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二章 第四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310 2016-09-21 17:23:12

  自那日后隔天就受到邀请,再接着更是频繁的邀约,多次的接触下来倒没那么拘束,酒量还是不错的,不自主的点了点头。坐在马车里撩起卷帘,看向沿途的景色,啊~都几天了还在车上,百无聊赖的看着匆匆而过的路边花草,哪有会变冷,明明越往王都前行越是觉得暖好不,那么大坨的人难不成脑子只有鸟窝那么大?还没等诽议完主子,那主子身边的南德就乘骑哒哒的来了。

“郡主,殿下说前面的有一个天然溶窟,郡主是否有兴趣去观赏?”

“溶窟?恩,去看看吧!”

是的,我们同行了,在每次邀约时的连番炮轰下算是答应了,为什么说是‘算是’那,是因为我当时只说了一句‘可以考虑一下’然后某郡王大人就莫名其妙的在我走的那天突然从天而降加入了队伍,现在只有趴在车窗上无力回天的份了。

在接到回复之后的南德没有立刻调转马头回禀他家主子去,而是并行在马车一侧,马车前端坐着绣花的弥月用余光看了一眼依旧专心的绣花,南德跟了一段就回到他主子身边回话去了,知道他走了,弥月撇过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抽了抽嘴角摇摇脑袋继续秀她的花去了。

迷迷糊糊的趴在车窗前,看着路边向后退的风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迷糊着了。再次清醒的时候就是被弥月颇不温柔的扒拉醒的。

“少爷,不是说要去观赏那个天然溶洞吗!政辛殿下已经在外面等候了,你现在睡午不午,晚不晚的,晚上你就睡不着了。”弥月看着迷茫的少爷估计是还没睡醒,也估计是没听懂自己说的是什么。

“哈…溶洞?什么溶洞?”不明所以的看着弥月,话说溶洞这次太耳熟了,在哪里听过来着?此刻的菲琳身体末梢神经虽然已经正常运转了但是大脑绝对还在死机状态。

“啊~!就知道这样,之前南德有来问过的是否要去参观溶洞,少爷你答应过了啊!此刻都在外面等着了,快下去吧!”弥月瞪大眼睛盯着这个脑子里面还在努力倒带的少爷,都不知道如何吐槽了。

看着弥月这么肯定,就晃悠悠的下车了,到一只脚落下的时候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一边久等的政辛看着慢吞吞才挪下车的郡主迷糊不明所以的样子低头闷笑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一脸恍然大悟的菲琳跳下车子向这边走来,看这前前后后的样子一定是睡醒还不知道要干嘛去,半道才想起来的,不禁转身抿嘴笑出声来。

正感觉失礼让人家久等连忙走上前去,刚开机的大脑看到的就是先是一愣然后转身闷笑的政辛,双肩还轻颤着,顿时就彻底清醒了。

“咳咳,咳咳”

“额,坐着也是很辛苦的那,下来走动一下也好,还要步行一段才到,带着点水吧!”转身恢复最初的脸正色道。

只有四个人的短途漫步,在大约走了大约两刻钟在一个杂草丛生黑漆漆的洞口前站定了。

“这儿~?你怎么知道的?”看着漆黑的洞口,不祥啊不祥,虽说自己一开始不怎么待见他,但是现在也熟络了,不会这人记仇把自己拐到这里来个报仇雪恨,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吧!这时候承认自己胆怵了,虽说自己会点防身武功,可一看这身板的练家子揍自己不得像揍小鸡似得啊!可不是要强的时候啊!机械的转头一脸好汉饶命的架势刚要摆出来,政辛似乎看出了这边风雨欲来的势头,意味深长的说到。

“看惯了菲琳你强势的样子,这一次…呵~不虚此行啊!怎么?我就那么不可信?”在菲林眼睛里面看到的就像是一只流浪犬耷拉着耳朵一脸受伤。咽了咽口水,环顾一下四周,一面平原三面环山,不远处一条波涛汹涌到才能没脚脖的大河。

“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我珑樱菲琳看人没那么差。”心里打着鼓眼神却示意他带路。

南德看着弥月睁大眼睛四处望,一脸的谨慎和警惕正想开口提醒菲琳的样子,无奈地憋着一口气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了笑。弥月看到这样的南德不自觉得松下一口气,也跟进去了。

越走越瘆的慌啊~到底是女人,洞里的光线越走越暗,此刻菲琳的感官不自觉得都应用起来,眼睛紧盯着面前的人影,政辛只觉得身后的人儿紧跟着自己好像怕自己会消失一样。

“哎…”叹了口气停下来,感觉得到她的恐惧,转身抱起就向前走去,后面的南德也被这样的主子吓了一跳,随即没等弥月开口惊呼也抱起向前走。

本来都只能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一步一步紧跟着认真的在走,却突然间天旋地转就被抱起,惊呼一声在闻到清雅的味道,一时惊得没能说出话来,现在是什么状况,短路了一会而立马挣扎起来,头上的声音悠悠的转来。

“你做什么?”

“冒犯了,这里太暗,小心碰到,我来过才能顺利的行走。”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在挣扎。

听到这样的话,虽然羞愤但是也多做挣扎,感觉到怀里的人安静下来。很快就走到视野广阔的地方,放下怀里的人后,意犹未尽的回味着顿时只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刚被放下的菲琳嗔怒着窜离了是非之地,转头环顾四周,连惊叹的声音的没发出来,整个空间迂回曲折,细水潺潺,形态各异的石钟乳、石笋错落有致,中心一大深潭,水光反射四周恍如仙境。

“真美啊!”到现在为止,才是真觉得不虚此行是什么样的境遇,满目的琳琅应接不暇,向前走了两步,才感觉到洞内外的温差还是很大的,紧了紧身上的绛纱,头一偏眼神却还盯着眼前的景象。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这么隐秘的地方。”

“每次处理完政事的时候就会四处走走,几年前偶然一次我追猎一只角鹿到这附近,休息的时候发现的,开始也觉得新奇,走到里面才看到这么壮观的景象。”

看着菲琳眼睛入神的不肯放过任何一幕的肆意观赏,趋步向前与菲琳并肩一起看着在两人眼中一致的美景,肆意的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

这边南德刚放下弥月,就招来弥月的一记老臂勾拳,吃痛的蹲下身,

“唔~”

“哼!”

弥月打完这一拳顿时也觉得自己打得有点狠了,但是谁让他先抱我的,少爷怕黑她知道,但是自己又不怕黑。回头看向少爷这边随即也被这洞天震撼到了。南德一脸的苦相幽怨的看向弥月,再看看两个主子,差距啊!怎么这么大!这个地方倒是陪着主子来过几次,没想到会带郡主来这里,站起身整理一下衣服走到弥月身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