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六十七章 昏厥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617 2016-11-01 11:02:02

  冷风不断地往披风里头吹着,凌熹落缩了缩脖子,轻轻叩了叩倾王府的大门。

大门开了,门童探出头来,“哪位?”

“我,凌熹落。”

门童一笑,“郡君请进,王爷在书房呢。”

凌熹落点点头,拉了拉披风,走进倾王府。

自己到底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呢。

凌熹落握了握手中的白瓷瓶,没关系,只要自己是认真地去炼药,千熙晗应该不会说什么的。

王府里,雪花飘飘,给地面铺上了一层白色的地毯,一踩一个小窝,雪地上很快就留下一串属于她的脚印。

凌熹落笑了笑,蹦蹦跳跳地又踩了一会儿,忽然感觉头有点痛,应该是着凉了,就停下了动作。

少女欢快踩雪的情景落入千熙晗的视线。

凌熹落拉了拉披风,将自己的身体裹得紧些,轻轻敲了敲书房的门,“王爷,我可以进去吗?”

少女平缓沁心的声音缓缓流进千熙晗的心里,“进来。”

凌熹落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推开门走了进来,“两天的期限已经过了,徒儿来送药。”

从屏风后面探出的小脑袋盯着自己看,千熙晗不自然地别开了视线,“嗯。”

接着继续把玩手里光滑的蓝玉簪子,簪子上的蓝玉上清清楚楚地雕刻着一个美丽的字眼:落。继而看向了窗外的鹅毛大雪。

凌熹落拍拍身上的雪,将瓷瓶放置在红木桌上,偷眼看了下千熙晗。

目光落在他手上的蓝玉簪子上,又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窗外了大雪,唯一对他的一丝丝期待瞬间破灭。

玉,雪……

果然,他从不曾忘记玉雪。

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凌熹落的面上划过嘲讽,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王爷,我先走了。”

“等等。”

千熙晗几乎是很自然地叫了出来。

凌熹落转身,淡漠地看着他深邃如星辰的眼眸,“王爷,如果您还要我帮你炼药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没时间。”而且,她的法力已经全部废了。

凌熹落淡漠的神情微微牵动着千熙晗心头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外面太冷了,你不打算待一会儿吗?”

“不用了,我还要回去,月咏还在……没什么。”凌熹落别开视线。

千熙晗为她脱口而出的月咏这个名字略带自嘲地笑笑。

“是,有心爱的人就是不一样。”千熙晗像是在自言自语,不经意地用指尖摩挲了下簪子。

同样的一句话,却牵引出两条不同的思路。

她还是着急她最爱的人吧。

他还是惦记着他挚爱的人吧。

真是可笑,她的一切都与我何关。

真是嘲讽,他喜欢别人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王爷,对不起。”凌熹落低头。

“何出此言?”

“美玉,白雪,她的名字里的字眼总是那么美,即使她不在了,他还依旧惦念着她,王爷,你说对吗?”

凌熹落自己先嘲讽地一笑,“反正跟我又没关系。”

千熙晗无言。

明明是一个大大咧咧疯疯傻傻的丫头,为什么就能牵动那份确切来说是永远没有动过的情?

凌熹落的头又开始疼了,大概是从魔界出来还不能接受世界的变迁造成的反噬。

“王爷,没什么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凌熹落淡淡地颔首,转身绕过屏风。

屏风上画着的是一个回眸女子,可是,她却不会回眸,留给你的,就只是一个决绝的背影。

他还没有来得及找借口挽留。

从窗子看出去的,仍是她走在雪地上的背影,然后,走着走着,忽然像一片叶子一样倒了下来……

凌熹落更是觉得身体虚弱了,没想到眼前一黑就昏厥过去了,好像依稀在眼前的,是一双深邃如星辰的眸子,她不能去看,因为,她怕被看穿……

雪花落在自己的发丝,凌熹落感觉身体一轻,她是快死了吗……

好累,使不上一点儿力气。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千熙晗冲进了雪地里,果然,她昏过去了。

该死,她真是的。

不过这时候他竟有一丝自私的欣喜,他可以多看她一会儿了。

哪怕就只是一秒钟……

轻轻托起少女娇小的身体,她的眼眸,月眉,樱唇,一切都美的那么不可思议,妙不可言……

————

千譚莹扶着苏嫣然,回头看向千瑞轩,“皇兄,我先带嫣然走了。”

千瑞轩深深地看了苏嫣然一眼,“嗯。”

千譚莹嘿嘿一笑,转身扶着苏嫣然,压低声音道,“告诉你一件事情哦,皇兄喜欢你。”

“啊?”苏嫣然诧异,“不可能吧,别逗我了。”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千譚莹笑嘻嘻道。

“哦……”苏嫣然淡淡地回答。

居然会有人喜欢自己。

“你喜欢皇兄吗?”千譚莹看着苏嫣然。

“不告诉你。”苏嫣然耍坏。

“哼,我就告诉皇兄你喜欢他咯。”

“……”你咋不上天?

————

千熙晗轻轻地探了探凌熹落的脉搏,顿时愣住。

为什么探索不到一丝灵气?按照她的燃吟体质,怎么可能没有灵气?

“冷……”榻上的凌熹落紧闭着双眸,苍白无血色的嘴唇喃喃地吐出一个字。

千熙晗眼眸微微顿了顿,握住她的小手,冰凉如玉石。

轻轻直起她的身子,千熙晗从后面将她搂住,属于她的清香淡淡地萦绕在他鼻尖。

凌熹落蹙起的眉头微微松了松,呼吸也变得平缓起来。

大雪纷飞。

千熙晗将下巴搁置在凌熹落的发心,感受着她冰冷的温度。

居然没有任何的灵气,难道是因为元神出窍吗,可是,她又为什么会元神出窍。

幸好,她在他的视线里才晕倒的,不然晕倒在大街上,她如果不在了,他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说不上来对她的感觉,更多的,也许应该是对妹妹的那种感觉,想保护她吧。

凌熹落不自然地动了动身子,蓦然握紧了千熙晗的手,“不要离开我……”

千熙晗被她突如其来的话整的有些发懵,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眸色微微有些加深,浅浅地吻着她的长发,“我不会离开你。”

一小滴温热滑落在他的手背。

“爸爸,妈妈,我想你们……”

那种被父母抛弃,被全世界抛弃的孤寂,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回味。

亮晶晶的泪水挂在凌熹落白如凝脂的脸颊,千熙晗眸色微沉,细细地吻去了她的泪水。

妙不可言的触感渐渐让他的理智有些混乱,慢慢地,他缓缓吻上了她的樱唇。

就只是简简单单地贴着而已。

心跳得有些跟不上节奏。

她温软的呼吸浅浅的,淡入淡出,像是一只酣睡的小猫。

凌熹落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因为这里有你,一切都那么不单调……

当细长的睫毛触碰到眼帘时,千熙晗迅速地离开了她的唇,果不其然,凌熹落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

“嗯。”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

凌熹落垂着眼睑,“我怎么了?”

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不对了,凌熹落才开口问到。

“你晕倒在雪地里了。”千熙晗淡淡地回答,看她的眼神微微多了点什么。

“谢谢你,王爷。”凌熹落抬起精明清澈的眼眸,语气仍带着一份疏离。

“男女授受不亲,我先走了。”

凌熹落掀开被子,动作并不慢地下榻。

“你就那么想回去吗?”千熙晗背对着凌熹落问道。

“我明明记得好像有一个人对我说男女授受不亲的。”凌熹落理了理长发,“我就不给王爷添麻烦了。”

“凌熹落!”

“我在呢。”

凌熹落不紧不慢地看向千熙晗,“王爷有何分赴?”

“本王很想问问你,你为什么偏偏对我这么冷落?”

凌熹落淡漠地瞥了眼千熙晗。

“对不起,那么我该用什么心态来对待王爷您才不以下犯上呢?”

“原来的你。”

“原来的我?”凌熹落反问,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没有改变任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