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三章 都城百花风云起 第一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086 2016-09-21 17:23:12

  在马车里吃跑了喝足了就直犯困,天气渐晚,直到稳稳当当的停在天涯海阁前面,车里面的人还睡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弥月跳下车走向睦月和如月那边,一杆子人就在门口等着车里的人睡醒,最后睦月和如月交换了一下眼神,睦月凉凉的开口了。

“少爷这是从什么时候开睡的?”

“恩…吃饱了之后。”

“… …去叫醒”睦月无语且无奈的说到,如月在听到弥月的回答后眉毛就在跳。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王都的,记忆里也没有,怎么就睡到了睦月之前一直准备的处所里面,一大清早就看着里里外外的人忙进忙出的,收拾着行李。

“呵哈~~”打着哈欠,身上只穿着蚕丝睡袍,咬着路上用的糕点,侧躺在躺椅上看着睦月,如月,弥月摆弄着千里迢迢带来的珠宝玉石。

“少爷,华阳夫人之前有与安祭爵来往过信件,告知过祭爵少爷不多日会来王都的消息,所以去安爵府的拜见可以随时动身,”睦月任由如月弥月摆弄首饰大箱子,端过一碗羊奶。

别看睦月严谨的很,但是照顾人的时候却十分的心细,一向受人照顾的菲琳,眯着眼睛也不起身去接,只是伸长了手臂,头还死死地赖在躺椅上,睦月看到这样的少爷,认命的递到了手上。

“恩…不急,先漏出点风声说我回来了,下午再进安爵府。”伸手接过奶细细的嘬着,毕竟十年未见,也不知道今朝又是何种场面,物是人非,难保府里的没有心怀鬼胎的,先试探着看看吧!,想着转个身继续歪着。

看着时辰差不多,自己飘悠的被一通摆弄,总之就是属于盛装打扮的那种,心里对此番回去还是有些不适应,所以在封城出发前夕便遣人来准备下榻的宅邸,睦月和如月仿佛也察觉到了少爷的用意,皆是盛装出行,连出门的轿撵都是一派雍容华贵的形象。

一路上,那一幕幕快要被遗忘的记忆充斥着心神,直到娇子在安爵府前停顿下来也浑然不觉,愣愣的端坐在轿内手臂扶着软枕,外面睦月的声音响起。

“郡主,到了。”

“知道了”

没有急着下轿,而是更加端坐在轿内,安爵府守门的侍卫见此气派的队伍面面相觑,直到弥月走上前高声吩咐到。

“还愣着做什么,安爵府的郡主回来还不快进去通报迎接,难道府里没吩咐说近日郡主要回府的吗?”当然此番弥月的疾言厉色也是被授意的。侍卫一听登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虽不知道轿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上面的确吩咐过近日郡主回府的事情,所以不敢怠慢迅速跑进去通报了。

府内的昭和祭妃正专心修剪着一株百合,听闻嘈杂的声音,眉心一蹙,扭头便想斥责,话没出口就听闻说是郡主回来了,明显是受了些许惊吓,瞪着眼睛看到刚疾步进来的卓衣侍婢。

“回禀祭妃,郡主回来了,是郡主回来了!”伏身下拜行了个常礼,面色上难掩喜悦之情的卓衣。

依然端坐着等候,不多时就见一行烦乱的脚步传来,昭和祭妃带着一干众仆前来迎接,昭和一手轻扶正门雕柱,脚下踏出高高的门槛,一脸柔和慈爱的笑意走下阶梯,众仆鱼贯而出,纷纷跪迎,此时在轿侧一向不做声的如月垂首侧身揭开轿前的秀帘,另一侧的睦月揭开秀帘下的珠帘,只见一身绛纱内罩朱雀盘身裙,挽着双刀披肩髻,大而华丽的彩凤衔珠钗贴其间,轻缓的走下轿撵,睦月,如月放下轿帘屈膝叩拜。

款款走下侧身望向着阔别已久的家,还是当年一样的气派,当年就是在这门前离开的,十年后的今天又回到了这里,望着安爵府金子大匾,再看向身前的昭和祭妃,双手于腹前微曲双膝。

“祭妃万福,数年不见,祭妃安好?”挂着大方地笑颜。

“安好,郡主一路奔波辛苦,快,进去说。”昭和倒是满面欣喜的将郡主迎进府的样子。细细打量着面前的郡主,出落得与挥月祭妃宛如一人,在看到对方打量自己的同时也细细的打量起昭和来,十年了,岁月并没有多少痕迹留在她脸上,不禁想起自己的母亲挥月来,若母亲还在,只怕今天就又是一副光景。

要说十年前,自己是嫡亲子,身为侍妾的昭和夫人见到自己还要行大礼的,如今物是人非,变了,起身后,被昭和扶着踱进府门,随从仆役皆紧随其后。

“之前祭爵就有吩咐过,说郡主要回来,所以一早就打扫好了房间,就等郡主回来入住了,这个时辰祭爵还在宫里处理政事,再有一两个时辰差不多就回来了,你哥哥圣司今天被君主传进宫还没回来,但是之前有叮嘱过近日都会早些回来的,郡主去看看房间好好休息一下,晚上一家人一起用晚膳。”祭妃手扶着自己以女主人的姿态告知一切,虽没有恶意,但是在自己这里倍觉刺耳。

宫里巍峨的宫室,圣司一脸百无聊赖的倚在窗前,身后的羽鳥侧首看着这几天明显不在状态的圣司,随手拿起一只珠圆玉润的净瓶观赏着,圣司回头看着甩了一地的述章,随手拾起一本,就知道为什么羽鳥君主宁愿观赏古玩也不肯看朝臣们长篇大论的立后说了。大福端了一杯青梅茶过来,然后伏下身子捡起一本本的述章,圣司看着大福舍人就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了,一定回回都是这样。

“还是选一位立中宫吧!不然不会被逼死也会被烦死。”大有幸灾乐祸的成分在。

“立谁?抽签吗?”没好气的睨了一眼,果然立刻那边就不喘气了。

“天色不早了,臣告退了,这次述章陛下还是三思的好。”挥了挥手走到羽鳥面前行礼,刚准备离开就听见。

“最近你每天都赶着回去,府里是出了什么事吗?”与面前的这位,即是半友又是君臣,作为世子进宫次数多起来很对脾气的相遇。

“恩…一点点,珑樱家的正宗嫡系郡主回来了。”随即离开了。

嫡系的郡主嘛~!有点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