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三章 第二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410 2016-09-21 17:23:12

  穿过长廊,路过月华楼,停下脚步看向那里,当初和母亲大人在月华楼的嬉戏仿佛还是昨日,一丝落寞和哀伤挂在心头,昭和正扶着说的正欢的时候见菲琳停下了,随着菲林的目光看去。

“郡主多年不见,许是想家了!”

“祭妃不必挂心,走吧!”掩去满目疮痍,抬腿继续走着。昭和见此刻的菲琳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这房间自郡主走后,便空置着等郡主回来,装饰陈设也一如郡主走之前的样子,如今也算得偿所愿了。”独立的庭院,昭和率先打开房门,侧身站在门外等着房间的主人踏足。怔怔的走进去熟悉且怀念的感觉扑面袭来,脸上凉凉的,昭和走上前手指轻触自己的脸颊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郡主回来就好,我先去准备晚膳,郡主休息一下,祭爵回府的时候再着人回禀郡主。”看到菲琳这般,昭和一时间也哽咽起来,更想起十年这孩子不在亲人身边。待到昭和离开,还没有从记忆的深渊里面回神,手指拂过桌上的花纹、床上的纱幔、玉质的屏风、典雅的衣柜,还是身边的睦月和弥月轻唤才回神。

“少爷,有人来报说是祭爵马上就要回府了,请少爷去前厅等候。”

“知道了”整理了下自己的妆容。

曾多次幻想自己见到父亲大人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因为想的很多次,以至于父亲大人的面容渐渐地模糊了,最后只剩下一个背影,以为自己可以从容的面对父亲大人,可是事实都出乎意料。当在正厅看到父亲的时候,看到泛白的发鬓和眉宇间的深壑,显示出的沧桑,当初离开时的冷峻减少了,和蔼慈爱的气息充斥着父亲周身,一时间竟没控制住自己一下子像是回到6岁那年,扑跪父亲面前抱着腰嚎哭起来,父亲大人还像当年一样轻抚着我的背,想说什么,停顿了一下最终就直说了“回来就好”。

圣司看着这一幕上前扶起了哭的梨花带雨的我,定了定神看向哥哥。

“哥?”

“恩!这回我们珑樱家算是齐备了”

“是啊!一家人总算齐备了,开膳吧!”昭和祭妃抹下脸上的泪痕,上前拉着菲琳说到。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饭桌上圣司问了好多这些年的近况,也讲了这边的情况,安祭爵在一边也说上几句,但大多都是在专注的看着菲琳在说话,饭后又说了好久直至深夜,还说的意犹未尽,看到父亲显出的疲态时,顿了顿,随即圣司也告退并肩走了出来。睦月和如月远远地跟着,为此刻的兄妹二人留下交谈的机会,至于弥月嘛~咳咳!睦月嫌弃她太焦躁就留在寝阁了,之所以带着如月是因为她是那种一锥子扎下去都不知道哎呦一声的闷葫芦,所以不会丢人惹祸。

“菲琳,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

“啊~?”睁大了双眼,不明所以的看向圣司,突然间这么一句还真没能消化得了。

“突然这么说,吓到你了吧!”宠溺的摸了摸妹妹的头。这么多年,自己欠了妹妹那么多年的疼爱啊!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像是个家,哥哥的手摸着头发,就有种酸楚的感觉冲上鼻腔。

“哥,我带来的人还不熟悉爵府,卓衣先借我一下吧!”没有正面回答哥哥的话,轻巧的岔开话题,有的时候就该提条件了,一向奉行此条例的某妹子大煞风景的说到。

“额……当然可以了,光是卓衣还不够,再让她挑几个看得上的服侍你。”一时间跳跃得太快,有点跟不上妹子节奏,但是还是爽快的答应了,并且设身处地的为妹子着想,看出来妹妹不愿意谈论这样的话题,更是贴心的不再去提及。听着这话瞬间菲琳的心里,这位大哥就上了一个档次。@

就这样其乐融融的小半个月,当然这期间我可不是只会翘着两条腿喝茶陪老爸,白天他们该进宫的进宫,办差的办差,这头就跑跑王都的珠宝阁,时不时的再打压一下地头蛇,这时候睦月早前提供的信息单就有作用了,晚上回去照样做大家闺秀乖乖女。弥月白天跟着自己四处跑的都要跑顺腿了,至于睦月和如月一个守着我的天涯海阁随机处理琐事,另一个守着我在爵府的寝阁和卓衣带着一群奴婢照顾家事,而昭和那边似乎也没过多的牵扯,偶尔在晚上与父亲大人交谈时露两手贤妻良母,日子过得倒也舒心,十年没回来,耍了点小手腕这府里的人也没敢轻视。悠哉悠哉!

今儿个算是清闲下来了,想要美美滴在爵府处所里翻翻,整理一下挥月祭妃的东西,等到收拾下来发现好在昭和还算本分东西都没动分毫,保存也算完好。

“少爷,还真有不少好东西,像这本谱子可是绝本,这么多首饰都是挥月祭妃的?这工艺真是没法比了。”弥月一边收拾着一边惊叹到,而如月这边只是默默地清点,不时地也停下来观看手里的物件。

“少爷,我在封城珠玉阁也算见了世面的,可这些东西确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大木头如月都开口了,心里也确实美了一番,美滋滋的收拾着,一边的卓衣走上前来。

“郡主,不知郡主还记不记得,说是昭和祭妃的外甥女今天要来府里住一段时间,约摸着下午前怎么也到了”卓衣捡起落在地上的汗巾子,对于服侍小郡主的口里的少爷倒也也习以为常了,一开始听到着实吓的不轻。

“外甥女?啊~!前几日在席间倒是听祭妃提过这么一嘴,这么快就要到了啊!叫什么名儿来着?”漫不经心的翻弄着手里谱子,一个外甥女来这边还能有多大的事似的,也就没放在心上。

“我也听说了,府里的人们也时不时地议论着,好像叫什么琪朵雅,名字倒是挺让人稀罕的。”没等卓衣说话,弥月这头就接过来了。

“诶~!名字不错,可怎么会突然来府里住?上次听祭妃说的时候没怎么放在心上,所以听得不真切。”拿着谱子向藤椅走去,能倚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

“我也不知道昭和祭妃是如何盘算的,估计是最近太后在宫中御苑要在六月十五那天举办百花夜宴,届时所有王侯女眷都会到场,许是让琪朵雅小姐见见世面。”卓衣说一半露一半。

“六月十五,这不就快了吗?也没几天了。”弥月貌似没有看清注重点。

“五天。”如月回答的倒是言简意赅。

抬头看了一眼卓衣,继续看手里的谱子,卓衣已经说到这儿了,难不成还能不懂?想想也是,昭和的娘家家道中落,要不是父亲倾力相助只怕是与平头百姓无异了,因为身份低微总是父亲垂爱当时也只能居于侍妾之位,而昭和的想法只怕是想借着百花夜宴的机会,进一步兴旺自己的家族罢了,不过此时倒也想要看看这位外甥女会有什么好戏,反正看热闹又不付钱。

直到天快暗下来了的时候,如月洗了一些水果送来,正大快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