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七十八章 无法说出口的感情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023 2016-11-12 11:00:02

  “每一次观赏皇宫,我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嫣然,你说对么?”凌熹落摸了把压根儿不存在的眼泪,煽情满满地看着苏嫣然。

“凌熹落!该哭的是我!你他妈的踩我脚了!!”苏嫣然抓狂地吼着,凌熹落是属牛的吗力气咋这么大呢?

“哦,我一时激动来着,给忘了。”凌熹落无所事事地抽开自己的脚。

苏嫣然翻了个白眼,从怀里抽出一个令牌,“我是四公主的人,让道。”

皇宫宫门的守卫上上下下打量了下苏嫣然一身的太监装,点点头。

“哎等等,你,令牌。”守卫拦住凌熹落。

“你瞎啊,这么美若天仙的郡君殿下看不出来吗?”凌熹落抱胸,满脸的“我是大美人”的表情。

“不认识,皇宫不许放进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守卫固执。

“你……”

“大胆,”苏嫣然替凌熹落解围,“她可是云熹郡君,胆敢冒犯郡君殿下?”

苏嫣然捅了捅凌熹落,“死鬼,勾玉呢!勾玉呢!拿出来啊!”

“哇哦,勾玉啊。”凌熹落坦然一笑,“我丢了。”

“……你他妈属鱼的吗!!”苏嫣然简直要一头撞死,凌熹落的智商真是让她感动地想一个大嘴巴子踢死她。

“嘿嘿……你知道的嘛我这个人就是喜欢丢三落八的,所以嘛,不好意思了啦。”凌熹落抱歉地笑笑。

迎面吹来一阵风,忽然从自己的发髻上吹掉了什么,往地上一看,竟然是一支蓝玉的簪子。

奇怪了,这簪子自己是一直戴着的吗?好像不是自己的,又好像很眼熟。

刚准备弯腰去捡,另一只手就抢先捡起了簪子。

“谢谢。”凌熹落抬起头来,秀气的眉迅速拧成了一团。

千楚阳拿着簪子的手停在半空,“凌熹落,怎么是你?”

凌熹落毫不客气地抢走了蓝玉簪,“皇子殿下怎么会有空闲跑到城门这里来呢?”

千楚阳收回手,嘲讽地哼了声,“你得意什么,不就是本王追求过你一次吗。”

“哈哈哈,追求?”凌熹落伸出手,“我给你一个大嘴巴子算追求吗?你还好意思说,你那么缺人爱啊?”

千楚阳皱眉,“你……”

“我就是我。”

千楚阳扭过头,看到守卫正准备气势汹汹赶人来着,眼眉请挑。

“郡君难道现在还不能进皇宫吗?”

千楚阳得瑟的样子凌熹落真想上去赏他个巴掌。

“怎么样?我喜欢吹风。”

凌熹落一说完,一阵冷风就呼呼吹来,冷的她缩起了脖子。

“放郡君进去。”千楚阳命令一旁的守卫。

“是。”

“嘿,我现在就还不进了。”

凌熹落才不要千楚阳的“施舍”。

苏嫣然拉了拉凌熹落,“哎,倾王来了。”

“哎呀你别闹……等等,什么?”凌熹落回头,果不其然,一束光在跳动着。

妈的,千熙晗真的要每次出场都用这么装逼的方式吗!

凌熹落扭过头,迅速把簪子插在头上,“嫣然,走!”

说完凌熹落大步凌然地走了进去。

她才不要看见一个污蔑月咏的魂淡呢!

“皇兄居然还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皇宫啊。”千楚阳猖狂地笑着。

千熙晗淡漠地瞥了眼千楚阳,“前面左拐,约莫二里。”

“什么?”千楚阳不明所以。

“京城最大的万花楼。”千熙晗浅哼了声,不显得傲娇猖狂也不显得失了气场。

千楚阳先是一愣,随之哈哈大笑,“皇兄真是幽默。”

“这不是幽默,是事实。”千熙晗淡淡道。

“也许是皇兄太喜欢独来独往了,凌熹落都开始疏离你了看见没?”

千楚阳指指已经走得很远的凌熹落的背影。

千熙晗深邃的眼眸折射出点点波光,随着她远去的背影而远去。

淡淡地收回了视线,“用不着你来管。”

“那么我猜对了?”千楚阳嗤笑,“那可真是新鲜了,皇家兄弟争同一个女子……”

“闭嘴。”千熙晗冷冷地瞥着千楚阳,无数杀气在眼底酝酿,“千楚阳,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顾忌父皇,而是我顾忌杀掉你会给我自己留下心理阴影。”

“你……”千楚阳气地浑身都在颤抖。

“你自己看着办。”千熙晗凉飕飕地撂下一句话,然后chua地一下子离开了千楚阳的视线。

————

“莹莹!你去哪了!”某落站在尤雾殿门口吼道。

此时此刻的尤雾殿内……

千譚莹淡淡的抿了口茶,“霖王殿下不知来皇宫是为了给母后庆生?”

段夜暇看着千譚莹爱答不理的样子,心里涌起淡淡的酸涩,“无事,只是我前去倾王府的时候并未找到倾王,便想来把消息传达给你,譚……”

千譚莹的瞳孔微缩。

“四公主。”段夜暇还是咽下了那股冲动。

“什么消息?”千譚莹看着段夜暇,眉头轻轻皱了皱,别开视线。

不能对着他的眼睛。

段夜暇看着她的侧脸,轻轻叹气。

“无碍的,公主嫌麻烦我还是去找倾王吧。”段夜暇起身。

“等等。”千譚莹下意识地伸手抓住段夜暇的袖子。

段夜暇浅浅回头——

“莹莹!你干什么呢?咋不粗来……呃,嫣然,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某落在一脚踹开门之后才意识到好像做了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电灯泡。

苏嫣然捂脸拼命安慰自己不认识她,顺便行礼,“霖王殿下,公主殿下。”

千譚莹触电一般迅速抽开了手,勉强地撑起一抹笑,“落,好久不见。”

段夜暇淡淡地看着千譚莹碰过的地方,淡淡地收回了手。

段夜暇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了凌熹落的头顶,猛地震撼了下。

那抹蓝玉,好像是……

“我还有点事情,失陪——”

说完,段夜暇就匆匆忙忙离开了尤雾殿。

千譚莹的心头涌上淡淡的失落。

自己真是太不争气了,为什么。

为什么还在喜欢着他……

千譚莹勉强地笑笑,“熹落,我们去母后的宫中吧,今天是母后的生辰,而且,马上要天黑了,顺便去用晚膳吧……”

“好!只要有吃的就啥都好!”凌熹落首先举双手双脚赞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