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八十九章 植毒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731 2016-11-23 11:00:02

  月墨辰干脆揽过凌熹落,让聂雪凝去贴着凌熹落去。

聂雪凝的脸色苍白,“墨辰哥哥,你怎么了?难道凝儿的身上有什么味道吗?”

“没有,我只是不习惯近距离接触女人罢了。”月墨辰话里有话。

聂雪凝委屈地垂下脑袋,“墨辰哥哥不喜欢我吗……”

月墨辰:……喜欢你,才怪。

聂雪凝趁着月墨辰不注意狠狠地瞪了眼凌熹落。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整死她!

“聂儿,你的眼睛进沙子了吗?”凌熹落睁着大大的水眸。

聂雪凝的脸色一红,“姐姐!”

“怎么了?眼睛进沙子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聂雪凝垂下眼睑,“姐姐说的是。”

凌熹落璀璨一笑,“好啦,你这么在意干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

聂雪凝暗地里笑凌熹落傻,表面上却乖巧地点点头,“嗯。”

“姐姐,你什么时候和墨辰哥哥成亲?”聂雪凝问道,心里却恨不得把凌熹落撕碎。

“你问这个干什么?”月墨辰不冷不热道。

聂雪凝灿烂一笑,“我又没有恶意,就是想祝福你们。”

聂雪凝攥紧了袖子,面上却笑得十分温和。

“聂儿,你还小,不要问这个可以吗?”凌熹落看三岁小孩子一样地看着聂雪凝。

聂雪凝咬牙,“什么啦,聂儿已经不小了,聂儿只比姐姐小一岁,姐姐十五岁,聂儿十四岁。”

“聂儿都十四岁了啊,”凌熹落惊讶的样子,“那聂儿应该也要成亲了。”

聂雪凝看了眼月墨辰,红着脸点点头。

凌熹落把聂雪凝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偏过脑袋,正好挡住了聂雪凝看月墨辰的视线。

聂雪凝回过神来,厌恶的蹙起了眉,继而又甜美地笑起来,“是啊,聂儿也要成亲了。”

只要把你毒死,我就要成亲了。

凌熹落的眼眸微微流转,“你有心上人吗?”

“有啊。”聂雪凝娇羞地回答,“聂儿不好意思说啦。姐姐你真坏。”

“呵呵。”凌熹落敷衍地笑着。

“姐姐,聂儿累了,我回去了哦。”聂雪凝笑着,看了眼月墨辰,跳下树。

尽快回去把植毒炼好。

植毒是全大陆几乎没有人可以解开的毒,纵使冷落是百毒不侵之体也难逃一死。

冷落,到时候我就只能用你这张讨厌的脸皮当上嫡女收管莫渊门了哦。

凌熹落看着远方。

月墨辰看着凌熹落的侧脸有些恍惚,轻轻揽过她的肩膀。

凌熹落并没有反抗。

夕阳渐渐落下。

遥远的千凰国,遥远的你。

千熙晗,你还好吗?

————————

时光飞逝,转眼间一年过去,又是一年夏天。

少女的脚步十分急促,几乎听不见脚步落地的声音。

“爹!!惊喜!!”

身着火红色广袖长裙的少女翻了个跟头从窗户跳了进来,手里是一个不成形的蛋糕。

“我亲手做的哦,就是没有发酵粉,不然肯定很好吃。”

少女将蛋糕放在桌子上,一只手叉腰,一只手不停地扇着风,“呼,呼,热死宝宝了。”

冷莫渊结束了闭目养神,睁开眼睛,“落儿,你怎么来了?”

“哎呀妈,爹,你不会忘了吧?去年夏天你告诉我今天是你的生日的啊,你还叫我一定要记住你的生日的。怎么,忘啦?”

凌熹落调皮地笑着,“爹,快尝尝。”

冷莫渊笑着摇摇头,看到蛋糕的那一刻彻底愣住。

“落儿,你这弄得是什么?”

“蛋糕啊,cake啊,好吃着呢。”凌熹落夸张地说,像是忽然想起来的样子,“爹,你一定是不知道怎么吃蛋糕吧?”

冷莫渊:……

“很简单的,爹。用你的光剑piapiapia切成几块拿着吃,阿木,真好吃……”某落拿着空气咬了一口,然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咬到手指头了!好痛!!”凌熹落皱着小脸,呼呼吹着手指。

冷莫渊扑哧一声笑出来,“落儿,你真是可爱。”

“那当然……啊啊!冒血了冒血了!”凌熹落甩着手指,有一种印度甩饼的即视感。

不对。

凌熹落一愣,自己甩手的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眼熟……

哎呀呀,不想了不想了。

冷莫渊笑着摇摇头,拿过凌熹落的手吹了吹,凌熹落的伤口就立刻愈合了。

“落儿,你最近的瑕术是不是在一直上升?”冷莫渊的目光落在凌熹落头顶的蓝玉簪子。

“嗯,是啊,我都到七十级了呢,现在出去随便浪都不怕什么僵尸啊,小白啊,小黑啊,苦力怕啊,蜘蛛啊……哎不对,扯到外婆家去了。”

“落儿,为什么我给你买了那么多的簪子你始终只戴着那一支蓝玉的呢?”冷莫渊看着凌熹落的头顶。

凌熹落扶了扶头上的蓝玉簪子,“是因为这根簪子怎么戴都不褪色,而且看起来很值钱,我就没舍得扔。”

冷莫渊点点头。

灵气汇聚的御灵石,又怎么会褪色呢?

“落儿,一年了,是时候和履行和辰儿的婚事了吧?”

凌熹落顿了顿,“应该吧。”

只是,对月墨辰始终都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

“姐姐!”聂雪凝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爹爹好,姐姐好。”

。冷莫渊默不作声。

“聂儿啊,嗯?你来干什么呢?”凌熹落态度很好地看着聂雪凝。

聂雪凝灿烂一笑,“我就看到姐姐进来了,我也就跟进来了。另外,我看见姐姐最近睡不好,就特意做了一顿养神餐。”

“OK,没问题。”只要有吃的什么都OK。

聂雪凝笑着,计划一成功。

凌熹落拉着聂雪凝,“聂儿,来尝尝你姐姐我做的蛋糕吧。”

“哎……”聂雪凝一动,袖子里的毒粉不小心洒到了蛋糕上。

“来尝尝。”凌熹落笑着。

聂雪凝往后退了退,蛋糕已经沾了毒,自己吃岂不是丧命了?

“不了,姐姐吃吧。”聂雪凝推辞着,反正只要冷落吃下毒粉,就必须中植毒而死。

“我吃饱了,这蛋糕我做了俩呢,我都已经吃了一个了。要不爹你吃吧。”凌熹落把蛋糕往冷莫渊的方向推了推。

冷莫渊并没有发现毒粉掉进蛋糕,微笑着点点头。

聂雪凝意识到不好。

她并没有想要加害冷莫渊啊。

凌熹落拉着聂雪凝出去,“聂儿,走啦走啦,吃饭去。”

聂雪凝跟着凌熹落出去。

大不了到时候把罪推给冷落,这下毒死了冷莫渊也害惨了冷落,莫渊门就是她聂雪凝的了,一举两得。

凌熹落想起来,“哦,聂儿,我还有件事情要和爹说,我先回去一下,等会儿我自己会去的。”

聂雪凝点点头,迅速离开了冷莫渊所在的区域。

凌熹落推开门,正好看见冷莫渊按着额角有些痛苦的样子。

“爹,你怎么了?”凌熹落担心地看着冷莫渊。

冷莫渊皱了皱眉头,“落儿,你做的蛋糕好像有些问题。”

“啊?问题?”凌熹落看向蛋糕,目光却一下子落在了冷莫渊的手掌上。

“爹,你的手上……”凌熹落捂住了嘴巴,居然长出叶子了。

等一下,这种情况是不是皇后娘娘也有过?

冷莫渊蹙眉,运功了下。

“不好,植毒。”

凌熹落踉跄了几步,“毒……”

“蛋糕里怎么可能会有毒呢?不可能的!”

“我明明吃了一个了,怎么可能会有毒……”

冷莫渊蹙了蹙眉,“落儿,我相信你没有下毒。”

冷莫渊当然知道植毒的厉害,纵使是最厉害的瑕术师也难逃一死。

“爹……怎么办?”凌熹落快要急哭了,怎么办?

凌熹落急急忙忙从腰间抽出月落笛,“爹,月落笛或许告诉我该怎么办。”

“月落笛啊月落笛,请你告诉我怎么救爹……”

月落笛有了动静,渐渐升起来,散发出一个小小的光球。

“爹,这是什么意思?”凌熹落看着冷莫渊,握住他的手,不想让叶子再生长。

“念云珠。”冷莫渊闭了闭眼睛。

“念云珠……”凌熹落喃喃念出。

原来,原来月咏要自己一定要拿回念云珠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自己就那么傻忘了!

“爹,我一定会救你的!”

“傻孩子……”冷莫渊淡淡道。

或许是上天觉得云儿太孤单了,让自己去陪她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