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七十六章 月老妹儿驾到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236 2016-11-10 11:00:02

  “无聊……”

凌熹落在桌上画着小圈圈,没想到回来京城不能出去还是很无聊啊~~

苏嫣然和千譚莹估计还不知道自己在倾王府吧,所以指望她们俩看来是不行了。

“熹落,你回来了啊。”

一个熟悉的女声悠悠传进凌熹落耳朵里。

“诶?”这声音……好像是月咏。

“你跑哪儿去玩了?我都找不到你了。”月咏轻轻捏了下凌熹落的脸,咔,小丫头怎么几天不见又长胖了?

“月咏?真是你!”凌熹落大大地给了月咏一个专业熊抱。

“滚开!我喘不过气了!!”月咏涨红了脸。

“月咏,我想你了,特别想特别想。”凌熹落抓起月咏的手用自己的脸蹭着。

月咏与往常不同的是,她把散下的卷发束成了古代女子的插簪鬓,发髻上斜斜地插着一根步摇。穿着淡紫色的长裙,除了她头发的颜色与其他人不一样之外,简直改变了她以前的风格穿成古代小姑娘了~更可爱了~

“月咏你怎么换衣服了?”你喜欢玩奇迹暖暖吗?

月咏淡淡地吐气,“不知道算不算好事,现在我身上神尊的气息已经随着你的法术被封印起来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满级的瑕术师,保护你也可以光明正大的了。”

“月咏……”凌熹落吸吸鼻子,“爱死你了!!”

“……我的妈!你别抱了!我快要被你掐死了!!”月咏拼命咳嗽着。

凌熹落松开月咏,“月咏,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我只是沉睡了一段时间,醒来之后神尊之力就被封印了。”月咏叹了口气,“你要给我加把劲恢复法力,否则我都会被你牵连得都不是神尊了。”

月咏抬起眼眸扫了凌熹落一眼,贼呼呼地笑笑,“怎么?你发-情了?”

“呃?”凌熹落懵逼,“你说什么?我发什么?电子邮件?”

“……算了我不和你说话。”月咏淡淡地撇过脑袋,嘴角却爬上一抹淡淡的笑。

“月咏,那我给你捏造一个身份证吧。”凌熹落说道,“哎不对,你就叫小月吧?”

“难听。”

“月月?”

“庸俗。”

“落月?”

“……这是我和你名字的合体怎么的。”

“咏月?”

凌熹落试探性地问道,没想到月咏淡淡地笑了,“好,就叫咏月。”

“可这还不是把你名字倒过来的吗。”凌熹落抱胸。

“随便,要不然叫汐月吧,念着不绕口。”月咏耸耸肩,遮住左眼的刘海下意识地吹动,露出了她漂亮的红色的眼睛。

“汐月……”凌熹落念出来,明眸皓齿一笑,“好听,月咏这个名字更好听。”

“哎……”月咏无奈地摇摇头。

凌熹落笑着,蓦然一道强大的光亮刺啦一声破开了窗户,无辜的窗户英年早逝了。

光剑猛地向月咏戳来——

月咏轻轻皱眉,还没等凌熹落反应过来呢,月咏就已经化解了那道光剑。

“啊,啊嘞?”某女很显然处于懵逼状态。

月咏微微蹙眉,“谁?”

凌熹落反应过来,气哼哼地跺脚,“他妈的谁啊不长眼睛踢足球把我家窗户踢坏了!!哪个小破孩!!”

出现在眼前的是某位王爷墨发飞扬,阳光刺眼地勾勒着他的轮廓。

凌熹落有些愣神,“哇~我偶像~鹿晗~”

千熙晗差点一个跟头从窗户上栽下去。

月咏往凌熹落身后挪了挪,探出小脑袋,“落啊,这就是倾王啊?”

说实话她还真不知道千熙晗长啥样,只是在夙空间里听到这个王爷的声音她就万分确定这是个宇宙炒鸡无敌的大帅哥。

果不其然,真是啊,她家小熹落真是赚到了~~

“凌熹落,你没事吧?”千熙晗淡淡地看着凌熹落,眼底却是有无数异样的情绪在翻涌。

“我,呃,I am fine。”凌熹落好无语,她刚刚骂千熙晗他应该没听到吧?

千熙晗帅气地从窗户上跳下,注意到了从凌熹落身后涌来的强大力量……

居然在第一次见到凌熹落的时候的气息是一模一样的。

“凌熹落,你身后是谁?”千熙晗淡淡地瞥了眼月咏。

“她啊,”凌熹落把月咏拉出来,“她叫月……呸,汐月。”

差点儿就露馅了。

月咏抬起头,“倾王殿下好~啊不是,倾王殿下那啥安的。”

妈呀,真是被凌熹落带坏了。

千熙晗微微眯了眯细长的眸子,“夙神?”

月咏张大嘴巴,“我靠。”

“千熙晗,她不是夙神,她是汐月,汐月!”

凌熹落强调。

妈呀妈呀,千熙晗咋这么腻害呢?哐嚓一下就看出月咏是夙神了。

千熙晗淡淡地勾了勾唇。

凌熹落急的直跳脚的样子,他喜欢。

“你真的要相信!她就是汐月!”凌熹落跺跺脚,“她是我妹妹,总行了吧?”

“嗯?”千熙晗玩味地看着凌熹落,这回还偏要玩玩她了。

月咏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凌熹落,“落啊,他耍你呢你没看出来啊?”

妈妈咪呀,她月咏的主人智商怎么可以这么感人呢?

凌熹落推开月咏,“哎呀你别闹,我跟那谁谈正经事呢。”

月咏:……

“倾王殿下,我老妹儿其实是一个老厉害的瑕术师,她就嗦地窜过来陪我来了。而且……”凌熹落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汐月是来接我回老家的。”

中国扯淡哪家弱,穿越古代凌熹落。

千熙晗的脸色顿时就不对了,“好了,那个凌汐月,你可以走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有汐月保护我就不劳您老人家操心整稀碎的了,我就先走了哈~”

“你试试看?”千熙晗冷着一张脸。

“……”我忍。

“那您老……”

“再敢说一遍老人家试试?”

“老……师,你好哈~呸,重点不是这个,你看你整天把我闷在倾王府,我想去哪里都不行。而且,你又不教我炼药术,整稀碎啊这是。”

“滚。”

千熙晗面无表情。

“那我滚了哈。”真是一开始就不该跑到倾王府拜他为师的!

“休想。”

月咏在一旁都看懵了,“你俩的交流方式一直都是这样吗?”

“是!”某女点头。

“废话。”某王爷毒舌。

月咏:……

“要不依我看,熹落你就先待在这里吧,我还要去玩玩,过几天再来哈~”月咏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了。

“哎呀我去!死月你给老娘滚回来!!”凌熹落想史了。

“凌熹落。”千熙晗忽然道。

“嗯?干什么?”凌熹落转身,满脸的气鼓鼓。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我?”千熙晗凑近了凌熹落,目光里透着怀疑。

“咋地,我偷了你五百万不是?”凌熹落做出一个奥特激光的姿势。

千熙晗:……

“她是……月咏对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