占也太贪了。”抱着盒子上前走了几步,看向满塘因为夜幕渐渐来临而闭合的荷花,说的一派自然。

“郡主,前几日有答应过我的提议去小酌几杯,择日不如撞日如何?”看着一脸安宁的菲琳,有种去抱住的冲动。

“看在你这盒点心的份上。”回头莞尔一笑。

着了一处多层的格局上还算优雅的阁楼上,楼上再无其他客人,弥月和南德坐在楼下为着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着,菲琳在上面放眼望去,亭台楼阁只见屋顶,凭栏远眺,呼吸着在高处的空气,没有把放在桌子上的食物放在心里,政辛坐在一旁端着酒杯专注着品尝,画面温馨且不想打破。

“一个月多了吧!不到两个月,时间真快”率先打破静谧的空间,感慨道。

“恩,想不到会这么快,同样的点心,却是在不同的地方吃。”

“对,也是这个凉糕,说起这个凉糕,上次你还跟我抢,到最后我只能吃半份。”想起就一脸愤恨。

“这么能记仇,这次我还给你好了,够不够?不够下次我再准备。”见他这么诚恳,倒也不计较了,坐下也拿过一个杯子,政辛随手拿起壶给菲琳装满一杯,这个动作似乎已经成了习惯,每次二人喝酒,都是这样的重复。

‘叮’随着杯子碰撞的声音,两人仰头饮尽,菲琳更是利落地划拉起桌子上的食物来。

“在安爵府怎么会吃不到,至于没有的我想吃就叫我哥从宫里带回来给我不就行了。”嘴里塞着食物,含糊不清的说到,本来就很不清晰了,还依然往嘴里塞东西。政辛看着只顾着吃的菲琳,拿起酒杯小口的嘬着,眼睛却一直没离开面前的她。终于在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想起点什么。

“南德说你明天就要回去了?”咽下嘴里的食物仰头喝下一杯清酒,放下杯子正色道。

“恩,岭南那边的事情还是要处理一下的,怎么?舍不得我离开?”看着面前的人一脸认真,不由得想要逗弄一下。

“哈~?脑子喝坏了吧你!”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抄过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就当是坏了,你会舍不得吗?”

“……!”不同以往的调转话题,今天的政辛而是步步紧逼,顿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吓到了?没关系,我时常会到王都寓所逗留数日的。”觉得自己有点急了,泄气似的安慰道,转头看向栏外的天空。

“政辛”怔怔的叫了一声。

听到在叫自己,转身回望,却只见一脸平淡略带担心的表情的眸子。

“没有,只是想叫一声而已。“随后拿起他的杯子也走上前,递过去,拎起来酒壶就满上了,对视一眼,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喝了下去。

“早就想要尝试着你每次给我倒酒的动作了,呵~!。”

“呵~!”

“呐!我说今天的月亮未免出来的太晚了吧!”

“大约还要一个时辰才会有,这已经是临近下旬了。”

……

直到深夜回到府里,在外面摔打了多年,酒量自然不是盖的,但是带着一身酒气还是有失仪态的吧!原本想着这么晚了,大家一定是以为自己在天涯海阁留宿了,也不好打扰他们就回到天涯海阁,谁知还没进大门口,睦月就给堵了回去,说是府里有事找我回去,已经在等很久了,所以深夜还要杀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