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六十九章 逗比传染全世界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09 2016-11-03 11:00:02

  “我都这样了你还笑?你是不是正常人啊?”凌熹落叉腰,屁屁疼的酸爽才正宗的,“哦对了,霍霍霍,我想多了哈,你大概不是人~”

千熙晗黑脸的颜色坎比锅底,速度坎比闪电侠,白眼坎比多来A梦——多来A梦的眼睛几乎就是一点。

“呃……”我不是故意的。

“sorry,我开玩笑know吗,那我get out了?”凌熹落用葱白的指尖指指门外。

“搜什么瑞,滚回来。”某腹黑王爷一脸认真。

凌熹落扶额,叉腰。

凌熹落,凌小熹小落,凌小小小小熹落,你千万不能动肝火,否则气出心气管梗塞就不能值回票价了!

“那啥,王爷,我就只是开玩笑罢了啊哈哈,你也知道嘛,我这个人,就是逗比+傻冒,有时候大言不惭口不择言了点你千千万万不要生气,否则会得心血管疾病的。”凌熹落一本正经地瞎说八道。

“呵呵。”千熙晗面无表情地来了句,凌熹落却惊讶地跳起来,“哇塞塞瓦,我们现代的常用词在古代也这么流行啊,哎,你是不是也穿越了?我告诉你哦,你这副身体的原主是一个超级腹黑且魂淡的……”

“滚。”

“……”好吧,我现在真的确定千熙晗无疑还是原来的千熙晗,根本就没啥灵魂穿越到他身上去。

鼻子忽然痒了起来,一个巨大的喷嚏微微震动着屋檐上的积雪,愣是哗啦啦洒下来把两人活生生地变成了充满艺术气息的雪人。

凌熹落抖掉身上的雪,笑了起来,“你没事儿吧?”

望着少女灿烂的笑,千熙晗有些愣神,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一本正经面不改色地擦掉了脸上的雪还有某人糊涂吧啦的鼻涕,“废话。”

“……能别说脏话吗?”

“废话,你说呢?”

“……得了吧,还不如前者。”

凌熹落不好意思地擦了擦自己的鼻尖,“我不是感冒来着嘛,鼻涕喷出来一点也是无可厚非的。”

“一点?”千熙晗瞪着凌熹落,“都可以汇聚成太平洋了还说是一点?你信不信本王把你丢进垃圾堆?”

“……”凌熹落好无语,“你怎么都把我的话学上了?”

“我听一遍就记得了。”

“呵呵……”果然是听一遍就记得了,看一遍愣是记不住是吧?还要自己念书给他听,怪不得嘞,原来你是在模仿人家瞎纸是不?

千熙晗看着凌熹落如同刺猬一样的小PP,扑哧一声笑出来,“都说让你别乱跑了。”

“可谁知道你他妈的在院子里搁一仙人掌呢?干啥呢?玩植物大战僵尸啊?”凌熹落瞪着千熙晗,掷地有声道。

“可你就要顶着刺猬吗?”千熙晗笑够了,收敛笑容,收回了平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

“你!你不要脸!盯着我屁股看干什么?!”凌熹落脸涨得通红,使劲地跺脚,“哼!不跟你斗!”

凌熹落抱胸,扭过头。

“……”谁要和你一个智障斗。

“哦对了,”凌熹落想起来,“这里是哪儿?”

“城郊。”

“具体方位。”

“城郊。”

“我问你具体方位呢!”

“……城郊。”

某王爷仍然面不改色。

“你……”凌熹落气吐血。

“算了,王爷,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京城?”凌熹落正经起来。

“少则五六月,多则两三年。”千熙晗云淡风轻道。

“……什么?!”凌熹落不淡定了,“你TMD是在逗我呢?!”

“……我没事儿干什么逗弄一个傻子?”某王爷一脸认真。

“你……”

真的不能和千熙晗多说话!否则连现代一个骂街高手都可能会被他整哭。

深呼吸。

“王爷,我先走了。”凌熹落转身,随意地拍了拍身上的积雪。

千熙晗迅速皱起了眉头,“你不认识路,打算去哪里?”

“……我只是想说我想去吃饭了,我饿了。”凌熹落老无辜地解释。

千熙晗微微挑眉,“可,倾心园并没有一个下人。”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凌熹落撸起袖子,作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你要干什么?烧火吗?”

千熙晗无语地看着凌熹落。

凌熹落一个跟头,瞪了他一眼,“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废话,你嘴里还有象牙不成?”某王爷无情地拆穿。

“……你骂我是狗?!”某个忽然明白过来的某某急得直跳脚。

“反应真慢。”

“千熙晗!”你真是学坏了!!

看来自个儿就不该穿越的,整个古代都会骂街了。

吸气。

淡定,激将法,哈哈哈,孙子兵法,以为俺会上当?

凌熹落转身,一本正经地大喊:“厨房厨房在哪里!!”

千熙晗一个跟头差点栽倒。

“凌熹落,你在干什么?!”

千熙晗瞪着凌熹落。

“我找厨房啊。”凌熹落无辜地回答。

“……”某王爷黑线,“你这样能找到的话我就告诉你生抽不是酱油。”

“哎呀你看我现在把那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扔进菩提树下面的那个兵马俑坑了,让我怎么办?”凌某某不假思索地瞎扯淡。

“……前面右拐就是。”

“我走了再见。”

凌熹落以每秒五十千米的速度闪了。

“……”千熙晗真的好无语。

凌熹落找到了膳房,一开门,一只白翅大鸡就擦着自己的肩膀飞了出来。

“艾玛,吓我一跳。”凌熹落拍拍胸脯,目光猥琐地打量着这只肥鸡。

嘿嘿,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郭郭郭郭郭!!”鸡拼命扯着嗓子叫起来。

“你小点声!干嘛呢!烦死人!”凌熹落没好气地踢了鸡一脚。

鸡:……

“郭郭郭郭郭!”(求你放过我)

“不行。”

“郭郭郭郭郭!”(求你别吃我)

“不可能。”

“郭郭郭郭郭!”(你吃其他吧)

“我就吃你了,怎么滴?!”

凌熹落瞪着鸡。

鸡仔老委屈了,盯着凌熹落看。

“艾玛,别看我,万一你跟我培养出感情来了我也许会以身相许的。”

“……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郭。”(长的好看的那叫以身相许,你这叫强鸡所难)

凌熹落立刻瞪起眼睛,“我长得不好看吗说我好看!!”

“郭郭。”(好看)

“我长得不带劲吗说我带劲!!”

“郭郭。”(带劲)

“你喜欢我吗说喜欢我!!”

“郭。”(滚)

“诶哟嘿,我今儿就把你吃了,还怎么滴?!”

鸡:……郭郭!

把肥鸡处理完之后,凌熹落真是觉得自己好有才,连一只小鸡都能杀得这么漂亮。

后来才发现这是原主的基因本来就很能干,要不然凭着一个宅女能处理鸡?

“面粉,面粉……”凌熹落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面粉,把泡过佐料料酒的鸡放在面粉里翻滚。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阿嚏!”凌熹落若无其事地擦了擦鼻涕,把白白的面粉鸡直接扔进了滚烫的油锅。

肯德基香辣鸡翅!

凌熹落口水成河地看着越来越黄的炸鸡,“嗯!味道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