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七十七章 月咏,那个魂淡不相信你怎么办?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23 2016-11-11 11:00:02

  “我……”

为什么,看着他的眼睛,自己居然很难说出谎话。

啊啊,凌小落,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你……怎么知道的。”凌小落垂下脑袋,飘逸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眸子。

“说实话,我并不提倡你和那个叫做月咏的夙神待在一起。”千熙晗背过身。

“为什么?”凌熹落抬起头,“月咏她什么都没有做错。”

“我知道,但是,她在很久以前,是一个死神。”

死神……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告诉你哦,你要是诋毁她我可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凌熹落撑着一抹笑。

她知道死神是什么,煞世的邪魔,可以随意主导人的生死存亡。

远古时代,世界就曾经因为死神的为非作歹而破灭过一次,仅存者十分稀少。

而且,死神是无法控制自己破坏世界的欲望的,而且,力量强大到惊人——

她才不会相信月咏是死神!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却在左右摇摆不定……

“你,在怀疑。”千熙晗缓缓转眸,她的样子很明显是在心虚。

“我没有!我相信月咏,就像我相信太阳永远是绕着地球转一样……呸,地球绕着太阳转。”艾玛,啥时候了还口胡。

“可是你的眼神告诉本王,你在心虚——”

“呸!!”凌熹落的气极了,“你才是死神!我相信月咏,她的存在是我留在这个时代唯一的原因!!”

凌熹落的眼眸染上一抹淡淡的雾气,她抬起袖子用力地擦了擦。

如果一开始没有月咏,她可能就因为失血过多直接葬身在山崖底下了。

她的存在,是她留在这里唯一的原因。

千熙晗的瞳孔猛地一缩。

“可是你真的知道待在一个死神的身边是多么危险吗?”千熙晗微微皱眉,目光浅浅地落在她一直都随身挂在脖子上的那条漂亮的水晶项链上,眼眸动了动。

“月咏她不是死神!我都说了多少遍了!!”凌熹落吼着。

月咏才不是坏人呢……

夙晶因为剧烈摇晃忽然断掉了,而凌熹落并没有发现。

“你别想挑拨离间了,说不定你就是看上了月咏这个强大的夙神而想跟我抢呢!就像千楚阳一样!!都他妈的想对月咏下手!”

凌熹落跺跺脚,气呼呼地打开门跑了出去。

千熙晗的眸色微微沉了沉,伸手轻轻捻起那条夙晶项链。

他只是想关心她。

傻女人,真是够傻的,还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心吗……

————————

“死王八蛋!他妈个杀千刀的!!月咏才不是你说的那样!特么的神经病一个!!”

凌熹落一边踢着路旁的小石子一边骂着千熙晗。

月咏那么萌萌哒,那么漂亮,那么善良的一个妹子,怎么可能容下你那么诋毁呢?

“魂淡!!”凌熹落干脆踢翻了路旁的石柱子。

“林姑娘?”

凌熹落低着头,闷哼了声,反正是不是叫她她不管,正反应一声。

要是不是叫自己,就当自己对着地面发脾气;如果是叫自己,应一声总会让人觉得自己至少不是个聋子。

“你要去哪儿?”

“嗯?谁啊?”凌熹落抬起头,一张有一点熟悉的脸跃然眼前。

陌偌言淡笑,“林姑娘莫非不记得我了……不,是郡君。”

“你……谁啊?”凌熹落明显忘记了眼前这个人。

“姑娘真是有趣。”陌偌言的脸上始终有一抹淡淡的君子一样的笑,和千熙晗那个大混蛋比起来真是好得太多太多了!

哎呀自己真是无趣,现在想他干什么?

再说了,管眼前这个人什么啊,走啊。

凌熹落懒得再瞥一眼陌偌言,擦过陌偌言就朝前走去。

现在离开了倾王府,感觉回涟漪苑可能也会被某些人找到,不如——

“月咏?月咏你在吗?”凌熹落小声地四处张望。

可是只有来来往往的人群。

“月咏?”凌熹落跺跺脚,找月咏的时候月咏到底跑哪儿了??

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自己现在身无分文,该怎么办呢??

正烦着呢。

“熹落?是你吗?”

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悠悠传入自己耳朵。

“苏!嫣然!!”

凌熹落惊喜无比,“苏嫣然!!”

“凌熹落!!”

苏嫣然扔下手上的东西,灿烂地笑着抬手就给了凌熹落一个劈头盖脸的霹雳手,“你他妈的跑哪去了?我找你一个月了都!”

“一个月?我明明才离开五天。”凌熹落捂着小脑袋,迷茫地看着苏嫣然。

“你穿越了啊?”苏嫣然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凌熹落。

“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古代人?”

“谁跟你扯犊子了,我问你你是不是穿越了,怎么可能只有五日呢?明明已经一个月了。”

“呃……”我是穿越了啊,不然我怎么会在这里。

不会是城郊外的那个倾心园,有问题吧?

几乎是瞬间的,凌熹落肯定了这个想法。

“都一个月了啊?!”凌熹落先是诧异,然后脸上的表情瞬间飞了,“多大点事儿,哦对了,你现在住在涟漪苑吗?”

“不,”苏嫣然摇摇头,“我现在是在譚莹的尤雾殿,因为你不在涟漪苑,涟漪苑差不多是等于封了。”

“呃……先不扯这个,我要吃饭,我饿了~”

苏嫣然嫌弃地捏了把凌熹落的小脸,“你看你吃得多胖了还吃。”

“嘿嘿,我没其他爱好,就是喜欢吃~”凌熹落贼呼呼地笑。

“我还没问你这一个月都跑去哪里了。”苏嫣然捡起地上的东西。

“我去修炼了。”和某个魂淡一起。

苏嫣然翻白眼,“得了吧你,还修炼,休假还差不多。”

“嗯,差不多吧……”

“啥?”

“我什么都没说,好了,回皇宫!”凌熹落挽起苏嫣然的手,“诶你不是正在皇宫吗,怎么那么轻易就可以出来?”

苏嫣然点点头,“嗯,今天是皇后娘娘的生辰,譚莹忙着给皇后娘娘庆生去了,特地给了我一身太监服我就出来了。”

“太监服呢?”凌熹落东张西望。

“这儿。”苏嫣然无语地提了提手中的篮子。

“那我该怎么进去啊?”凌熹落开始担忧起来。

“嗯……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咱俩穿同一身太监服呢?”苏嫣然笑着。

“没有可能。”凌熹落无情地推开苏嫣然吗“你扯啥犊子呢?我告诉你,我最近长胖了不少,你准得被我挤死不可。”

“我知道。”苏嫣然叹气,“要不然你就用你郡君的身份进皇宫吧……”

“他妈的你怎么不早说!”凌熹落用力拍了下苏嫣然,愣是把苏嫣然拍的头晕眼花,“你怎么这么傻都不告诉我还有郡君这个身份呢?!”

苏嫣然气的直翻白眼,“你也没问我啊!!!”

“好像说的的确是实话啦……不用在意细节,我们出发!故宫!!呸,天安门!呸,不要在意细节。”

苏嫣然好无语,凌熹落这智商是低,情商再低的话她苏嫣然就直接不要凌熹落得了。

不过,自己还是非常愿意和她永远永远在一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