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六十八章 不靠谱的凌某某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60 2016-11-02 11:00:02

  千熙晗淡漠地瞥了眼凌熹落无所事事的表情,略带嘲讽一样地笑了笑。

凌熹落蹙眉,“王爷?”

“你以前不都是直接叫本王的名字的吗。”千熙晗意味深长地看着凌熹落清澈的双眸,“怎么,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礼节了?”

“倾王殿下,以前是我太不懂事,多有得罪。”凌熹落故意恭恭敬敬。

“呵,得罪?”千熙晗冷笑。

凌熹落皱了皱眉头,“多谢王爷救命之恩,我必当感激不尽。”

“慢着。”

“嗯?”凌熹落转身,对上那双漆黑深邃如星辰的眼眸,有些心慌地别开了视线。

“本王问你,为什么你的燃吟气息还有灵气全部消失了?”千熙晗直接切入主题。

凌熹落顿了顿,才忽然想起自己因为元神出窍而失去了法力,微微颔首,“是的。”

“为什么?你是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才怪,当然是为了炼制精髓凝。

“你在撒谎。”千熙晗淡淡地瞥了眼凌熹落微微绞动的双手。

凌熹落抬起头,淡淡的烛光勾勒着少女的倩影,“我哪敢骗你?”

千熙晗看着她微微呈金黄色的边缘有些愣神。

凌熹落往后退了退,“我希望倾王殿下能够认认真真教授徒儿炼药术,之后,王爷大可不必和我呆在一起,也够的清静……”

“够了,”千熙晗冷冰冰地打断凌熹落的话,看着她倔强的脸庞,“你到底在急什么,急着逃离本王?本王有那么可怕?”

“没有。”凌熹落脸不红心不跳。

“那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对啊。

自己在逃避什么,难道是逃离他?应该不是,否则她又怎么会愿意当他的徒弟。

难道是在逃避他有挚爱之人的事实吗……

“我不希望给您添麻烦。”

“你认为你给本王添的麻烦还少吗?”

“……”干脆说我烦人不就得了。

凌熹落深吸一口气,“我……”

呃,我想说啥来着?

千熙晗看着她乱转的水眸,微微顿了顿,手轻轻抬起,抚上她如瀑布一般的长发……

凌熹落抬起眸子,“干什么?”

“没什么,帮你扶一下簪子。”顺便,将蓝玉簪也插在了她的发髻上。

凌熹落狐疑扫了他一眼,奇怪,抽风?

“多谢。”

“你以后就不要乱跑了。”

“啊?”

“……你现在没有法力,乱跑就等于作死。”千熙晗面无表情地把这个残酷的事实说了出来。

“呵呵,我乱跑,你从哪儿看出来的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明明是一个宅女啊……”

凌熹落呵呵了。

“……”倾王殿下很无语。

“不过谢谢王爷的提醒,”凌熹落淡淡道,“我先走了。”

凌熹落淡淡地转身,一刻也没有停留地走了出去。

千熙晗淡淡地扬起嘴角。

果不其然,两秒钟后,凌熹落又跑了回来,“你特么的把我带到哪里了啊?!”

“距京城三百里外的倾心园。”某王爷脸不红心不跳道。

“三百里!!”凌熹落的头磕着墙面,“尼玛我现在走回去你觉得有可能吗?!”

他特么的就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马勒戈壁,他妈的我他妈的又他妈的惹着他妈的了啊!!

现在自己又没有法力,飞回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而月咏……

她也因为自己灵气的消失而沉睡了……

而且,月咏还是待在涟漪苑沉睡的,现在根本就是见不到她了。

忽然感觉生命好孤寂……

“王爷,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啊?”为毛啊??

“让你恢复……不,没什么。”千熙晗别开了视线,看向了窗外的傲雪。

“哎呀,你怎么还这样!烦死人!”凌熹落跺脚。

“还?”千熙晗玩味地勾了勾唇角,“你很了解本王吗?”

“滚!”凌熹落吼了一声。

“有本事你就再说一遍。”某王爷的脸刷然就黑成了锅底。

“滚,滚……滚啊滚啊滚雪球,一个雪球过去,一呀一个包,一个雪球过来,打呀打不着,一个雪球过去,又是一个包,一堆雪球过去,谁也逃不了。”凌熹落自顾自地唱起来。

千熙晗:……扯淡。

凌熹落看着窗外的雪,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扯上一旁的披风就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哇,好美的雪。”

千熙晗看着她纯稚的笑容,微微有些愣神。

凌熹落张开嘴,任雪花飘进自己的口腔,可是下一秒脸色突变,“妈了个吧!好难吃!”

千熙晗差点一个跟头栽倒。

凌熹落蹲下身子,抓起一把白雪,利落地团成雪球,照着电线杆……呸,柱子就扔了过去。

雪球打在柱子上,顿时散开。

凌熹落叹了口气,小小的热气从两片樱唇里吐出来,在寒冷的空气里汇聚成小小的白烟。

“哎,就我一个人,好无聊~”

哼,都怪千熙晗,要不是他把自己带到这么个鬼地方,现在自己一定和苏嫣然千譚莹打雪仗,加一个形容词,欢快地稀里哗啦地打雪仗。

凌熹落看向窗户,千熙晗正悠然悠悠然悠悠悠然地喝茶。

我靠,茶神码的能有娃哈哈好喝?!

凌熹落翻了个白眼,千熙晗这神码品味啊,喝啥不好非要喝茶,那可是除了从**排出来的液体之外最难喝的东西了!

哼哼,我恶作剧!

凌熹落环顾了四周,目光落在了一块巴掌大的板砖上面。

鬼鬼祟祟地摸了过去,寻俗团了一个雪球,边团边把板砖揉进去,待得揉圆了,凌熹落的嘴角爬上一丝坏坏的笑。

叫你拽哦,叫你抽哦,叫你疯哦,看我不砸死你。

凌熹落缓冲了一下,使劲把“雪球”扔向了千熙晗——

力的冲击,凌熹落啪唧一下坐在了雪地里……准确来说,是一不小心坐在了仙人掌上。

……

忍,我忍着我也要看着千熙晗是怎么死的。

马勒戈壁,大冬天的在院子里放仙人掌!等到把你砸死了我非得把你的遗体丢进太平洋不可!

凌熹落忍痛从仙人掌上站了起来,眼看着抛过去的雪球一下子被千熙晗的随身灵气瓦解得只剩下一块闪亮亮的砖头了。

凌熹落:……

“麻麻啊!!!”

这不是真的!

“怎,怎么了?”千熙晗懵懵的,“你在杀猪?”

“滚!”

某王爷的光剑随时随地就可以射过来了。

凌熹落哭丧着一张脸,“滚滚江水妈的不是人,你看你说的这不是废话,水要能是人那还得了。”

呜呜,我和你没完。

凌熹落痛苦地转过头,咬着牙拔掉了PP上一根老长的有毛线针长的仙人掌刺儿,还是没忍住,哭了。

“呜呜……就算全世界都把我挽留,我也不愿意,在找这罪受,你他妈的,就是个禽兽……”凌熹落一边念改编版的《至少我想死》的歌词儿,一边稀里哗啦地流眼泪,一向爱装逼的倾王殿下还是没忍住,笑地那叫一个一鸣惊人一笑千金一枕黄粱一败涂地一心一意一七得七的。

“你他妈的还敢笑?!”

真是没办法在他面前装高冷,因为千哥哥总会有NNN#-**-%(系统暂时损坏)种方法让你想活着不成想死也是个难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