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九十三章 终极条件(1)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92 2016-11-27 11:00:02

  眼前记忆中如此熟悉的大门,凌熹落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或许是无尽的怀念吧。

看着她恍惚的样子,月墨辰的眼底微微有什么一闪而过。

“落,怎么了?”月墨辰轻轻挽着凌熹落的手。

凌熹落猛地回神,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发呆了一会儿。”

真的只是发呆吗。

月墨辰怅然若失。

她的心始终还是没有在自己这里停留过不是吗。

纵使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什么。

“月墨辰,我们一起进去还是……”

“一起。”当然不能让落和千熙晗单独相处。

凌熹落看着月墨辰浅浅叹了口气,“其实你不用麻烦和我一起来千凰国的,我对这里又不是不熟悉……”

“落,”月墨辰抵住凌熹落的嘴唇,“你在我心里很重要,知道吗?”

“我……”凌熹落欲言又止。

月墨辰……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熹落没心没肺但是她至少是一个女人,当然会敏感。

凌熹落缓缓垂下脑袋,“谢谢你。”

月墨辰搭上凌熹落的肩膀,“不要和我说谢谢。”

真的……很谢谢你。

“走吧。”月墨辰自然地挽起凌熹落的手。

凌熹落僵硬了片刻。

“嗯……好。”

“站住。”

一个略苍老的女人的声音传来。

“吴娘?”凌熹落看见吴娘很是欣喜。

“你?”吴娘皱着眉扫了凌熹落一眼,冷笑,“倾王府也是随随便便就有人可以进的吗?况且,老身根本不认识姑娘你,请离开!”

吴娘掷地有声的斥责。

“吴,吴娘……”凌熹落不知所措着,“我,我是熹……”

“再不走老身就不顾姑娘和这位公子的情面赶人了!”吴娘的身上不见了那份和蔼,只剩下严厉。

凌熹落抿唇,“吴娘……”

“落,”月墨辰温和一笑,“你不用担心,可能是你离开太久别人都忘记你了。”

“嗯,但愿吧。”但愿我还没有在他的记忆里淡去。

吴娘慑人的气息仍在回荡。

“姑娘,老身真的要赶人了。”

“吴娘!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凌熹落的眼眶不自觉地染上一层雾气。

“让他们进来。”

一个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悠悠地传来。

凌熹落猛地一震。

月墨辰捕捉到了凌熹落的不正常。

“倾王,好久不见。”月墨辰看着千熙晗,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敌意。

千熙晗冷冷地瞥了眼月墨辰。

月墨辰略轻松地笑了笑,“倾王,我当然知道你会履行我们的赌约,可是,这次确确实实有重要的事情。”

凌熹落缓缓抬起头,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并没有在看自己,依旧深邃的眼眸望着一个不存在的空间。俊庞依旧那么迷人,没想到,本来压抑的感情好像要呼之欲出了。

“倾……倾王殿下,在下冷落……”

凌熹落的语气有些结巴。

“站在门口干什么。”千熙晗的语气仍旧冷的让炎热的夏天都快要结冰。

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

死落,你干嘛这么不争气!

凌熹落深吸了一口气,“谢倾王。”

月墨辰看了一眼千熙晗,伸手揽过凌熹落的肩膀。

千熙晗的眼眸有什么划过。

凌熹落觉得空气冷到异常,明明是夏季,为什么却冷到这种程度?

抬起眼睛偷偷看了眼千熙晗。

冷落,你真是太差劲了。

偷偷喜欢根本就没什么用,你干什么还要一厢情愿?

顶着奇怪的气息,三人来到正厅。

一个紫发少女走到了千熙晗身边,凌熹落下意识地觉得她眼熟,但一时又没想起是谁。

“倾王殿下,”凌熹落波澜不惊道,连自己都诧异自己能这么冷静,“我这次来是请教殿下植毒的解除方法。”

千熙晗淡淡地看着凌熹落,她的眼眸仍旧那么清澈,却多了一份生疏。

凌熹落看见千熙晗,有些心慌,安慰自己一下又重新看向千熙晗。

何必心虚呢?

“植毒?”

千熙晗眯了眯狭长的眸子。

“是的。”

“但,你又是怎么知道本王会解植毒的?”千熙晗看着凌熹落的眼神里只有怀疑。

凌熹落美眸轻眨,“皇后娘娘曾经中过一次植毒,并亲口承认是倾王殿下所解开的。”

“为什么要解毒?”

“家父不知因何原因而中毒,危在旦夕,希望倾王殿下能干帮助小女挽救家父。”

千熙晗不紧不慢地抿了口茶,淡淡地看了眼月墨辰,月墨辰的神色毫无疑问就是在警告。

完事后去成亲是吗……

“本王凭什么要帮你?”

凌熹落的手猛地攥紧。

月墨辰皱眉。

千熙晗这就是开始挑衅了吗。

“倾王,徒儿学艺不精,没有能够学到解开植毒的方法,相隔一年来寻师傅,就请师傅体谅下吧。”凌熹落说出这番话觉得真要趴地上捡捡自己碎了一地的节操了。

死落啊死落,你啥时候这么不要脸了?

月墨辰握住了凌熹落的手。

“没事的,月墨辰。”

凌熹落坦然一笑。

月咏扶着额摇摇头,她家小落就是太招男人了,自己居然还没有警觉。

“哎,倾王,你就不打算做出点表示吗?”月咏压低了声音道。

“徒儿?”千熙晗好像忽然想起来的样子,“原来你是凌熹落。”

凌熹落一颤,他果然是不记得自己了。

“是。”凌熹落抬起头,“谢谢倾王当年的收留之恩。”

千熙晗的思绪在收留之恩上面浅浅地徘徊。

“倾王,你帮不帮忙就回答一下,何必刁难落呢。”月墨辰站起来,看着千熙晗,“是,你赌输了,所以就不服气了是吗?”

千熙晗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弹了弹长袖,“凌熹落,如果你还记得本王教你的炼药术的话,或许你应该知道有一种叫炽冰薇的药材。”

“是。”

凌熹落疑惑着,但还是照常回答。

“如果你能在一个时辰内将炽冰薇炼成精髓凝,接受本王的条件之后本王自会帮你。”

千熙晗不冷不热道。

凌熹落的指尖颤了颤,“遵命。”

千熙晗挑眉。

月墨辰按住凌熹落,“倾王,你为何要存心刁难落?”

一口一个落叫的真亲密。

“既然凌熹落已经承认她是本王的徒弟,那么本王让她做什么就轮不到你来管。”

千熙晗掷地有声道。

“好了,月墨辰,没关系的,我又不是没有炼过精髓凝,我能行的。”凌熹落拉住月墨辰。

月墨辰看着凌熹落,眼底划过怅然若失,苦笑着挑了挑她的絮发。

这一动作不觉地让千熙晗感到不爽。

凌熹落浑身一震,不知道为什么月墨辰忽然要这么亲密地碰自己。

“我去去就来。”

凌熹落看了眼月墨辰,熟门熟路地走出正厅。

空气骤然冷了下来。

“千熙晗,你不要得寸进尺了!”月墨辰瞪着千熙晗,“你可要知道,精髓凝是多么珍贵的药丹,高级的炼药师都未必能炼出一颗,你居然让落……”

“月墨辰,我想我已经说过我要凌熹落做什么事情轮不到你来管。”

千熙晗冷冷道。

月咏刚想出声,就被千熙晗冷冷呵斥住:“你下去。”

“可是万一你们……”

“叫你下去你没有听见吗?”千熙晗瞪向月咏,“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随你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