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八十章 身份揭晓(2)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421 2016-11-14 11:00:01

  “呵,爹?”凌熹落冷笑,“我只是碰巧姓凌罢了,你如果认为世界上所有姓凌的都是你女儿的话,那么你错了。”

凌国公气的浑身发抖,他发誓,如果凌熹落最终还是凌国府的嫡出大小姐,他非要让凌熹落后悔她今天的行为!

“皇上,清水上来了,银针也在,需要现在开始滴血认亲吗?”一个丫鬟恭恭敬敬地端着托盘道。

皇上点点头,“算吧,让云熹郡君和凌国公开始滴血——”

“我不要。”凌熹落毅然而然道。

皇上暗喜,凌熹落这样心虚,一定是因为她就是凌国公的女儿。

“不过请各位放心,我就是怕疼,伤了我的手。”凌熹落无所谓道。

段梦若插出来,“莫非是云熹郡君不想认亲?”

文武百官开始窃窃私语,有的还大言不惭地说凌熹落是大逆不道。

凌熹落的面上始终保持着一抹得体的笑,“既然大家都那么想要本郡君验血,我就不推辞了。”

凌熹落干脆利落地捻起一根细长的银针,快而准地往自己的中指上刺了一下,却停了下来。

“我先试一试水的质量,万一出了差错可不好。”

凌熹落端起碗就咕咚喝了一大口,浅浅擦去了嘴角的水渍,“咸。”

段梦若往后退了退,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心虚。

凌熹落把半碗水往地上用力一甩,瓷碗的碎裂声很是刺耳。

“是谁大胆把碱粉放进水里的?!”凌熹落厉声呵斥。

水质中如果掺杂了碱性物质,即使不是亲生的血也会融合在一起。

“碱粉?”皇后疑问,“熹落,你……”

“回皇后娘娘,碱粉放进水里,熹落的血滴进去,娘娘的血也滴进去,就算是皇上的血夜滴进去,都会融合。”凌熹落说道,字字落地有声。

“原来是这样——”皇后恍然大悟,“快让人换一碗清水来!”

凌熹落颔首,“谢皇后娘娘。”

清水呈上来,凌国公信心满满地滴血,凌熹落也滴血,咬着手指,看着水里的两滴血。

没有融合!!

凌国公的天空像是崩塌了一样,“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凌熹落放下手指,“凌国公,这样的结果您满意吗?”

凌国公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指气的发颤地指着凌熹落,“你!你一定是慕银那个贱人和其他男人的贱种!我杀了你!”

凌熹落往后退,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完全没有可能打过一个壮实的中年人。

皇上的脸色很是难看,如意算盘落空。

段梦若的面色苍白如纸。

凌国公疯狂地爬起来向凌熹落撞去,可是却蓦然间被一道强光挡下——

渐渐的,那道光收回了,往自己的头顶凝聚过去。

凌国公被弹走,却一下子撞到了段梦若。

段梦若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下子吐了出来——

恶心的呕吐物顿时污染了所有人的眼睛。

蔓妃一下子没忍住直接昏倒在皇上怀里。

皇上的脸色更黑了,原以为段梦若能帮助他,没想到这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巴还挡路!!

“传太医!”

自己最宠爱的蔓妃倒了,一定要好好医治!!

太医迅速上来为蔓妃把脉,“回皇上,蔓妃娘娘只是暂时受到了刺激,休息一会儿便罢。只是,需要老臣为段小姐试一下吗?”

段梦若拼命摇头,“不要!不要……呕——”

太医走过来,掐住段梦若的手就把脉。

“回皇上,段小姐是孕吐。”

顿时整个正厅都安静不下来了,都在说段梦若不洁身自好,水性杨花就算了,还怀上了。

凌熹落挑挑眉,段梦若,这是你的下场。

“这时候,孩子的父亲是谁呢?”皇后担忧地看着段梦若,好歹段梦若也是她娘家那边的人啊,之前一个段筱粉她也就算了,可是段梦若可是京城第一美人,这以后还得玷污皇家的荣誉。

“我知道段梦若怀的是谁的孩子。”凌熹落缓缓开口,清澈的眼眸不含一丝杂质,“是柳丞相的儿子,柳慎浮。”

段梦若的脸色顿时难看了,指着凌熹落,“你!你少血口喷人!!”

“是我血口喷人还是你不敢承认?”凌熹落直直地看着段梦若,看得段梦若心里发毛。

段梦若气的发抖,两眼一翻往后退了几步,站住脚跟,目光里充满了杀意。

现在自己的等级因为向柳慎浮那个傻子要来了很多的灵芝神药,等级已经提升到七十了,杀了凌熹落不费吹灰之力!

段梦若发疯一样地用尽全部力气汇聚灵气,猛地向凌熹落冲去——

凌熹落几乎都没有察觉到段梦若要攻击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灵气发出的巨大攻击圈已经近在眼前。

刺眼的光芒让凌熹落紧闭双眼——

一声巨响,整个光线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凌熹落一点一点睁开眼睛,只看见段梦若躺在了地上,胸口扎着一把光剑。

光剑很快消失了,段梦若的胸口却血流不止。

“你……倾……”

段梦若闭上眼睛,彻底断气。

凌熹落的心跳跳的很急促。

段梦若就这样死了?她甚至有些恍惚。

诶?

凌熹落忽然发现所有人都胆怯地看着自己……

忽然一只手拉住了自己,眼前一阵刺眼的光芒,继而场景却变成了御花园的池塘边。

“怎,怎么了?”凌熹落迷茫地看着周围。

“你没事吧?”

“嗯?”凌熹落抬起头,有一瞬间的感觉,千熙晗好像触动了自己体内很久尘封的感情。

“是你救了我?”凌熹落的双眸像是不知所措的小鹿。

千熙晗看着她微微有些愣神,“嗯。”

凌熹落缓缓垂下脑袋,“为什么要救我?”

当然是因为……

千熙晗抿了抿薄唇,不语。

不知道为什么,凌熹落感觉心里好酸好痛,又很感动,这种感觉,她好想掉眼泪。

“我封印了你的夙神。”千熙晗波澜不惊道,“这样你就没有危险了。”

“什么?”凌熹落猛然抬起头,“你封印了月咏?”

怪不得这几天月咏都不在!

“千熙晗!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月咏哪里招惹你了你非要封印她!!你怎么这么无聊!!闲着没事儿干啊!!”

凌熹落吼道,这个男人真的好坏,月咏真是躺着也中枪!

对不起,月咏,原谅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主人……

凌熹落的眼眸渐渐染上了雾气,“为什么……月咏她真的不是死神……”

“你不会明白的。”不会明白月咏到底有多危险,也不会明白,我对你的心。

“我明白!月咏她是无辜的!!你们这些人就只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伤害她!!!”凌熹落吼着,但是为什么每次看着他的眼睛,心里都这么痛……痛不欲生。

千熙晗看着她的眼泪,“你……”真的太笨了,一点儿也不明白。

我那么喜欢你,你就是不明白。

“千熙晗,我劝你解封月咏,我担保她不会破坏世界!更不会破坏千凰国!”

凌熹落咬着牙,眼泪还是不争气地往下掉。

“我恨你!!”凌熹落狠狠地擦了把眼泪,掉头用力地跑着,脚步落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千熙晗看着她微微淡去的背影,没有去阻止她。

堕落地靠在了身后的古树。

明明想要竭尽全力去保护她,为什么还是伤害了她。

千熙晗,你真是个混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