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一百章 禁闭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218 2016-12-10 11:13:13

  “喂,王爷叫你!”赵宛莘走了过来,目光里满满的是对凌熹落的厌恶。

凌熹落回头,不冷不热地看着她,“赵宛莘,我希望你以后对我说话的时候加上一个请字。”

赵宛莘不屑地翻了个白眼,“你以为你真的是王妃吗?美梦做的太早了!我告诉你,皇后娘娘还没有同意倾王殿下擅自成亲的事情呢!你得意什么?!”

赵宛莘伸手用力推了凌熹落一把。

凌熹落被推的往后退了几步,微微蹙起眉头,抬起头看着赵宛莘。

“看我干什么?我推得就是你!!”赵宛莘瞪着凌熹落。

凌熹落淡淡地笑了声,笑声里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冷冽,“对啊,我又不是傻,总不可能谁推我的都不知道吧?不过呢,赵宛莘,你现在到底不是将军府的小姐,而是我的侍女,你的言谈举止我不满意,我是不是可以处罚你呢?赵,宛,莘。”

凌熹落一字一句叫自己的名字,赵宛莘不禁有些胆颤。

那时候自己是若苏的时候也是知道凌熹落的实力的,万一……

赵宛莘重重咳嗽了声,“你休想!皇后娘娘只是让我代替她来看看你,顺便和倾王殿下培养感情!你算个什么东西?就算殿下不休了你皇后娘娘迟早都会把你搞出去!!”

“你不用一遍遍拿皇后压我,”凌熹落神色平淡地看着赵宛莘,“你在这个王府里,是什么位置你自己应该知道。”

赵宛莘气的歪着嘴角。

“你……”

“我知道了,”凌熹落擦过赵宛莘向她后面走去,“殿下叫我是吧?多谢你的提醒。”

赵宛莘攥紧了手,目光凶狠地瞪着凌熹落远去的背影。

————————

凌熹落刚准备伸手轻扣凌霄阁的门,却踌躇不决地僵硬在半空。

自己到底该用什么心态去对待,自己心里最喜欢的人呢。

算了。

凌熹落鼓起勇气,刚准备推开门,门忽然一下子开了,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夹杂着无比熟悉的薄荷的清香和一股淡淡的酒香。

一抹黑色的修长的身影投在自己脚边。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耳边传来自己日思夜想的声音。

凌熹落长吁了一口气,抬起头直视千熙晗深邃的犹如星辰一样的眼眸。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我的妈,关键时候咋又这种老么呆萌的声音说话啊。

千熙晗淡淡看着她比以前更加清澈的眸子,“进来。”

说完千熙晗的动作没有一丝迟疑地转身。

凌熹落的心底划过怅然若失。

他就仅仅是因为千凰国的安危才娶自己的吗……

冷落啊冷落,你咋就这么自作多情呢?你自己都特么的想抽自己一巴掌了!

可是,我真的很爱你……

凌熹落舒了口气,走了进去。

墙上那个大大的喜字已经被拆下来了,下人们细心地都把黏贴的痕迹刮掉了。

都不在了。

“殿下。”凌熹落从墙上别开视线,看着千熙晗,继而目光又落在桌上精致的茶……准确来说,那是酒盏。

千熙晗以前不都是抽风地拿着个茶杯装逼吗……怪不得自己闻到酒味儿。

他真的变了好多。

“你叫我来干什么?”

凌熹落尽量平静地说着。

千熙晗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新婚之夜从洞房跑出去,你说我找你干什么?”

凌熹落咯噔一下。

那要重新……

凌熹落的耳根不自觉地红了。

修长的身影来到了自己面前。

“自己受罚。”

千熙晗冷冷地扔下四个字。

“受……罚?”凌熹落懵。

“你知道本王向来不喜欢重复。”千熙晗的神情无比淡漠。

凌熹落简直想抽自己,怎么就想歪了?

“受什么罚?”凌熹落就差挖个洞钻进去了。

千熙晗扫了她一眼,不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秒钟,“关禁闭一天。”

“哦。”凌熹落沮丧地转身。

“不是回你自己的房间,是去冰宫关禁闭。”千熙晗每个字都不结巴,伸手将凌熹落推了出去。

“哎……”凌熹落无缘无故被推出来,简直好不理解。

冰宫?是哪里?

以前倾王府有这个建筑吗?

凌熹落疑惑着转身,边走边看着天。

今天天气很热,估计待在冰宫里就不热了吧——

然而一个时辰后……

凌熹落好不容易找到了所谓的冰宫,刚伸手触碰到冰宫晶蓝色的大门,指尖居然迅速地冻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凌熹落狂甩着手,妈了个bi,特么的门上是被放了氯气不成?!

“哼!!”凌熹落伸脚用力踹了下大门,“我告诉你!我才不怕你!”

门:……

凌熹落:……

一阵尴尬的气氛。

凌熹落翻了个白眼,自己真是脑子秀逗了才会跟门说话。

诶,真是上帝为自己打开一扇窗的时候顺便又把窗帘拉上了,好不容易才能凉快凉快又差点被冻成傻比。

不过自己可以用瑕术破开大门,虽然门坏不坏还不一定。

“砰!!”

门纹丝不动。

凌熹落尴尬了。

卧槽,七十级还撞不开你个破门?!

玛丽玛丽后!巴拉拉冷量!开开开开开!!

无数道强大的气流无力地拍在了冰门上,又迅速被瓦解。

凌熹落脸黑无比。

本来千熙晗那个死不要脸的就够给自己气受了,妈的现在连一个破门都跟自己作对!!气死宝宝了气死宝宝了!!

凌熹落的头一下一下磕着一旁的柱子,好无语好无语好无语啊。

“吱呀——”

冰门忽然自动缓缓开了,从里面露出淡蓝色的光芒。

“哎??”凌熹落瞪大眼睛瞅着门,“你想通了吗?”

冰门:……

凌熹落笑的那叫一个灿烂,“我就说你是最乖的嘛——”

冰门气的差点没关上。

凌熹落放荡不羁地走进去……呃,准确来说是甩着膀子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冷气让凌熹落瞬间闭上了眼睛。

妈!好冷!!

天啊天,早知道披件貂皮大衣进来了!!

凌熹落转身刚想溜,门哐嚓一下关上了,像是在嘚瑟一样说:“既来之,则安之。”

“安之你妹妹家的西瓜皮!!”凌熹落气的想拆了这个门。

马勒戈壁,今儿自个儿是跟门杠上了是吧,也是够奇葩的哈。

吸气,呼气,冷落啊冷落……妈呀,自己为什么偏偏姓冷,感觉更冷了。

自己原来的名字凌熹落中还有一个熹字,也是看着就够暖和的。

改名真是罪。

正当凌熹落长叹之时,身后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顿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温……泉?!”凌熹落欣喜地看着眼前这个蹭蹭蹭往上冒热气的很大的池子。

太好了,简直是雪中送炭!

凌熹落蹦蹦跳跳地跳进温泉,吧唧一下,水好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