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二章 第三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3180 2016-09-21 17:23:12

  夜幕降临,弥月一路低着头不敢看前面那黑着一张脸的少爷,两点一线直奔房门前的菲琳,噹的踹开房门,弥月的小心肝颤了颤,看着一脸老大不爽的少爷更是觉得今天出去是个错误的决定,在简单的用过晚膳,以白驹过隙的速度为菲琳洗漱完,逃似得离开了。挂着一脸似哭似笑的脸耷拉着肩背,疲惫的飘回去,掀开被子倒头就睡了。

从始至终都摆着一张黑桃方块脸的某佳人习惯性的拿起零食盘子,用力嘬着羊奶,泄愤似得踢掉脚上的云鞋,手上没忘零食盘子,叼着羊奶筒子趴在了床上,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在外廊上夜的侍婢听到房间内的声响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了。

一想起在席间没捞到什么便宜,被摆了一道还没能还招就觉得不甘心,抄起一截甘蔗咬下去,头一歪,一口甘蔗就进嘴了,看着柔软的秀枕,眼神飘远了…

此时的政辛依然是把玩手里的茶具,一脸温和但是俨然没有了笑意,沉思了片刻,挥手让多余的侍从下去了“安爵府向来在宫中宴饮时只见世子,更何况远在千里之外的封城怎么会…怎么可能?南德,去查一下”

“是,郡王,我会尽快查出来的,不过在王都那边早就耳闻说是安爵府的已逝的月华祭妃的确留有一女。”

“哦…原由查证一下!”

“是”

禁城的宫室这边,一样的繁忙埋首天硕殿,与往日不同的是对于后位空悬一事,述章中提到的十之有三,索性不去感受字里行间的野心,甩了甩长久执书的手腕,后与妃的身份不一样,所代表的重要意义更是不同,跟朝局的关系重大,一直很是慎重的斟酌才拖到今日。

“陛下,夜深了,保重贵体还是休息吧!镶贵妃着人问过多次了,说是已经备好了陛下喜欢的木花汤。”自幼便在身边服侍的老舍人大福。

“恩,知道了”

“陛下,太后特意吩咐奴才仔细陛下的起居,要是陛下的眼睛熬扣了,奴才担不起啊!”

放空的眸子转向大福,顿了顿“去永康宫”

“是”

刚踏进永康宫的大门,便有一阵红风扑进自己的怀里

“陛下,你来了,臣妾恭迎陛下。”只着一身大红睡衫,在羽鳥怀里轻轻下伏身子,更深的窝在羽鳥的怀里,一脸的娇俏,尽显小女儿的媚态。

“说你做了木花汤,自然要来品尝的,近日繁忙,冷落爱妃了。”说着单臂环着镶贵妃纤细的腰肢进了永康宫正殿,一干侍仆如流水般穿梭在宫殿的角落,为陛下晚膳和夜宿做着进一步的准备。

一连几日的阴雨淅淅沥沥的就是不见天晴,弥月一边抱怨着一边拿起手帕拂去衣衫上的水珠。

“说起珠玉的成色,似乎王都附近的玉石尚不如我们这边的,左右不多日就要去王都了,准备点也好,这个鸡血石耳环倒是很配你,来试试。”菲琳穿梭在自家经营珠玉阁间,拿起一一副耳环就往弥月身上比量起来。

“少爷,你那边上等玉石首饰还有不少,一起带去吧!啊~!这个鸡血石是新进的吗?样式倒是不错,再者说,全城最大的珠玉阁就是这了,这要是没有上乘的,其他的地方也就找不到了,在这选几样好的带走也不错。”拿过铜镜,摘下水滴翠绿耳坠子。换上了红色的鸡血石耳环的弥月转了转脑袋

“恩…我是要带走自己的那些玉石首饰的,但是几个月未见睦月如月,给他们也准备点带去吧!”手里的首饰一件一件的对比着成色和样式,此时的菲琳透着一股子认真的模样。

“少爷,这批新进来的成色倒是好的很啊!”

“恩…新打造的朱雀配玉石的那件发钗镶上这里面的玉石也不错啊!吩咐下去,打造完了先给我,我审视后要送给华阳姨母的。”

“是,我之前就已经这样吩咐过了。”

正在两个人不亦乐乎的挑选时,额…只能说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南德率先进了珠玉阁,探出半个身子执伞,政辛随即踏进珠玉阁,出门许久,想着再回去时准备点礼物来取悦母亲大人,这边最有名的就是上乘的珠玉,故来选礼物。珠玉阁伙计连忙迎上,还没等开口就听到那边的喧嚣,闻声望去,瞬间脸上又挂上了笑意,而菲琳却只专心的对比着手里白玉手镯和翠玉手镯哪个要更好些。

“郡主手里的两只都是上乘的佳品,只怕是贡物也不过如此。”行至身边的政辛突然开口道。

“啊!”对于突如其来的声音,,一心扑在手中首饰上的菲琳着实吓了一跳,险些把手里的手镯丢出去。

“呵~!遇到郡王倒是我想不到的,毕竟来珠玉阁的大多都是女眷。”嘲弄的呵了一声,瞥了一眼,心里唾弃个一百八十遍,眼睛依然看向自己手中的手镯,本来初见的印象就不怎么好,哪有什么心情多去鸟这种不相干的人啊!

见小郡主对自己的态度并不友好,倒也不急着辩解什么,偌大的珠玉阁一时间只有细雨打在外面的植被叶子上的声音,弥月和南德更是一见面便开始了眼神的厮杀。

“郡主手中的两件手镯质地,成色,做工都是上上的,郡主选戴一件喜欢的?剩下的那件我要了。”

“不必了,两件我都要,郡王还是另选别的吧!”本来只想选一件留下,一听他想要,绝不给你,上次抢糕点没占上风,这次机会来的真巧,在我的地盘上非得扳回一局不可。

微抿着嘴,嘴角上扬,眼睛细眯着高抬下巴,仰着自认为最欠揍的表情,歪着脑袋试戴一只手镯,还不忘得意的看一眼政辛的脸,随即再套上另一只手镯,抬高一下眉,脑袋歪向另一个方向,看到对方愣愣的表情,嘴角上扬的幅度加大了。心里那叫一个倍儿爽,叫你嘚瑟,叫你装蒜,叫你跟我抢糕点,我气不死你。

政辛低头用手扶额,笑出声来,这边一听,妈呀!这是气疯了吗?虽说一个郡王没受过多大气也不能这么脆弱吧!不由得转头看他,心里更加确定了,恩恩一定病的不轻,这是病,得治啊!

还没等自己的同情心泛滥,那边笑声停了,一脸的平静连一向的温和也不见了,为毛自己还能看出来他在忍耐。

“在我看来,白色的和田玉倒是很配郡主,翠绿色还是适合如同华阳夫人年龄段的佩戴。”

弥月随即惊讶的转头看向政辛,放弃了与南德的对招。菲琳更是直直的看向他,想不到查的还不少嘛!倒是小看了他,看似温厚,一脸的好好先生样,没想到心细如丝倒是下了不少功课,之前还真是小瞧了。

“华阳夫人不劳惦念,郡王殿下不会来这里只是为了跟我谈论手镯吧!”脑子里面迅速过一遍查到的有关于他的信息,要是还被牵着鼻子走可是会嫌弃自己的。

“进日要回岭南了,想着回去时候给母妃大人带些礼物,所以来挑选一番。”政辛倒也十分了当没绕弯子,这一点直率倒是出乎了意料,原本打算接招对方的太极,没想到倒是这么利落,嘛~这种雨天还尽心为母亲选礼物的举动倒是让菲琳放下了些防备,在菲林的心里对双亲尽心的人一般不会坏到哪里去,而长久跟在少爷身边的弥月也贯彻了这一思想,立马就狗腿了起来。

“既然殿下有心尽孝,我自当成人之美,这翠玉镯子是才送到的只此一枚,便让与殿下。”伸手摘下玉镯递给他,罢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想以后在王都周边也有点交情的人可能会有点用处吧!(不是有点,是很多啊!嘛~这个都是后话了)

弥月见少爷的态度有点缓和,用后脚跟想都想到少爷的性子能打的什么注意,于是就顺着这条坡下去铺路了。

“我来帮殿下把镯子包起来,少爷也是准备去往王都那边的,不知道王都那边的气候如何,所以还在一直苦恼行李装束那!”弥月一脸熟络的接过镯子忙活起来,还不忘借机套点有用的信息,一边的南德看这边还没转过神来,发展的太快了一瞬间就有了交情了啊!

“多谢郡主美意,郡主也要去王都那个方向吗?若是准备近日动身的话,倒是能一起启程那,正是梅雨季,去王都路程遥远,不介意的话能否邀请郡主同行?王都那边现在要比这边凉一些,还是多准备点比较好。”啊~~又出现了,那种温和杀菌360度无死角的笑颜,抽了抽嘴角,滤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应对,绝招啊绝招。

“殿下好意心领了,但我宿务繁多恐延误了殿下的行程。”笑话,凭什么原本惬意悠哉的路程要看你的脸啊!我要是答应才是出门忘嗑药了那。你有用归有用,维系好就可以了。

接过弥月包好的镯子,打开审视一番,转手递交给他。

“殿下仁孝,这镯子便送与殿下了。”心疼啊!这镯子值不少钱那,可别浪费我的镯子。

“多谢郡主相赠,听闻郡主巾帼不让须眉,做事果毅,为表谢意,闲暇时能否与郡主小酌一杯。”

“倒也不值什么,承蒙殿下相邀,焉能拒绝。”倒也能多了解一下王都现状。

“那么,他日必定府上拜帖相邀。”随后收起镯子转身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