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八十八章 装模作样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195 2016-11-22 11:00:02

  叶苕鸢蹙了蹙眉头,“凝儿,你千万别瞎说啊。”

聂雪凝用力摇头,噼里啪啦往下掉眼泪,“不是的,我只是不小心听爹爹和紫衣姐姐说是一个姓凌的女的杀掉堂兄的……”

凌熹落的眼角轻挑。

叶苕鸢激动地握住了聂雪凝的手,“凝儿,是真的吗?”

聂雪凝偷偷瞥了眼凌熹落,哭着点点头,“是真的,但是我具体真的不知道她是谁……对不起婶婶。”

“婶子,”凌熹落缓缓开口,“您是不是……”

凌熹落凑近叶苕鸢的耳朵轻轻说着四个字。

叶苕鸢的脸色苍白,“落儿,你怎么知道的?”

聂雪凝不明所以,“什么?”

叶苕鸢的脸色微红,“凝儿,你先别管了,我和落儿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叶苕鸢说完就拉着凌熹落的手离开。

聂雪凝跺脚,死-贱-人,到底和叶苕鸢说了什么?

————————

到了叶苕鸢的屋中,凌熹落轻轻放开叶苕鸢的手。

“婶子,生病归生病,可是你不能触犯大陆上的规矩啊。”凌熹落看着叶苕鸢道。

叶苕鸢面色凝重,“落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婶子,不瞒你说,冷珏初是我杀的。”凌熹落坦白道。

叶苕鸢瞪大了眼睛。

“那是他要杀我的时候,我出于抵抗才动手的。”凌熹落按住叶苕鸢。

叶苕鸢看着凌熹落,眼睛红红的,“落儿,我是不想让莫非因为没有儿女而伤心……而且我这病也治不了了。”

“更何况,莫非他……你叔叔就是狂妄自大,才落得如此下场。”

凌熹落抿了抿唇,“婶子。”

“落儿,珏初的死我不怪你。”叶苕鸢坦坦荡荡道,“毕竟珏初我不应该养的。”

“婶子,谢谢你。”

“好了,谢啥谢啊。只是……你叔叔的走我还是……”

叶苕鸢的眼眶不自觉又红了起来。

“落儿啊,你可要好好对你爹。”

凌熹落明白话里的深意。

叶苕鸢明白失去挚爱之人的痛苦,就像冷莫渊一样。

“我会的,婶子。”

————————

阳光初露。

“嫣然……”

千瑞轩抱着身旁的女子,喃喃念道。

那美可的手一紧,“太子……”

千瑞轩睁开了眼睛,看见身旁的女子正背对着他,以为她在害羞。

“嫣然。”

那美可猛地坐起来,“太子,为什么,为什么苏嫣然对你就那么重要!”

千瑞轩震惊。

“那美可?!你怎么在这里?”

“太子,昨天是您抱我来东宫的……”那美可刻意拉了拉胸前的被子,春-光若隐若现。

千瑞轩的头像灌了铅一样的重,“嫣然呢?”

那美可咬牙,“苏嫣然已经走了。”

“什么?!”

千瑞轩怒气冲冲地跳下榻,指着那美可,“那美可,本殿告诉你,别以为被本殿临-幸一次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那美可抹着眼泪,“太子,为什么你在外面大婚那日不来璎珞国迎娶我……”

千瑞轩冷笑,“你以为我真的想娶你吗?那美可,本殿现在就正式告诉你,我就算死了也不会娶你。”

那美可的面色苍白如纸,从床上滚了下来,“太子,你不能这样……我,我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

“如果你不要我,我以后都嫁不出去了……”那美可嘤嘤地哭起来。

千瑞轩撇都没撇那美可一眼,随便拉过一个送早膳的丫鬟。

“我问你,苏嫣然去哪了?”千瑞轩的神色是掩饰不住的焦急。

“回殿下,苏姑娘昨晚就离开了皇宫。”

千瑞轩的心一沉。

苏嫣然该不会多想了吧?

该死,他怎么把那美可当成苏嫣然了呢?

“找,找遍全京城也要给本殿把她找出来!”

“皇兄,怎么了?”千譚莹一来就发现东宫简直鸡飞狗跳。

那美可穿好衣服出来,就看见了千譚莹。

千譚莹冷冷地看着那美可,忽然明白了。

“那美可公主。”千譚莹拦住了匆匆忙忙的那美可。

“千譚莹,你最好别挡本公主的路!”那美可气急败坏,昨天下药的情景好像一不小心被千譚莹看见了。

“可耻。”千譚莹凉飕飕地说,“皇兄不愿意娶你你还往皇兄的床上爬,真恶心。”

“千譚莹!你不要侮辱本公主!你以为你一个嫡公主有什么了不起吗?!”

千譚莹蹙眉,“我一点也不想和你吵,因为我怕和你吵降低了我自己的身份!”

“你……”那美可被噎地一句话说不出来。

“皇兄,嫣然……”

“她走了。”千瑞轩堕落地回答。

千譚莹按了按额角,“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找不到嫣然……”

“找不到她,大不了我终身不娶。”

“皇兄……”

那美可气的鼻子歪到了一边,“太子!你可不能不娶我!”

“闭嘴!”千瑞轩冷冷呵斥道。

那美可嚎啕大哭起来,“你不能这样……”

“你够了,那美可。”千譚莹瞪着她,“如果你还想留下最后一点颜面就走吧!”

“不,不!”那美可吼道,“我一定会让你们得到报应!”

千瑞轩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苏嫣然走了……

嫣然走了……

人都会犯错,为什么你就不能原谅我?

————————

“哎哟,终于爬上来了。”

某个贼眉鼠眼的落落爬上了树。

哎呀没有瑕术的日子可真是难过,爬树靠双手,走路靠双腿,吃饭靠嘴。(最后一个是废话好吗)

找了个合适的位子坐下。

这是玉木阁门前的一棵莫渊门最大的古树。

凌熹落看着犹如水晶宫一样的玉木阁。

他好像最喜欢坐在树上……

哎呀呀呀,想他干什么?反正就是有一点点心动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也不知道那货到底是什么破烂癖好,坐在树上很扎屁股的好吗?!

“落,你爬那么高干什么?”

树下,月墨辰那张看着就很舒服的脸忍不住让凌熹落勾起了嘴角。

“树上看风景呢,你要上来吗?”

话音刚落,月墨辰就已经到了自己身边。

凌熹落往旁边挪了挪,“坐吧。”

“嗯。”

“姐姐!”聂雪凝站在树底下兴高采烈道。

凌熹落不经意地蹙眉,“聂儿,怎么了?”

“姐姐,树上很好玩吗?”聂雪凝笑的纯洁。

“一点都不好玩。”

“姐姐,那我上去陪你好不好?”

“不好。”

“姐姐,你好讨厌哦。”聂雪凝怪嗔道,却攥紧了手心。

凌熹落看着聂雪凝,“随便你。”

聂雪凝灿烂一笑,飞上树,紧紧挨着月墨辰坐下,“墨辰哥哥好。”

月墨辰顿了顿,没理她。

聂雪凝尴尬地收起自己的笑。

“姐姐,你们在玩什么呢?”聂雪凝贴近了月墨辰把头探到凌熹落这边来。

月墨辰脸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