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绡香榭

第二章 缘起封城泰斗情 第一节

红绡香榭 貂小貂 2942 2016-09-21 17:23:12

  十年后的四月,遥远的华阳夫人所在的封城。

挥汗淋漓的抱着一摞账薄从前厅奔袭,还没有到后堂就开了腔“少爷,睦月回书王都那边的宅邸已经大致准备妥当了,我们这边再有一个月就能动身了。”说话的是二十一岁/粉面雕饰的女子曰弥月,着一身褐色男装,在桌上放下账薄后,拿起一本走向她口中的‘少爷’。

一袭男装蓝衫罩体内着白单,此时正慵懒的歪在藤椅上吃着葡萄,闻言搭起眼皮斜睨了一眼“睦月动作还挺快啊!告诉她和如月,把王都内部我们联营的商行竞争的对手详细信息给我,还有能涉及到官员的信息。啊!账薄除了这些还有多少?这本给我,其他的都是你的,我看好你哦!”说着伸手拿过弥月手中账薄翻了起来,一边嘴里还不忘嚼着葡萄。说起来,睦月,如月,弥月都是十年前来到这里的时候服侍自己的侍女,怎么就弥月更好欺负那!心里再次为她可怜的一把!睨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更加唾弃起来,老泪纵横说的就这样吧!就差抱着我的腿擦鼻涕了。

“少爷,呜呜,少爷你看我都瘦了,忙的养一株仙人球都死了… 少………。谨遵少爷吩咐,就放心交给我吧!”泪眼迷离的表情只招来了一记眼刀,立马变得狗腿起来了。

“洛儿今天没有哭闹吧!正是春天疾病盛行的时候他体弱多病的,我这几日忙,这些日子你来多多盯着些!”正在弥月要走出内堂时,‘大少爷’连头都没抬的又发话了。

“是,最近少爷你总是晚上陪着他吃饭,精神倒是好很多,大可以放心,体弱多病大多就是因为孩子太小,才4岁,再大点就硬实了。”弥月转身安慰的说到,别看她们的‘少爷’才16岁带着一个4岁的奶娃娃,还真像那么回事那!想着就笑了笑径直离开了。

待到弥月离开,一直埋首于账薄间的人轻轻放下账簿本,眼神瞥向手上的手环,一大一小的莹白的玉石镶在素银的底托上,上面一条细细的鲸须串珠连着食指。

夜幕降临,弥月又拖着半死不活的身体,苟延残喘的挪到内堂,一进门就看到倒在藤椅上呼呼大睡的某位大少爷,登时有种被乱石兜头袭来的感觉,耸起肩头大踏步的走到藤椅前,用自己最凌厉的眼刀刷刷过去,瞳孔中的三味真火崩裂的燃烧着,在看到一向要强的‘少爷’在熟睡时宁静的睡颜,露出小女儿的娇态时,还是泄了气一般认命的去屏风后面拉过一条薄单,刚盖好薄单,藤椅上人儿动了一下,随即用迷茫的眼神询问眼前的一切,但也只是一瞬,不多时就恢复以往的神情,一脸无谓的望了一眼窗外。

“都是这个时辰了!更衣,去华阳姨母的处所,啊…洛儿很喜欢那道蜜水黄桃,准备一点带过去,不要太多。”眯了眯眼,走向内间卧房,弥月打开衣橱取出来一套水蓝的映秀裙外绛纱。

华阳夫人青年丧夫,独自抚养与菲琳郡主同岁的一女锦时,此时正伏在桌上细细观赏一株赤色珊瑚,这边菲琳踱步进来华阳闻声望去,恍然间看到了挥月姐姐一般,心中感慨着母女宛如一人。

“姨母,呦!好珍奇的珊瑚啊,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了,难怪姨母看得这么仔细,锦时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啊!”说着就径直走到桌旁的软榻上坐下,一边摆弄着赤色珊瑚。

“你们这两个疯丫头,翅子硬起来就没说在我身边老实呆过三天的时候过,锦时那边你比我更清楚才是啊!”看着珍奇的珊瑚被菲琳左右摆弄着抱怨的说到,随即招手备晚膳。

“姨母,巾帼不让须眉更是姨母的风格啊!这边的事我大致处理一下大概下个月初动身去王都,锦时回来好接手打理。”放下手中的珊瑚,双手叠起趴在桌子上,下巴放上去,眨着大眼看着华阳。

“真是岁月静好,匆匆而逝啊!都十年了,现在想起像是昨天才接你过来似得,你父亲大人那边要多关心一些,你回去是住在祭爵府吗?”一改方才的埋怨面孔,此时的华阳慈爱的面庞映着烛光更朦胧了些。

“是,十年没回去了,我想现在外面的宅邸下榻,王都那边的珠宝饰物较全面,住在外面更方便我行动,父亲那边我会尽心的。至于洛儿我想先留在姨母身边照料,那边稍稍稳定了我再接到身边照顾,怎么样?”菲琳鼓起双腮一脸小包子的样子逗笑了华阳。

“噗…你16岁了,一向是思虑周全的,只要你拿定注意就好,洛儿身子太弱,长途跋涉的是不行的,先放到我身边照料就好。”华阳忍笑出声拉着菲琳来到餐桌前坐下。

执筷先为华阳布了些菜,“洛儿睡了吗?”

“都什么时辰了,昨夜你没来,洛儿就在庭院里逗留了很久,早上有点发热,着人看过了,只是吹了风不碍事,服了点汤剂,算是睡了。”说到洛儿,华阳的脸上更是责怪起来。

咽下嘴里的饭菜,舔了舔下唇“这样啊!我带了一点洛儿喜欢吃的蜜水黄桃,等他醒来姨母给他吧!“

在奋斗了十多天的账薄和诸多繁琐事之后,长长的伸直了腰身用力向后靠向椅背,头无力的向后仰,因为期间华阳带着洛儿来过一次更让菲琳觉得斗志昂扬,提前解决了这边繁琐事务。

“少爷,眼见这天是渐渐地暖了倒是能换上夹的衣饰了,不知道王都那边怎么样,对了睦月来信件了,说是王都那边的宅邸已经齐备了就等少爷你去了,还有这是跟随信件一起到的,少爷你要的全部信息。”一身轻便素青色的女儿装,虽是说着正事,手里的动作也不见停下来,因为所接触的信件和本簿都是重要的,菲琳这边一向打理都是睦月如月、弥月这几个心腹。看着弥月前后忙碌的身影,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了她了呢!也罢!

“天儿是暖了,也不能就这么闷在屋里和只去商户查访,这几天你也着实辛苦了,这么吧!一会儿你收拾完准备一下,我们去逛逛,听说城里新开了一家邹记糕点,味道上乘。”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漫不经心的说到。

“啊!少爷真是太~体贴了,邹记糕点的当家貌似是宫里回乡养老的老师傅,手艺绝伦,我们要是想吃得快点准备了,看这天临近正午了,邹记一天一样点心只出三盒,最贵的一道叫连心凤凰凉糕,因为工艺繁琐材料珍贵,一天只出一盒。”听到要出去吃点心,弥月一脸的窃喜,手上的动作更是加快了。

自己在准备好之后抄起零食盘喝着羊奶,看着弥月手忙脚乱屋里屋外的乱窜,可以说是视觉上享受啊!在晕晕欲睡之际弥月终于一身清爽的站在身边催促了。

“少爷,你可不能睡啊!都答应要出去了!”一脸小心翼翼的提醒我,生怕我耍赖呼猪头去。

“是你整理的太慢啦!走吧!”站起身整了整衣服。

还是水蓝色的绛纱裙,城内更是无人不识的佳人‘少爷’。在宽阔繁华的街道自成一道风景,万里无云的湛蓝的天空下更显得浑然天成。

“少爷,许久没逛过了,貌似又新出了不少的商铺店面,今天就顺路都看看吧!”弥月一脸的憧憬,兴致颇高的四处张望。无奈身前的少爷并不买账只顾向前赶路着。

“邹记的连心凤凰凉糕” 真不晓得她刚才对点心的欲望去了哪里了,走的时候还一直催促的紧,现在却要去逛大街了,都是二十一岁的老姑娘了,玩心竟然比自己一个16岁的人还重,闭眼叹了一口气,在睁开的时候又是一片暗沉。

弥月一听到凉糕点心之后就专心的加快脚步跟上少爷,路过的繁华商铺连眼睛都不瞄一下了,笑话,商铺可以随时来逛逛,连心凤凰凉糕可不是随时能吃到的,孰轻孰重聪明如她还是衡量的出来的,别看少爷一派严谨的作风,可是一个十足的吃货。当初可是为了一盒马奶豆腐把人打的躺了两个月那,而双方家族争执的时候华阳夫人却一脸的理所应当。额…想到这弥月不由得偷偷看了一眼正奔向点心的某佳人一眼,打了一个小小的冷颤。

还没等弥月感慨完这么多年少爷因为吃惹了多少麻烦的时候,已经到了邹记楼下。呵~好大的架子啊!独立六角复式楼在这条繁华的街上犹如鹤立鸡群那么格格不入,刚想吐槽几句可转念一想,到底人家是宫里出来的,排场大点也是能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