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六十四章 莫名的心痛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270 2016-10-30 08:23:23

  “是的。”紫衣面色略显凝重,“不论怎样,我还是比较希望你做门派的少主,那个聂雪凝……算了,不说了。”

凌熹落的眼眸微微流转,面上弥散开一抹淡淡的忧愁,“可是我只是一个农女。”

“不用担心,自会揭晓。”紫衣淡淡地扬了扬眉梢。

凌熹落微微挑眉,“有根据吗?”

“落月笛。”紫衣说着,“除了她,你是第一个可以轻轻松松拿着月落笛的女子。”

难怪……

“我相信你所说的,也希望你不要忽悠我。”凌熹落略显调皮,褪去了那份精明干练,“再见。”

一阵风吹来,席卷着她长长的乌发,发丝有些凌乱地贴上了白如凝脂的面颊。

望着凌熹落的背影,紫衣淡淡地闭了闭眼睛,果然,很像啊。

————

苏嫣然淡淡地抿了一口茶。

因为凌熹落晚上跑到外面去了,她随着千譚莹来了尤雾殿。

“不好意思啊嫣然,”千譚莹略带抱歉地看着苏嫣然,“尤雾殿里没有空房间了,不然你去太子皇兄那里住着吧。”

苏嫣然翻了个白眼,“不要,大不了我跟你一起睡呗。”

“我可没有这种嗜好。”千譚莹缩了缩脖子,“不然你去我母后宫里住也可以。”

“呃,我怎么觉得还不如前者?”

“算了,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去太子殿吧,太子皇兄那里的确有很多空房间的。”千譚莹提议道。

“……”为什么我还没同意你就把我拉出去了?

————

月光淡淡地勾勒着少女的倩影。

凌熹落微微弯曲着双腿,双手撑在身后,轻轻仰起脑袋,看着月空,坐在了……呃,屋顶上。

“熹落。”

一道磁性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凌熹落回头,极天魔尊那张妖孽的俊庞便跃然眼前。

“魔尊?”凌熹落诧异,很快反应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想你了。”极天魔尊不惊不乍不骄不躁不慌不忙脸不红心不跳。

“啊?”凌熹落懵逼,“可是所有人都对你不善,你来岂不是太危险了?”

极天魔尊邪佞地勾了勾唇角,“无人能奈我何的。”

“可是……”

极天魔尊伸手从后面搂住了凌熹落,“熹落,你在担心我?”

“嗯,”凌熹落点点头,“我是把你当作亲人一样看待的。”

极天魔尊的手微微僵硬了下,“是啊,本座也把你当作最重要的人来看的。”只不过,不是亲人。

“爷爷……”

“叫我极天吧,”极天魔尊笑了笑,“爷爷爷爷地喊我显得我很老。”

“极天……”凌熹落略显不自然地喊了出来,“我想问问你,如果你讨厌一个人,会对她做什么?”

极天魔尊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儿,“杀了。”

“除了这个呢?”凌熹落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极天魔尊。

“熹落,你为什么要问这个?”极天魔尊捧着凌熹落的小脸细细端详,没想到才半个月不见,小丫头长得更开了,更漂亮了。

“我很烦恼,有一个魂淡,明明讨厌我还撒谎,还欺负我,不直接杀了我,请问这种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嗯……应该是脑子出问题了。”

“极天,你也这么想的对不对?!”凌熹落有些兴奋,眼睛亮亮的。

“嗯。”她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那就好,那货他就是一个魂淡!呼~我开心多了。”凌熹落扬起一个璀璨的笑容。

“熹落,谁惹你生气了?”极天魔尊恨恨道,他还来不及宠的丫头竟然被欺负了,不可饶恕!

“嗯,一个魂淡,不必理他。”凌熹落无所事事道。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阿嚏!”

凌熹落的眼眸微微一顿,她说千熙晗坏话了,打喷嚏她怎么可能听得见呢?肯定是幻听!

千熙晗不可能在附近的对吧?

凌熹落自欺欺人地捂着耳朵,告诉自己听错了。

“极天魔尊?”

无奈那个熟悉的声音已经来到了耳边,我真的很想问,为什么哪里都有他啊?作者这是为了刻意给男主角加戏吗??

极天魔尊看着凌熹落如同受惊的小白兔一样蜷缩着,一下子了然了,面上划过一丝苦涩,有很快被邪佞的笑容掩盖,“哦,原来是倾王啊。”

千熙晗义演就瞥见了缩起来的凌熹落,淡淡地开口,“徒儿,为何你见了为师却视而不见?”

凌熹落尴尬地爬起来,擦了擦鼻子,“我睡觉来着。”

她垂着脑袋,始终不去看千熙晗深邃如星辰的眼眸,她就可以不被他看穿,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掩饰一些什么。

掩饰什么,根本不需要掩饰啊。

好心好意照顾生病的他,到头来却是得到了他的冷言冷语,能高兴吗?

干脆把不高兴表达出来得了。

“王……王爷。”凌熹落还是不争气地垂下头,“您病好了吗?”

凌熹落话一脱口,千熙晗就咳嗽了两声,“咳,多大点事,当然好了。”

“有你这样扯淡的不?”凌熹落小声说道。

极天魔尊不动声色地握住了凌熹落的手,“熹落,你冷吗?”

凌熹落欣然接受极天魔尊的台阶,“有点儿,极天,不如去喝些热茶吧。”

千熙晗微微挑眉,极天?叫的可真亲切啊,明明……

算了,又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了。

“嗯。”极天魔尊温柔道。

凌熹落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上千熙晗一眼。

“凌熹落,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师傅的吗?”千熙晗不冷不热地盯着凌熹落与极天魔尊交握的双手,眼底划过怅然。

“师傅,你只是我的老师,是教育我的恩人,我对待你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你要脸不?!

艾玛,差点被自己恶心死。

亲生父母……

就仅仅是这样……

千熙晗冷冷地瞥了眼凌熹落垂着的脑袋,“自作聪明。”

“啊?”自作聪明?

“本王要你炼制十颗精髓凝,两日后本王来查收。”千熙晗干脆利落地撂下一句话。

凌熹落抬起头来刚想反驳,千熙晗就不见了踪影。

精髓凝?是什么?

凌熹落叹了口气。

“熹落,那臭小子是不是存心为难你?待本座去收拾收拾他——”

极天魔尊站了起来,眼底弥漫出一层难以察觉的杀气。

“别,极天。”凌熹落伸手拉住了极天魔尊的袖子,“我是徒弟,对师傅的任务是不容置疑的。”

极天魔尊眼底微微划过心痛,“熹落,你可要知道,精髓凝可是一个高级炼药师都无法在两天内炼制一颗的,他居然得寸进尺地说要你炼十颗。”

凌熹落的眼眸微微一顿。

果然还是讨厌吧,毕竟自己总喜欢给他惹麻烦,又杀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没关系,反正她也不打算什么的,她有苏嫣然千譚莹两个好朋友还有月咏就够了。

可是,为什么心却在隐隐作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