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七十九章 身份揭晓(1)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620 2016-11-13 11:00:02

  “母后。”千譚莹浅浅笑着来到皇后身边。

“莹儿,你怎么不歇息着?”皇后略心疼地抚着千譚莹的发心。

千譚莹摇摇头,“怎么会呢,每年母后的生辰儿臣何时怠慢过?”

皇后笑着无奈地摇摇头。

“皇后娘娘生日快乐哦~”凌熹落热情道。

“嗯?”皇后实在是不明白什么意思。

“母后,熹落的意思就是祝你长命百岁,身体健康的意思。”千譚莹翻译道。

皇后一笑,“看来熹落真是聪明。”

“呵呵……”我该怎么回答呢。

皇后的目光扫了扫凌熹落,小丫头真是越长越开越长越漂亮了。

咻的,皇后的目光猛然落在凌熹落的头顶。

皇后的眼眸里微微有什么划过,继而很好地隐藏起来,“熹落近来可曾安好?”

“好着呢。”睡嘛嘛好,吃嘛嘛香,能不安好吗。

“娘娘呢?上次的植毒可曾完全痊愈?”

“已经好了,熹落真是用心。”皇后的目光里透着对凌熹落的喜欢。

“皇上驾到——”

小公公尖嗓子嘎吱一声,凌熹落心里就跟猫抓的一样难受,这声音堪比电焊哪。

不过,皇上?不应该好好陪着他的蔓妃吗。

凌熹落微微蹙眉,看向门口,果不其然,皇上身后就跟着蔓妃。

凌熹落下意识地拉了拉身旁的苏嫣然的手。

皇上看见凌熹落,面上是掩饰不住的诧异,随即又很快掩藏起来,语气里却好像多了一份冰冷。

“云熹郡君怎么还来皇宫了呢?”

呵呵,那你是什么意思喽?

“今日是皇后娘娘的生辰,正好熹落与皇后娘娘的感情很好,就过来庆贺一番……皇上是不开心吗?”

凌熹落无辜地眨眨眼睛,呵呵,想做她?门儿都没有,窗我也会把窗帘拉上。

皇上面色骤然变得铁青,和一个小姑娘斗气,岂不是还落了他一国之君的面子?

蔓妃出来解围,“姐姐,妹妹只是随皇上来一起祝姐姐身体健康,却不知云熹郡君也在这里……不过真巧,云熹郡君近来可好?”

哇靠,你们古代人打招呼的方式都是问近来可好吗?我近来很好!好的鸟语花香!开天辟地!

“不劳蔓妃娘娘费心,熹落很好。”后宫心计?你觉得我看过甄嬛,看过芈月,看过武则天,看过美人心计你还认为我就会被你哐嚓哐嚓干掉吗?

蔓妃的笑容僵硬了下。

皇后从玉榻上站起,福了福身子,“皇上。”

“请起。”皇上调整好心态道。

皇后淡笑着吩咐下人准备座椅。

凌熹落轻松地抱胸,如果不是怕死,真可以撮起嘴唇吹一首《你做了别人的小三》呢。

“皇后娘娘吉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柳丞相,快快请起。”皇后轻轻笑着,“只是小生辰罢了,柳丞相来本宫的湫奉殿呢,本宫着实感到欣慰。”

柳丞相平身,又对着皇上行礼,“皇上吉祥。”

“爱卿平身。”

“谢皇上。”

凌熹落看着柳丞相,哦,这不就是强了段梦若的那个胖子的老爹吗,虽然没见过,但是弦世说过柳慎浮他爹就是柳丞相。

然而,说好的小生辰呢皇后娘娘?

没到半个时辰,湫奉殿里就聚集了一大波文武大臣,皇后那叫一个头疼啊,敢情是把明早的早朝推到这里来了是吧?

千譚莹的目光有些呆滞地凝视不远处,凌熹落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果然,千譚莹还是没有放下她所喜欢的段夜暇吧——

“皇上!!”

一个熟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凌熹落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整个正厅顿时安静下来。

回眸一看,凌国公的样子很是憔悴,没有了那日的精神焕发。

皇上蹙蹙眉,心里明知道这是凌国公,却还是冰冷地开口,“来人,把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拖下去!”

凌国公疯狂挣开了一旁准备拉走他的御前侍卫,“皇上!老臣是凌毕城啊!!皇上!!老臣是无辜的!都是王大人那个乱臣贼子污蔑老臣的!!”

“大胆,竟然冒充凌国公,还不快点拉下去?!”

一个娇俏的女子出现,对着凌国公一阵呵斥,引来皇上赞赏的目光。

段梦若的脸上挂起得意的笑容。

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一定要拉回自己在皇上心里的地位才行。

“皇上!老臣真的没有冒充!拦江堰的修筑,真的不是老臣贪污的!!”凌国公扑通一声跪下,不停地磕头。

“爹爹!”

凌君雅从人群里跑出来,满脸是泪地拉着凌国公,“爹爹!不要在这里了!我们回去吧!”

“君雅,你等着,我一定会讨回公道的!”凌国公推开凌君雅,继续朝着皇上磕了三个响头,“皇上明鉴!老臣真的没有贪污修筑拦江堰的银子!一切都是王恩那个老家伙干的!”

段梦若鄙夷地看着地上的凌国公,又看向眉头已经皱成一团的皇上,“皇上,梦若认为,凌国公贪污银子而不思悔改污蔑王宰相,就算王宰相没什么意见,但是满朝文武大臣看着,岂不是十分落面子?”

皇上向段梦若投去赞赏的目光,“好,好,段大小姐真是聪慧过人。”

段梦若的脸上浮现自信骄傲的笑容。

凌国公绝望地抬起头来看着皇上,目光猛然落在一旁无所事事挑指甲的凌熹落。

“阿落!还不给你爹爹求求情?!”凌国公瞪着凌熹落。

“啥?”凌熹落嗤笑,“我给谁求情?”

凌国公站起来,凌君雅拉住凌国公,强撑地笑着,“爹爹,你说什么呢,凌熹落她只是碰巧姓凌罢了,你怎么能乱认女儿呢?”

凌国公冷冷地看着凌君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杨百合那个贱人一起串通着陷害阿落,阿落是我的女儿,你,还有你娘,还有秦覃,老夫饶不了你们杀害阿落的事实!!”

凌君雅的脸色苍白如纸,“爹爹,君雅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爹爹,你弄错了吧……”

凌国公推开凌君雅,满目期待地看向凌熹落,“阿落,你可是我的亲生女儿,不会忘恩负义吧?”

凌熹落轻轻挑眉,“国公爷,你瞎扯淡真的不打草稿吗?”

皇上的眉头一紧,不过很快就松了下来。

凌国公贪污拦江堰的银子可是株连九族,如果凌熹落真是他的女儿,那么,正好可以有一个理由……

让凌熹落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之前自己就已经在怀疑凌熹落已经不再为千凰国效力了,可是没想到,连自己的二儿子都帮着她,把自己派过去杀掉凌熹落的各种魔兽瑕兽统统杀了。

要不是国师预测到凌熹落的法力全失,皇上也不会想到在那个时候杀掉她。

如果不是凌熹落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为他效力,他其实会把凌熹落捧得高高的——

可是,就偏偏是她不知好歹。

段梦若轻轻瞟了眼皇上,自然想到了皇上在想什么,连连附和,“不如就请郡君与凌国公鉴定一下吧。”

反正自己早就想杀了凌熹落了,正好借个顺水推舟——

凌国公连连点头,“无论怎样试验,阿落都是我的女儿。”

皇上轻轻蹙眉,“你有根据吗?”

“回皇上,阿落是慕银和老臣的女儿,你看阿落长得如此与慕银相像,怎么可能不是呢——”

凌国公激动地说。

凌君雅抽泣着擦了擦眼睛,这时候无论如何也要靠着凌熹落了。

凌熹落的面上划过嘲讽,“我问你,是谁在我去凌国府的时候怒吼着把我赶出门的?”

凌国公的面色瞬间惨白,干笑着,“那不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我的女儿吗……”

“然而呢?”凌熹落淡淡地抬起头,“你以为你无缘无故的理由会让我相信?”

“你记住,你只能是我凌毕城的女儿,竟然敢这么和爹说话!”凌国公理直气壮地看着凌熹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