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九十章 巧遇,重返千凰国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682 2016-11-24 11:00:02

  “我要去千凰国。”

凌熹落坚定道。

“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绫罗跺了跺拐杖,“落儿,你好不容易回来,还要回去干什么?就算掌门中毒了,我们也不许你羊入虎口。你不记得千凰国那个狗皇帝是怎么对你的吗?”

“我同意绫罗的观点。”流苏照常站在绫罗的角度。

“冷落,虽然老身不是很喜欢你,但是你不能去冒险。”岚纹道。

“可是如果我不去千凰国,爹就很有可能丧命了!”凌熹落急眼了。

闲青摸了摸下巴,“冷落,你是可以去。”

“闲青!你说什么呢!”绫罗气的要把拐杖扔他脸上了。

“绫罗奶奶,我已经决定了。爹就麻烦你们照顾了。”

凌熹落颔首。

“我是爹的女儿,我就必须要履行我作为一个女儿的义务。”

“姐姐!你不要走!”聂雪凝泪眼婆娑地拉着凌熹落。

“我会回来的。”凌熹落笑了笑,微微用力推开了聂雪凝。

“落,我陪你一起去。”月墨辰握住了凌熹落的手。

“不用的,谢谢你,月墨辰。”

凌熹落挣了挣,却没有挣开月墨辰的手。

“你……”凌熹落看着月墨辰,竟说不出一句话。

聂雪凝攥紧了袖子,“我也要一起。”

“聂儿,别闹。”凌熹落冷冷地呵斥。

聂雪凝咬牙,怎么可以就这样被凌熹落带走了月墨辰?

她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姐姐,我不想和你分开。”聂雪凝楚楚可怜地拉住了凌熹落。

“求你了姐姐。”聂雪凝一副快哭了的样子。

凌熹落蹙眉,“聂儿,你也应该懂事了。我并不是去玩,千凰国很危险。”

“不,不嘛,姐姐,我就要和你一起。”聂雪凝有扑向凌熹落的架势。

月墨辰揽过凌熹落,“聂雪凝,你有完没完?”

“墨辰哥哥……凝儿,我……我就是想和你们一起。”聂雪凝垂下脑袋,用力地扣紧手心,痛的她逼出泪水。

“聂儿,你不要再胡闹了,如果你受到危险……”到时候倒打我一杷就好玩了。

“绫罗奶奶,流苏长老,闲青长老,岚纹长老,落儿告辞了。”

凌熹落依次看了四位长老一下,最后目光落在月墨辰的双眸。

“月墨辰,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的……”

“有必要。”你在我心里就是很有必要的。

凌熹落的指尖轻轻一颤,月墨辰轻轻握住了凌熹落的手,“有我在。”

凌熹落不知道为什么很感动,“谢谢你……”

聂雪凝咬咬牙,“姐姐……”

“够了,你留在这里。”凌熹落冷冷呵斥,看向绫罗,“绫罗奶奶,我不在的时候,莫渊门就交给您掌管了。”

绫罗点点头,“放心吧落儿。”

凌熹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放心吧爹,我一定会解开你的毒的。

————————

“呼,累死宝宝了~”凌熹落一下马车就哀声叫道,“哎月墨辰,你当初来千凰国的时候到底花了多长时间啊?”

真不明白他们这些人,明明可以巴拉巴拉能量咻的窜回来再咻的窜回去的,还要坐马车。

“两天,落,你很累吗?”月墨辰关心地问道。

“嘿嘿,嗯,有些困来着,你呢?”

“还可以。”月墨辰回答,目光落在她姣好的侧脸。

一阵不协调的声音打破了此刻静谧的气氛。

“呃,月墨辰,我饿了……”凌熹落不好意思地说。

这一年来饭量不仅没有减少还翻倍了,幸运的是肉肉都是长在值得的地方,而且样子长得也更漂亮了。

要说一年前是一副祸水样,现在简直就是世纪祸水仓库了。

月墨辰:……

“呀呀,我都闻到香味儿了,你可以帮我去买吗?”凌熹落睁大亮亮的眼睛看着月墨辰。

“……好吧。”月墨辰妥协了,她的样子真是不容拒绝。

看着月墨辰远去的背影,某猥琐小落立刻恢复了自己的原型,毫无形象地翘着二郎腿靠在马车上,嘴里还叼着根狗尾巴草。

“该配货你演出的偶淹死而不赞,贼逼也过贼爱里的银即兴表演……”东北版《演员》华丽丽诞生了。

头上的簪子忽然猛烈地颤起来。

“哎呀!!”凌熹落惊叫一声,慌忙伸出手把簪子拔下来,簪子又不动了。

“哎?咋回事儿啊?”凌熹落奇怪地说道,不经意地看见簪子上刻着一个字。

“草,草字头,三点水,各……咦?这什么字儿啊?”凌熹落盯着上面的“落”字出神。

废话,你名字还记得是怎么写的吗?!

一阵风吹过脸颊,卷起耳边的絮发。

“咦?”凌熹落四处张望着,人来人往,没有啥飞翔使啊。

“倾王。”一个紫色长发的女子看着马上的衣着华贵的男子。

“说。”

月咏看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勾了勾唇,“倾王,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

“说重点。”

“或许你应该别低着头了,抬起头看看也许会更好。”月咏不紧不慢地跟着千熙晗的马,轻松笑着说道。

一年来,变化真的很大。

首先是自己的魔性已经完全净化,再来是自己已经完全臣服于千熙晗了,估计熹落是要气死不可吧。

千熙晗不经意地抬起头。

风正好吹了吹她的长发,乌丝在空中飘逸地飞舞着。

她的眼睛似乎比记忆中大了一点,细了一点,慧黠了一点。

她并没有看到这里,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奇了个三八怪,今天天气预报……呃,好像透露了些什么……今天明明预测到没有风的啊。”凌熹落漫无目的地在人群中扫视着,始终没有注意千熙晗。

千熙晗不禁微微抓紧了缰绳。

她回来干什么?

“月墨辰怎么还不回来啊,快饿死了。”凌熹落喃喃自语着,看着月墨辰去的方向,始终没有看见月墨辰的影子。

月咏淡淡地笑了起来,“倾王,熹落并没有看见你哦。”

“闭嘴。”

月咏没理千熙晗,“我和你相处的时间要比你和熹落相处的时间要多上六七个月,可是你对她说的话却很多,对我说的话从来就不超过十个字。”

凌熹落低着头,重新插上簪子,习惯性地去摸脖子。

夙晶早就不见了不是吗。

凌熹落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放下了手。

月咏抬起头看着千熙晗,“你不打算去和她到个招呼吗?”

千熙晗抿了抿薄唇,“回府。”

月咏:……我们真的在同一个空间里吗?

“你一点都不想回忆吗?”

月咏试图激起千熙晗。

“你走开。”

“倾王!!”月咏大叫一声。

凌熹落的手微微颤了颤,猛地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在哪里?我明明听见有人在叫他的。

“落,你在找什么?”

月墨辰递给凌熹落一串糖葫芦。

“哇哦,糖葫芦,谢谢你。”凌熹落璀璨一笑,毫不客气地咬着糖葫芦。

千熙晗的眼眸划过淡淡的失落。

月咏啧啧了两声,“叫你不把握机会?”

“多嘴。”千熙晗惜字如金,多一个字都不给月咏。

“倾王殿下,你明明那么喜欢熹落,为什么就一句告白的话都不对她说呢?”

“叫你回府你没听见吗?”

“九个字,果然是没超过十个字的。”月咏耸耸肩,轻轻挑了挑刘海,露出颜色不一的眼眸。

月墨辰看着凌熹落的样子微微笑了笑,“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凌熹落睁大眼睛看着月墨辰,刚刚确实是人太多声音太吵没听见。

“没什么。”

“哦……哦对了,我还得去皇宫一趟,找皇帝要回念云珠。”凌熹落说道,“可是万一我不会用怎么办……”

月墨辰微微蹙了蹙眉,“落,也没有可能是月落笛根本就不是让我们来找念云珠,而是来念云珠的所在地千凰国,找相应解毒的人呢?”

凌熹落的瞳孔缩了缩,不动声色地掩藏起来,“什么嘛,月落笛搞什么呀,她可是上古神器,怎么给我投块搬砖呢?”

“何意?”

“抛砖引玉没听说过吗?”凌熹落扯开话题。

又是一阵风拂过面颊,凌熹落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千熙晗的视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