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七十三章 月墨辰的赌约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843 2016-11-07 11:00:02

  “呵呵,正经……”都不知道这个词儿该怎么写了。

千熙晗白了她一眼。

凌熹落擦擦鼻尖,偎着墙,“喂,京城在哪个方向?”

千熙晗微微愣了愣,“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是想,万一你挂了什么的,我总不至于陪葬。”凌熹落没心没肺道。

“滚。”

“好吧我是想回家。”凌熹落说,“你真是莫名其妙的,你自己玩儿就玩儿,还把我拉过来

干什么,真是的。”

千熙晗不语。

倾心园所在的郊外灵气充足,我还不是为了你……

算了,跟她这个傻子也说不明白。

凌熹落看着千熙晗,“说,你是不是想报复我?”

“嗯?”千熙晗微微挑眉。

“我确实是讨厌你没错,然后你也讨厌我没错,但是我现在毕竟是有求于你,不然……”看

着千熙晗愈来愈黑的脸,凌熹落迅速跳开了话题,“你如果恨我直接杀了我嘛,干什么要带

我来这里?让我生不如死吗?”

“没有。”千熙晗淡淡地看着她姣好的轮廓,眼眸微微动了动。

“你不恨我?”

“……本王从没有这样说过。”

“那么,你是不讨厌我喽?”凌熹落的眼睛亮闪闪的,透着期待。

“……”干嘛老是喜欢问这个问题,你是多想我不讨厌你……

“那好啊,我要回家。”凌熹落没心没肺道,“你不讨厌我不就得了,回家!”

千熙晗淡漠地看着凌熹落,“你回去有危险。”

“我知道啊,”凌熹落一副明理人的表情,“会有人保护我的,再说了,月咏说过,我的法

力过个一两年就回来了,我跟你说哦,你要是不让我回家我就……就……”

“嗯?”千熙晗微微挑眉,思绪停在她所说的那个名字上。

又是月咏,到底是谁?

“我是懒得跑,万一跑错了我还得浪个两倍的路程,我傻啊我。”

“是傻。”

“你……算了,不理你。”凌熹落白眼。

千熙晗瞥了眼凌熹落,淡淡地转身,离开。

凌熹落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珠转了转。

落月笛,吹吹应该紫衣就会来救自己吧?

凌熹落抽出腰间玉色的笛子,浅浅地吹着。

多罗米饭搜拉稀吹完之后,毫无动静。

啊?难道要吹泰坦尼克号吗?

哦对对,上次吹了个泰坦尼克号,极天他就来了。

吹吹吹——

悠扬的笛声回荡在山间……

“熹落?你怎么在这里?”

“诶?”这声音好像不是极天吧?

凌熹落仰望天际,空荡荡的,没有人啊。

那么是谁在说话?

凌熹落失望地垂下脑袋。

“我的妈呀!!吓鬼呢这是!”

月墨辰站在凌熹落面前,“熹落?真是你?”

“啊啊对,啊?怎么是你?”凌熹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俊美的月墨辰。

月墨辰淡淡一笑,轻轻扬手从她手上握着的落月笛上抽出一根几乎不可见的银针,“这个,

是莫渊门的毒针。”

“我天!毒针!”

“不过没有毒。”

“吓我一跳,你没事儿瞎扯什么啊真是的。”凌熹落嘟囔着,“你怎么找到我的?”

“因为这根毒针是我的。”月墨辰解释,“嗜月门少主的,当年的冷门主亲自说,要将落月

笛送给莫渊门的少主,那位少主也将是我的妻子。”

“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什么少主。”

凌熹落抱胸。

“可是除了慕云郡主外,根本没有其他人能吹动落月笛,除非,是她的后代。”

“停停停!先不扯这个!你!赶紧的!京城到底在哪个方向?”凌熹落打断月墨辰的话,虽

然她很在意她的身世,不过,身世的秘密,基本上已经是肯定了。

“东边……”

“OK,开奔!”

“凌熹落,你没事儿瞎抽什么风?”

千熙晗的声音冷飕飕的传来,凌熹落感觉后背一阵透心凉啊。

“王,王爷,我……”凌熹落脚尖在地上画圈圈,“我闲着无聊,急急如律令把月少主叫来

玩过家家呢,别在意哈~~”

月墨辰?

千熙晗的眉心微微跳动,抬起头,一眼便看到了月墨辰。

“倾王?”月墨辰似是很惊讶,“熹落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熹落……叫的真亲切啊。

“本王是她的师父,难道不可以带自己的徒儿来这里修炼吗?”千熙晗似笑非笑的眼眸却透

出一股冷飕飕的寒意。

“哦?”月墨辰丝毫不示弱,冷静却又挑衅地看向千熙晗。

凌熹落捂脸,她要赶紧溜。

找着一个空隙,凌熹落以每秒三百米的速度闪了。

“你是不信吗。”千熙晗淡漠地看着月墨辰,深邃的眸子几乎捕捕捉不到一丝丝情绪。

月墨辰嗤笑,“我知道,熹落很优秀,但,你知道她是谁吗?”

千熙晗微微动了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是莫渊门的门主冷莫渊和慕云郡主的女儿,将来她要继承的,可是整个莫渊门。而且,

我嗜月门与莫渊门向来交好,慕云郡主生前已经用落月笛许诺过,她的子女,若是男,便是

世交兄弟,若是女,便是我月墨辰的娘子。”月墨辰露出自信的笑容,那抹笑,始终没有浸

透眼底。

千熙晗眯了眯细长的眸子,星辰一般的眸子里透出浓浓的怀疑。

“你一直在调查?”

“是。”月墨辰回答的十分肯定,“因为除了慕云郡主,根本没有人可以使用落月笛。”

千熙晗讽刺地笑笑,“呵呵,你就那么肯定?”

“那是当然的,不然倾王殿下认为,没有强大的落月笛,一个弱女子会剿灭丧尸群?”

月墨辰抱胸,勾唇。

千熙晗微微蹙了蹙眉。

没想到,这个女子竟如此不凡……

那么,她还是会离开吗……

“倾王,敢打赌吗?”月墨辰自信满满地笑。

“嗯?”千熙晗微微挑了挑眉。

“如果熹落是莫渊门的少主,你就离开熹落的世界,以后,将是我月墨辰一直陪伴她。相反,如果熹落不是,那么,我选择退出,并且永远不打扰倾王殿下您和熹落谈情说爱。”月墨辰的嘴角爬上自信的弧度。

“你,在挑战。”千熙晗用的是肯定,不是疑问。

“如果倾王殿下这样认为也丝毫不为过。”

千熙晗顿了顿。

“哦对了,我忘了提醒倾王,”月墨辰说道,“就算不打赌,熹落她也一定是莫渊门的少主

,我想倾王殿下不用再痴情了……”

“赌。”千熙晗淡淡地撇下一个字。

“倾王殿下真是有胆量,连这样毫无胜券的赌你都敢打。”月墨辰笑。

“如果不打赌,岂不是一点胜券都没有了?”用她的一句话就是,我傻啊我。

月墨辰愣了愣,随之浅笑,“是,不过,倾王,就算熹落她不是少主,也不会喜欢你。”

千熙晗的眸色瞬间变得冰冷,“哦?你是在说她一定喜欢你吗?”

“我可没有这样说过。”月墨辰道。

“据我所知,你可以去查一查一个叫做月咏的人。”千熙晗干脆把麻烦事儿推给月墨辰。

月墨辰顿了顿,“月咏?我好像在史书上看过。”

“你说什么?”千熙晗注意起来。

“月咏好像是一个夙神,在那时候的大陆是最强悍的神尊。就是因为她并没有任何一个主人

,所以,当时的瑕术师都在疯狂地找寻她。只不过,她那时候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你为什

么会问她?”月墨辰怀疑地看着千熙晗。

“没什么。”千熙晗淡淡地隐瞒了事实。

“哦对了,月咏是个女的,如果你觉得熹落会喜欢她那么你真的是失策了。”月墨辰笑了笑

,将灵气汇聚手掌,迅速打在地上。

一阵烟雾过后,月墨辰就不见了踪影。

千熙晗微微陷入了沉思。

她,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

千熙晗轻轻推开屋门,顿时无语了。

凌熹落这到底是什么癖好啊,睡觉蹬被子不说,而且现在才什么时候啊就睡觉了?

她大大咧咧地把光洁的腿插在被子外面,嘴角有一条亮晶晶的口水线。

千熙晗满脸黑线地帮她把被子拉上,真的是不知道,自己看上她哪一点了。

不对,看上?什么时候的事情?

真是和这个女人待在一起久了会被她传染。

“唔,我好喜欢你……”睡着的某某还在说着梦话。

千熙晗一愣,“喜欢什么?”

“你……”某某神志不清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她说的对象并不是自己,心里居然……

有一点开心是什么鬼?!

“喵呜~我爱死你了~”凌熹落阖着眼眸傻笑着,身体不自觉地缠上被子。

这……

千熙晗无语。

“我好爱你啊……炸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