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六十六章 法力尽失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690 2016-10-31 11:00:02

  苏嫣然睁眼。

千譚莹趴在自己的榻边,轻轻地睡着了。

天已经亮了。

苏嫣然的眼眸顿了顿。

千瑞轩坐在了桌子旁,手轻轻支着下巴,阖上的眼眸有孩子的纯净。

“嫣然,你醒了?”

千譚莹睁开眼睛,欣喜道。

苏嫣然的后脑勺狠狠地疼了下,“怎么了?”

千譚莹站起来,“我去给你叫人煮东西吃,你等等我。”

千譚莹高高兴兴地跑了出去。

千瑞轩也朦朦胧胧地醒来,一眼便对上苏嫣然那双漂亮的大眼睛。

“莹莹……”千瑞轩喃喃念道。

苏嫣然:……

“我叫苏嫣然。”苏嫣然真的好无语。

千瑞轩淡淡地笑笑,“昨晚睡的好吗?”

“嗯,挺好的。”

千瑞轩来到了自己面前。

苏嫣然下意识地僵硬。

千瑞轩帮自己拉了拉被子,又轻轻抚摸了自己的后脑勺,“还疼吗?”

好暖心,我快哭了……

苏嫣然点点头,“不疼了。”

不对吧,太子殿下咋不抽风了呢?

“那个,太子,您矫情……不对,您娇贵,就别管我了,我很好的,哈哈哈。”苏嫣然一边干笑一边扯被子盖上。

千瑞轩一愣,“啊?”

“……”听不懂人话是吧?

“我说您不用关俺了,俺挺好……”苏嫣然边说边挪动身子,一个没坐稳,吧唧一下掉地上了。

苏嫣然摸着自己的腰,真是和凌熹落待在一起久了也会变笨啊。

此时此刻身处魔界的凌熹落打了个喷嚏。

“没事吧?”千瑞轩深受拉起了苏嫣然。

“太子,你今天怎么了?”苏嫣然爬了起来,盯着千瑞轩像是盯着一个猴儿一样。

“我很好啊。”

“看得出来……”

千瑞轩顿了顿,“你好好休息。”

“嗯,谢谢。”

苏嫣然明眸皓齿一笑。

千瑞轩的眼底有什么划过,收回了想要抚摸她头顶的手,转身走出屋。

千譚莹站在门口,贼兮兮地盯着千瑞轩,“皇兄,你是不是喜欢我家嫣然?”

千瑞轩的耳根有些发烧,“哪有。”

“当了你这么多年的妹妹,你这点小心思我看不出来啊?”千譚莹笑嘻嘻说。

“千譚莹,你真是学坏了。”千瑞轩瞪着她。

“嘿嘿,是我,是我就是我,你咬我啊~”千譚莹笑了笑,转身光速地溜进屋。

千瑞轩看着窗户,也许吧。

————

“小姑娘,我们可不想为难你。你只要吃了我们的包子,成为魔兽,你就可以不用成为我们的午餐了。”老妇人,准确来说是魔兽的头领,猖狂说道。

凌熹落冷静地看着魔兽因为魔化而变的东倒西歪的脸庞,“不可能。”

“拗,小丫头真是拗啊。”魔兽挑衅地上前,用狰狞的脸靠近凌熹落白如凝脂的脸。

“滚开。”凌熹落往后退了退,没办法,月咏无法在魔界里现身,说明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在战斗。

“啧啧,好香的丫头~”魔兽恬不知耻地闻着空气里残留的凌熹落的体香。

凌熹落蹙眉,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魔兽,不禁心生担忧。

她该怎么出去呢?全杀掉魔兽?

“梦魇——”两个字淡淡地从凌熹落的两片樱唇里吐出,魔兽顿时惊地一塌糊涂。

“梦魇?”魔兽面露惊恐。

巨大的梦魇兽从凌熹落身体里窜出来,张大嘴巴笑着靠近了魔兽。

巨量的灵气从体内抽离,凌熹落坐在了地上,仅仅靠着手撑着地,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梦魇需要这么多灵气。

可能是魔界的灵气太过于稀薄了,而且刚刚炼药的时候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灵气。

凌熹落喘着粗气,抬起头看着很多被梦魇兽吞噬的魔兽叫嚣,心里不禁升腾起一层寒意。

自己现在原来可以这么心狠手辣了。

对啊,想要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就不能心慈手软。

“小姑娘,一个梦魇兽就能干掉我们吗?真是异想天开。”魔兽猖狂地笑着,瞬间把梦魇兽捏成了粉末。

“管你怎么说。”凌熹落微微颤抖着从地上站起来,“我是不会去做你们这些丑的要命的魔兽的!”

“你敢说我丑?!”魔兽已经退化成虎爪的手瞬间掐上凌熹落的脖子,“相当年,我可是万花楼的第一美人!”

“呵呵,”虽然被掐的喘不过气儿来,凌熹落仍旧冷笑,“呸,就你现在这样,只配给母猪当侍卫。”

“你……”魔兽气地两只眼球都快蹦出来了,“我现在就让你尝尝五马分尸的痛苦!”

魔兽重重地把凌熹落摔在地上,五只退化成四肢着地的魔兽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五马分尸!”魔兽一声令下,凌熹落气儿还没带喘的就被扔上了一个木架子上,五面各有一个魔兽。

魔兽上来叼住凌熹落的衣服,另外四头也过来撕咬着她,随时随地准备把小小的人儿撕扯成两半。

头领魔兽叉腰笑道,“只要你现在求饶,我就放过你。”

凌熹落闭了闭眼睛,“不可能。”

“你……”魔兽气地面目狰狞,“五马分尸!不需要手下留情!”

“你一个在魔界里被困千年的魔兽,成语还学的不错。”凌熹落逞强,“不过,你顶多拿到二十分。”

身下的木架子竟然忽然变成了铁钉,猛地刺进皮肤,鲜红的液体染湿了自己冰蓝色的衣裙,变成了瘆人的深紫色。

“求饶吗?”魔兽狂妄地笑,“不过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魔兽,分尸!”

五匹魔兽开始疯狂撕扯凌熹落。

“元神!”凌熹落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叫道,霎时间,五匹魔兽被狠狠弹飞,黑暗的魔界顿时光芒万丈。

魔兽头领挡住眼睛,“什么?!”

凌熹落挣扎着从钉子板上滚下来,“马勒戈壁!我让你尝尝被钉子钉的滋味!”

瞬间,有无数根利剑戳向魔兽头领,三秒的时间,魔界英明千年的魔兽头领,就不存在了。

元神漂浮在凌熹落的头顶,渐渐形成人形,举起双手,迅速打出万道光剑……

耳边是魔兽的惨叫。

元神淡笑,重新飞回了凌熹落的身体。

终于,结束了。

“熹落!你担心死我了!”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月咏那两只颜色不同的漂亮眼眸。

“月咏……”

月咏皱眉,看着凌熹落身上被钉子戳的痕迹,“魔兽是不是欺负你了?”

凌熹落倒在月咏怀里,“没什么,我把他们解决了……”

月咏心疼地抚摸着凌熹落的头顶,手顿时僵硬。

“熹落,你不会动用元神了吧?”月咏的神色很是焦急。

“嗯……”

“你耗尽了真气,以后可能就不能使用瑕术了!你就会永远与瑕术无缘了!”月咏急得来回跳脚,“而且,就算你能恢复,在恢复的这段时间里你是不可能使用瑕术的!历史上最短的恢复时间也是一年啊!”

“现在有很多瑕术师都盯上你了,你还不得死路一条?!”

月咏急疯了,就差直接一头撞死了。

“没关系的吧……”凌熹落虚弱地笑,两眼一闭。

月咏叹气,将真气汇聚给凌熹落,果然,在她身上探不到一丝灵气了。

凌熹落得到了真气,身上的伤口愈合,立刻睁开眼睛。

月咏心疼地摸了摸凌熹落巴掌大的小脸,“你都在魔界里待了两天了,肯定瘦了。”

“什么?!两天?!”凌熹落诧异,“可是我只是在里面待了两三个小时啊。”

“魔界和人间是不一样的。”月咏淡淡道。

凌熹落立刻从月咏怀里爬出来,从炼丹炉里取出十颗精髓凝,脸上浮现欣慰的笑容,“你看我成功了呢。”

“是,成功了,可是把你五十级的瑕术搭上了。”月咏瞪了凌熹落一眼,继而闭上眼睛,她要仔细回想帮助凌熹落恢复法力的方法。

凌熹落脚步有些不稳,“那你先待在涟漪苑吧,我出去一下。”

月咏闭着眼睛闷哼了一声。

凌熹落披上雪白的绒披风,推开屋门,外面下着雪,一团一团地抛下来,美的那么不真实。

因为虚弱,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在白雪的映照下更是显得娇弱。

凌熹落回头看了月咏一眼,转身消失在大雪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