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八十四章 新版小贱人,聂儿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3780 2016-11-18 11:00:02

  月咏陷入了沉思。

也许她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感情的神尊,是不会懂,有一种爱,叫做默默付出。

“我很尊敬你,”月咏抚了抚头发,“我很佩服你的耐心。”

千熙晗轻轻挑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月咏一笑,“只不过,以后什么意思都没有了。”

“其实说实话,以你现在的能力是无法囚禁我的。”月咏抱胸。

“那又怎么样?”

“可是我却并不想回到熹落身边,因为我想我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

月咏踮起脚尖轻轻转了个圈。

“你卖关子真的很没有意思。”千熙晗不冷不热地撇下一句话,“等你的魔性完全褪去,你就是干什么我都不会管你。”

“我没有魔化啊。”月咏轻松一笑。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我希望你看清自己的位置。”千熙晗淡漠的神情简直让月咏有点不敢相信。

月咏扶额,“我就是不明白一件事情,既然你那么喜欢她,为什么不大胆去追求呢?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千熙晗的眼眸定了定,“我不介意给你时间去猜想。”

月咏停顿了十秒左右,才缓缓开口,“其实你们人的思想真的都很奇怪。”

“如果你认为是这样,随便你怎么看。”

月咏看着千熙晗。

熹落啊熹落,你们人的感情为什么就这么复杂。

————————

“阿嚏!!”某人打了个喷嚏。

凌熹落擦了擦鼻子,“咦?又感冒了?”

哎哎不管了,水晶宫一样的玉木阁看完了,现在就是要去吃饭了啊啊~~好幸福的说。

凌熹落嘿咻嘿咻嘿地舒展筋骨下,哒哒哒走出去。

天啦噜,这莫渊门真是每看一次都要感叹一次。

“姐姐。”

“嗯?谁?”凌熹落定睛一看,是聂雪凝。

聂雪凝灿烂一笑,“姐姐,我有这么漂亮的姐姐真是幸福。”

凌熹落看着聂雪凝,聂雪凝脸上满足开心的笑容无论怎么看都不是假的。

凌熹落耸耸肩,“你是……?”

聂雪凝笑的很亲和,“姐姐,我叫雪凝。因为爹不太喜欢我,所以我姓聂。”

“哦。”凌熹落答了一声。

说实话,她不是特别想和莫渊门的任何人交流,更何况……

“姐姐是慕云郡主……啊,我是说娘的亲生女儿对吧?”聂雪凝无害地笑着,亲昵地拉住了凌熹落的胳膊。

凌熹落不自然地抽了抽,“是。”

“真的啊,怪不得姐姐和娘长得这么像。”

聂雪凝欢欢喜喜搂着凌熹落的胳膊,聂雪凝精致漂亮的小脸上始终保持着一抹纯真与可爱。

娘?

那明明是我娘,你也好意思。

凌熹落心里感到不舒服,却没有说出口。

不过,聂雪凝真的很可爱。

凌熹落一笑,“我叫你聂儿怎么样?”

聂雪凝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好啊,姐姐叫什么我都爱听的。”

“姐姐,我们去正厅吧。姐姐今天才和爹爹回来,各位长老一定还不认识姐姐,就由雪凝……聂儿带你去吧。”

凌熹落点点头。

聂雪凝一笑,推着凌熹落,脸上的笑容顿时化作阴狠。

“哎,聂儿,我们是去正厅吗?”凌熹落拉住聂雪凝,看着她失神的样子。

“啊……是。”

聂雪凝回过神,看着凌熹落有些狐疑地看着自己,手心紧紧攥起。

该不会刚刚的表情被她发现了吧?

凌熹落停顿了两秒,看着聂雪凝的样子,继而璀璨一笑,“聂儿你想什么呢,真是的。”

聂雪凝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对不起啊姐姐,我刚刚想烦心事呢。”

“哎呀你现在想什么烦心事啊,”凌熹落笑着拍拍聂雪凝,“我们姐妹俩这个时候干什么想烦心事啊。”

聂雪凝笑着。

原来这个凌熹落这么傻,她夺取凌熹落的嫡女之位是绰绰有余了。

只是,到时候杀掉她之后,要易容成她的样子,想到那以后自己要顶着凌熹落的让她讨厌的面孔,聂雪凝就心烦。

“嗯,姐姐真的好好哦~~”

聂雪凝拉着凌熹落的手快速跑进正厅,正好赶上各位长老在商谈事情。

“各位长老好!!”

聂雪凝高高兴兴地笑着喊道。

“啊,是凝儿啊,快来闲青爷爷这里。”

闲青长老对着聂雪凝高兴地招招手。

“别听他的,到岚纹爷爷这里来。”

岚纹长老瞪了闲青长老一下,继而对着聂雪凝慈爱地笑着。

聂雪凝回头看了凌熹落一眼,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就算爹爹让你回来,众长老也不会认同你这个外来人!

凌熹落完全无视聂雪凝脸上的笑容。

聂雪凝厌恶地蹙起眉头,收回了脸上的笑。

“闲青爷爷岚纹爷爷,凝儿今天来是带回门派真正的嫡女,落儿姐姐。”

聂雪凝推着凌熹落,却故意用力推了一把。

凌熹落向前踉跄了一步,惹得众长老一阵唏嘘。

“凝儿你贪玩归贪玩,怎么能随随便便开玩笑呢?”

绫罗长老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抬起头,看着聂雪凝,目光却猛然放在凌熹落身上。

流苏长老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这……这……这丫头……”

“慕云,云儿,是你吗?”

绫罗长老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因为她是众长老里唯一的一位女子,而且年纪最大,所以在众长老中也是最有威望的。

凌熹落朝后退了退,“长老,我是慕云郡主的女儿,不是我娘。”

聂雪凝瞪大眼睛,这结果完全不是她想要的!

绫罗走过来,握住凌熹落的手,因为激动,手都有些颤抖。

“你,真的是云儿的女儿吗?”绫罗颤颤地伸出手摸着凌熹落的脸颊。

“落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凌熹落回头望去,“爹。”

冷莫渊擦过聂雪凝,把凌熹落往自己身后护了护。

“掌门,你说,这丫头到底是不是慕云?”绫罗指着凌熹落对冷莫渊说。

冷莫渊顿了顿,“她是云儿和我的女儿。”

绫罗的脸上淌下两行清泪,“云儿啊……”

“绫罗奶奶……”聂雪凝往前走了几步,“姐姐她是很像慕云郡主不错,但是……”

“不行!!”

一个尖尖的女人的声音传来。

聂雪凝转过身,眼睛红红的,“娘……”

聂玥气的浑身都颤抖着,“你个不要脸的乡下小贱-人!竟然敢跑过来夺凝儿的位置!你……”

“闭嘴。”冷莫渊冷冷地呵斥,“聂玥,你以为你的女儿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吗,你要记住,你曾经也只是云儿的一个奴婢。”

聂玥气的鼻子眼睛歪成一团,“你……你……冷莫渊,你信不信我自杀给你看!!”

“聂玥!”绫罗苍老的声音呵斥,“我是本来就不同意你进门的,要不是有凝儿,你到现在也就是一个平民!”

“现在真正的嫡女回来了,你还要干什么?鸠占鹊巢吗?!”

聂玥攥紧了手里的帕子。

她明明就应该身份高贵!应该享有掌门夫人应有的待遇!怎么可能受一个死老太婆的罗里吧嗦!!

一切,一切都是慕云那个贱-人,为什么所有的好处都是她的,为什么就只有她是身份高贵的郡主,为什么只有她才能有所有人的尊

重,为什么冷莫渊这一生就只爱她一个人!这不公平!

明明都已经是一个死掉的人,居然还有她的贱种回来认亲!!

聂玥用力扣进手心,硬生生地将怒火咽下肚。

绫罗冷冷地瞥了眼聂玥,重新挽起凌熹落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落,绫罗长老可以叫我落儿。”凌熹落浅浅一笑,完全没有察觉聂雪凝的仇恨的目光。

“好!好!”绫罗激动地握紧了凌熹落的手,“落儿,叫我绫罗奶奶就可以了。”

“绫罗奶奶。”凌熹落亲切地叫着。

曾经自己在北京大学,没有生活来源,都靠打扫宿舍楼的梵奶奶给自己预支生活费。

她也曾笑眯眯地让自己叫她奶奶。

可是一年过后,梵奶奶去世了。

那时候凌熹落就很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为什么和她亲近的任何一个人都会遭遇不幸。

先是爸爸妈妈,再是养父,后来连梵奶奶也……

凌熹落的眼眶不自觉地红了。

“落儿,落儿。”绫罗真是越来越喜欢凌熹落。

岚纹皱了皱眉头,“可是,凝儿毕竟陪了我们这么多年,怎么能说让凝儿走就走呢。”

闲青也握了握双手,“是啊,凝儿我们都很喜欢啊,况且凝儿对瑕术还那么熟练,将来的莫渊门百分百是要交到凝儿手里的。”

聂雪凝抹了抹眼睛,“谢谢爷爷们。”

流苏嘲讽似的笑笑,“你们两个老贼还是头一回意见达成一致的啊。”

聂雪凝轻轻抽泣着,嘴角却爬上一抹阴狠的笑。

对不起,这场仗,我一定赢了。

凌熹落淡淡地看着聂雪凝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样子。

她就是不想揭穿聂雪凝,要是直接揭穿了,古代的穿越虐心都是怎么演起来的呢?

其实凌熹落早就看出聂雪凝的不对劲了。

不过,我就是要和你玩玩,增添乐趣嘛,就当是知道了故事情节仍然有条不紊地演出着剧本一样。

绫罗握了握凌熹落的手,“落儿,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肯定要好好收拾这几个老贼——”

绫罗瞪向身后的三位长老。

“哎哎,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

流苏连忙坦白。

绫罗继续瞪向另外两个长老。

“闲青,咱们好像完了。”

岚纹看着闲青。

闲青看着凌熹落,“冷落,你听好。”

凌熹落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几秒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姓冷,“嗯,是的。”

闲青看着凌熹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与慕云相像的脸庞,“我希望你记住,我是站在凝儿这边的。我并不赞同你接手莫渊门。”

“闲青,你什么意思?”绫罗瞪着闲青,“她才是慕云的女儿。”

闲青无所谓地看着绫罗,“绫罗,现在冷落的法术根本比不上凝儿,我刚刚探了下冷落的瑕术等级,也就在三五级徘徊——”

闲青的话还没落地,凌熹落的指尖微微一挑,把自己暂时的等级释放出来。

闲青震惊了下,“冷落,你就算放出你全部的等级你也不如凝儿,我劝你收手。”

“闲青长老,”冷莫渊缓缓开口,“那如果落儿有月落笛呢?”

闲青张大了嘴巴,自己伸手把嘴巴合起来,看向聂雪凝。

聂雪凝的手攥紧。

“闲青爷爷,这莫渊门本来就应该是姐姐以后来接管的,凝儿只想快快乐乐过着平淡的生活。”

聂雪凝故作开朗道。

聂玥听到顿时炸毛了,“凝儿,你说什么?!这莫渊门今后本就应该是你的!!”

顿时,四位长老和冷莫渊的脸黑了下来。

“聂氏,我绫罗现在十分确定,有朝一日,我定让掌门休了你。”绫罗冷冷地瞥了眼聂玥,转身离开。

“我同意绫罗的观点。”闲青破天荒地从了绫罗的想法。

“我当然是同意绫罗的想法了。”流苏道。

聂玥的心往下一沉,“长老,你们怎么能这样?!”

“绫罗是对的。”岚纹缓缓道,“当初是我们做错了,早知道仅仅把凝儿带入门中,根本就不需要聂氏。”

聂玥绝望地看向冷莫渊,“我……”

“聂玥,”冷莫渊开口,“你走吧。”

“爹!!娘只是性子有些莽撞!!求您了!不要赶娘走!!”

聂雪凝哭了起来,抹着脸上的眼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