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九十六章 告白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1868 2016-11-30 11:00:02

  玉白的瓷瓶不由地被攥紧。

“怎么了?落?”

月墨辰注意到凌熹落有些恍惚,轻轻挽起她的手。

凌熹落抬起头,坦然地笑笑,“没什么,那个,马上就要到家了吧?”

“已经到了,你睡着了我没想叫醒你罢了。”

“哦,谢谢啊……”

凌熹落的话刚一说出口,月墨辰就捂住她的嘴巴。

“我说过,你不要和我说谢谢。”

“嗯……”凌熹落浅浅应道。

月墨辰替凌熹落拉开车帘,“快下来吧,给你爹解毒。”

凌熹落看了眼手上的白瓷瓶,白瓷瓶透明的几乎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一颗血红色的解药。

“嗯。”

凌熹落紧紧握着白瓷瓶弯腰下了马车。

“姐姐!”

聂雪凝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姐姐,你总算回来了!”

“嗯。”凌熹落平淡地回应。

聂雪凝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姐姐,你累了吧?”

“不累,聂儿你先去玩吧,我要给爹解毒了。”凌熹落不冷不热地擦过聂雪凝往冷莫渊休养的冰宫走去。

聂雪凝的眼底有一瞬间的厌恶。

“姐姐,聂儿有什么做错让姐姐不开心的吗?”聂雪凝拉住凌熹落,委屈地抽搭着。

凌熹落简直想一巴掌扇死聂雪凝,你挡路啦!!

“没有,我想快点给爹解毒罢了。”

聂雪凝委屈地点点头,“姐姐你快去吧。”

凌熹落看了眼月墨辰,加快速度朝着冰宫奔去。

————

冷莫渊苍白的脸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爹。”凌熹落的眼眶不自觉地红了。

“落儿,苦了你了。”冷莫渊爱怜地抚了抚凌熹落的发心。

“太好了,总算成功了。”

凌熹落低声哭了起来。

“落儿,你怎么了?”

凌熹落抹干眼泪,“爹……”

“怎么了?”冷莫渊不由得蹙眉。

“我对不起你……”凌熹落垂着脑袋,“我已经答应嫁去千凰国的倾王府了……恐怕和月墨辰的婚事……”

冷莫渊的手一颤,“你说什么?”

“爹,我答应嫁给倾王殿下……”

“我是绝对不同意的!”冷莫渊从来没有过的严厉的态度让凌熹落吃惊。

“为什么啊,爹。”凌熹落从冰榻边爬起来。

“落儿,你以前在千凰国生活我就不追究了,可是,你不能再和千凰国来往更不能和倾王来往!”

凌熹落咬着下唇,“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冷莫渊欲言又止,转身扶住凌熹落的双肩,“落儿,你不用知道那么多,总之,你就是不可以和倾王来往。”

“可是……”凌熹落垂着眼眸,“嫁给他是救你的条件。”

凌熹落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古代人就喜欢猜忌这猜忌那的,痛痛快快不挺好吗。

“落儿,你说什么?”冷莫渊惊地瞪大了眼睛,“早知道我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你去千凰国的……”

“爹!”凌熹落抿了抿唇,“落儿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的!”

“落儿,你……”冷莫渊看着凌熹落说不出话来。

“可是,你触犯了门派的大忌!”

“大忌?”凌熹落的眼角轻跳,“什么大忌?”

冷莫渊愣了愣,“总之你是不可以嫁给倾王的。”

“爹!”

“落儿,”冷莫渊面色凝重,“如果是倾王要你这样做的话,我就是死也要杀了他。”

凌熹落攸地瞪大了眼睛,“爹……你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这样吗。”

“至于。”冷莫渊面不改色。

凌熹落攥住了袖子,“爹,其实……是我执意要嫁给倾王的。”

冷莫渊吃惊,“落儿,你……”

“爹,我真的……真的……”凌熹落的意思不言而喻。

冷莫渊皱眉,“落儿,比怎么能爱上倾王?”

“求你了,爹!”凌熹落倔强抬起头。

她不想让她最在乎的两个人碰的头破血流。

“落儿……”冷莫渊气地浑身颤抖,就是不忍心伸手打她。

“落!”月墨辰推开冰门闯了进来,握住了凌熹落的手。

“月墨辰,我……”凌熹落欲言又止。

“我不许你嫁给那个混蛋。”月墨辰认真地看着凌熹落的双眸。

“你……都听见了。”凌熹落垂着眸子,“爹,月墨辰,我对不起你们。”

“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月墨辰加大了抓她手的力度,“你可要知道,千熙晗是杀……”

“墨辰!”冷莫渊呵斥住月墨辰,“落儿还不用知道这件事情。”

“冷掌门……”月墨辰咬了咬牙,吞下了想要说出口的话。

凌熹落皱了皱眉,“到底是为什么?他真的和门派有什么关系?”

“落儿,你不必知道。”

“爹!求你了!”凌熹落跺脚。

“冷落!”冷莫渊第一次这么叫凌熹落的大名,“你要是再敢提起这件事情,我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凌熹落的瞳孔猛地一缩。

“爹,”凌熹落垂下头,额前的絮发遮住了她眼底的情绪,“对不起,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爹了,请您相信我,我真的很尊敬你。我知道门派的能力足以与倾王抗衡,但是我不想引起动乱,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和平。”

冷莫渊的眼眸颤了颤,“落儿……爹错怪你了。”

冷莫渊搂住凌熹落。

“爹,真的很谢谢你能理解我。”

月墨辰的嘴角爬上一丝苦笑,转身向大门走去。

“月墨辰!”

凌熹落松开冷莫渊追着月墨辰来到了玉木阁门前的古树下。

“月墨辰,你听我解释。”

“落。”月墨辰缓缓转身,“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我……”凌熹落不知从何处说起,“月墨辰,我只是想维护门派的和平。”

“落,我那么爱你,你看不出来吗?”月墨辰深情地看着凌熹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