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三章 第六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154 2016-09-21 17:23:12

  “郡主,上次岭南郡府前一别,别来无恙。”还是那一派温和的笑颜,出了衣饰华丽丽了些,倒是没什么变化,想到这,不禁唾弃自己,不到一个月没见能会有什么变化。

“政辛郡王别来无恙,什么时候到的王都?”收回惊讶的下巴,瞬间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熟络的聊谈起来。

“郡王万福。“卓衣一看竟能与郡主如此熟络便也没多问什么,根据政辛身上的配饰判断出身份。

“在王都内我也有寓所,十多日前就到了,倒是郡主,当日在岭南郡府前相邀,为何却失信?”这才叫典型的皮笑肉不笑。

“啊?什么失信?又是什么相邀?我怎么不知道?”一脸的迷茫,这都是怎么发生的,喂,可别随便扣帽子啊!

“……!”之前的很多事的铺垫让政辛的脑子里面瞬间就明白了,但是还是耐心的解说了一遍,完事就看着风化了的菲琳坐在那倒带。

奶奶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当时自己在干嘛来着?对,在吃,应该是在吃,恩,应该是,然后看了看政辛那专注研究的眼神,那神情就好像自己脸上有一个大金矿似的,这么久了好记的,这亲戚可不是一般的记仇啊!随即扬起一抹自认为很灿烂的脸。

“太久了,实在想不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吧!真是抱歉,你怎么在我吃的时候跟我说,一心不得二用的,下次说的时候最好是我没有吃东西的时候。”一脸诚恳地正色道。

政辛只觉得头上面的青筋在不由自主的向外凸起,说的像是道歉的话,怎么听着那么像自己的错似的。十多日前就来到王都的寓所,可并没什么机会见到这个小郡主,今天百花夜宴,以前这种的夜宴倒也不是非到场不可,想着王公贵胄以及亲眷都会到场,所以就来了。

这边刚聊的兴起,只听见人群一阵轰动,便都靠在两边了,羽鳥郡主扶着重华太后从御苑正口缓缓地走了过来,身边跟随的正是哥哥圣司,身边的人纷纷行大礼,政辛也在菲林身边伏下身子,倒是没怎么看重华太后和羽鳥君主,更多的是看向圣司。@

重华看了灯火阑珊的众位王公亲眷,满意的笑了笑。

“都平身吧!六月政事百花盛开的日子,今天百花夜宴,大家不拘谨,都随本宫入座吧!“

起身后,所有人都跟着君主和重华太后进了御苑设宴的高台。

“郡主,走吧!”政辛起身,随后卓衣也扶起郡主。

“恩”两人并肩也走了进去。

落座时,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席位,王公中在封爵的菜色和席位是一样,臣籍的菜色与席位又是一样,亲眷大多并不是按位份落座,而是在同一等级的位置自由落座,这倒是方便自己了,因为爵位搞得往往临近上方的君主与太后席位,重华太后的席位下羽鳥坐在左下首,在卓衣的带领下坐在了临近太后的右第一席位,哥哥则是坐在右第二席位,而昭和只是带着琪朵雅坐菲林和圣司身后的席位,政辛更是坐在了左二位的地方与这边阁空相望,而坐在左一位的政事定韬祭爵,也就是如今后宫之尊镶贵妃的生父,虽然说是没有什么固定的分配,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选择落座了,回头瞄了一眼,刚要转头也发现是昭和和琪朵雅,便寒暄着说了两句。

刚坐定,就感觉众人看向这边窃窃私语起来,定韬祭爵不发一言,也在心里揣度着,坐在正上方的重华倒是没怎么多注意,只是看着众女眷不住地笑着,而此时的羽鳥更是迷茫的看向这边,在心里也在权衡着,原本今天本是安祭爵为右下首席,照这样看来就是安爵府的子嗣代为首席,而圣司居然是第二位,看来不简单!想想,安爵府的郡主,是挥月祭妃的嫡亲子血统正宗,地位自然是在继世子位的圣司之上的。

重华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和私语,便也随着目光看过去,不禁狐疑起来。

“圣司是代安祭爵前来?”

“是,太后,近日父亲连日操劳,便由臣与臣妹来代父出席。”能多少看出众人的质疑,借着回话的机会大方地介绍着宝贝妹子,众人听到这么说,自然更加重新定位起来。

“哦!这就是当年挥月祭妃的孩子,真是出落得宛偌芙蓉,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名字?”看着圣司口里的妹妹,心下算计了几分便知道菲琳是当年正妃的嫡亲子了。

“回太后,臣女菲琳,年16岁。”听的出来哥哥实在向所有人介绍自己,也就大方地回话了。

重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从刚才看向众人的目光收回来只专注的看向这个小郡主。羽鳥听了菲琳的自述,便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然后也随着太后一起看向菲琳,菲琳,菲琳,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

同时有一堆不同的目光刷刷自己,如芒刺在背,自己就算是偷渡来的新物种也不用这么盯着瞧吧!在乎场合,只能端坐目视前方,与定韬祭爵对等的席位,一双探究地眼神就是带着点调味品盯着,被盯着已经快免疫了。随意的往旁边一瞄,不看还好一眼与政辛的眼神相撞,四目相对,交流更方便了。台上鸦雀无声,良久,重华收回目光,宣布开席,歌舞便走上场来,大家的注意力也逐渐分散开来,这时候才感到什么自由诚可贵了,那边政辛,一脸笑看着这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随即瞄了一眼桌上的菜式,哎~!总算有点安慰了。

政辛看着小郡主嗔怒泄愤的开吃就不自觉笑的更开了

而圣司一边忙于与周边的王爵周旋,转头看着妹子,只觉得那是一只冲出栅栏的野猪,怎么就只认吃啊!真怀疑会不会有一天,一个陌生人拿着一堆吃得来交换她哥哥我,她也会满心欢喜地一口成交。

此时的羽鳥,锐利的眸子随时漫不经心的扫着歌舞表演,但也没离开过这个郡主生动的脸,在看着菲琳与政辛的互动时眉头一沉,执起杯的手就顿了下来。仔细地看着这个小郡主,倒是一个绝世佳人,明眸皓齿,唇红齿白,笑时更是艳冠群芳,绝不逊色于御苑的百花,而刚才与太后应对时也落落大方,总体来说还是很满意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