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六十三章 身世的猜测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510 2016-10-29 17:57:18

  “你讨厌我就讨厌我呗,干什么撒谎啊?”凌熹落撅噘嘴,抱胸。

“我没有讨厌你——”倾王殿下表示艾玛,真是说不清了。

“那我问你,你不讨厌干嘛亲我啊?我很像吸管吗?”凌熹落瞪着千熙晗,呆萌的样子根本带不上一点点的杀气。

“本王何时……”

“狡辩,还敢狡辩,我来计算计算哈,嗯,远的我记不清了,我就算算最近的,哦对了,我在极魔门的时候,就是你这个魂淡把我亲了,然后我就咬了你,对不对?”凌熹落得意洋洋道,“我可是没有在瞎扯淡,你张嘴看看,一定有我咬的痕迹!”

千熙晗:……

“走开。”某王爷面无表情地推开凌熹落的脸蛋。

“从本文一直更新到现在可以发现,你就是一个不诚实的人!”

“走开。”

“你不诚实!干嘛骗我啊!”

“走开。”

“你为什么讨厌我啊?我明明这么可爱啊。”

“……”前脚问我为什么不讨厌你后脚问我为什么讨厌你,怪不得说女人是一种善变的生物呢。

凌熹落泄气地坐下去,“算了,讨厌就讨厌吧,我又没打算跟你怎么样……”

说到这里,凌熹落自己心里倒是有一瞬间的失望与痛楚。

千熙晗的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就被掩藏。

凌熹落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凌熹落凌熹落凌熹落你在想什么呢!”

千熙晗瞥了眼凌熹落,眼眸很快没有了那份随意,带上了惯有的冷漠,“出去。”

“怎么了?”凌熹落毫不知情地抬起头,“你抽风了?”

“出去。”千熙晗冷冷地重复,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凌熹落甚至觉得屋里简直比外面还要冷。

不然说为什么气场会杀死人呢。

“可是你一直坐着不是很无聊吗,我可以陪你聊天啊。”

凌熹落耸耸肩。

“你还要本王重复多少遍?”千熙晗冷冷地盯着她。

“为什么?”凌熹落不高兴了,千熙晗碰瓷儿,那么她就是碰碰瓷儿的。

“本王要休息。”

“可是你不是说……”

“本王从来不喜欢给你重复同一句话,需要本王撵你吗?”千熙晗面色冷冰,像是千年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尊。

“你莫名其妙!”凌熹落跺跺脚,“我到底说错了什么至于你这样吗?”

“男女授受不亲。”千熙晗站起来,转身朝着榻走去。

“呵,”凌熹落讽刺地笑了一声,“你也知道啊。”

千熙晗微微回头,正好看见凌熹落委屈地擦了擦眼角,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剜了一下。

“我……”千熙晗吞吞吐吐地说出一个字,欲言又止。

“盖好被子,别受凉了。”凌熹落垂着脑袋,擦了擦鼻尖,转身退出门外,伸手关上门。

合上门的那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

凌熹落用力擦了擦,奇怪,千熙晗又没有骂自己,干什么哭啊。

凌熹落啊凌熹落,你心理素质真是越来越差了。

缓缓转身,自己就算是低着头也能熟门熟路地走向大门。

呵,真是讽刺啊,根本没有打算留恋这里的,却如此熟悉,就像他……

不不,你想多了。

“滚!!”

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传来,凌熹落抬起头,看见一个好像是神志不清楚的肥头大耳的男子从一个院子里的屋内滚了出来,衣衫不整的样子似乎在告诉人们他刚刚在做什么。

凌熹落微微挑眉,倾王府里还有小厮和丫鬟敢干这种事情。

不过,刚刚的尖叫声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好奇心的促使让凌熹落探出脑袋,浅浅地往屋里瞥了瞥,屋里浑身是密密麻麻的吻痕的女子让凌熹落吓了一跳。

段梦若怎么在这里?难道她来这里就是为了和倾王府的下人偷-情吗?

不会吧,她那么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会喜欢一个下人?

段梦若颤颤巍巍地靠在榻上,身下流着一滩黏糊糊的血。

少女青涩的第一次,毁在了一个死胖子手里,段梦若也算是够倒霉的了。

凌熹落的眼眸微微顿了顿,看来段梦若是被强了。

可是,她一个十五级的强悍术师,还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胖子?

一瞬间的时间,段梦若和滚出来的男子都不见了踪影,凌熹落正奇怪地四周打量着,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说道:“落丫头,看见了没?”

“弦世道长?”凌熹落诧异地回头。

弦世看见凌熹落那哭得红彤彤的眼睛,皱了皱眉头,“落丫头,那臭小子欺负你了?”

“什么啊,”凌熹落装傻,笑嘻嘻地摆摆手,“哦对了,你说我看见了什么?”

弦世被转移了注意力,“就是整治了那个疯丫头,刚刚给你看见的只是我制造的情景重现,怎么样?那个胖子就是柳丞相的儿子柳慎浮,好-色的一个角色。”

“啊?道长你干什么要整段梦若啊?”她虽然很讨厌段梦若,但是弦世帮她整治了段梦若她还是够惊讶的。

“段梦若那疯丫头,给你家那臭小子下了药,准备当王妃呢!我搅了!”弦世得意洋洋道。

“我家?我没有弟弟啊。”凌熹落无辜道。

“呃……别管了,落丫头,老衲替你做了件事,有没有奖励?”弦世两眼放光地看着凌熹落腰间的落月笛。

“这可不行。”凌熹落捂住了自己的笛子, “这可是我的宝贝。”

“小气。”弦世嘀咕,瞬间不见了踪影。

凌熹落呼了口气,自己的笛子安全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笛子有着一见如故的感觉。

浅浅地勾起了嘴角,凌熹落笑了起来,一切都还好啊。

————————

温暖的阳光,温暖了苏嫣然的心。

“爽~!”

“诶?你在干什么?”千譚莹奇怪地盯着苏嫣然用奇葩的姿势靠在凳子和桌子的交界处。

“熹落告诉我这是晒日光浴!”苏嫣然说道,摆摆手,“你也来啊。”

千譚莹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的,苏嫣然也被带坏了。

“话说回来,熹落去哪儿了?”千譚莹问。

“她啊,去倾王那里了,我看她学习特别用功,就不打扰她了,自己回来了。”苏嫣然翘着二郎腿。

千譚莹哦了声,“一个月后是母后的生辰,我打算叫上她一起去皇宫母后那里玩来着。”

“嗯?不打算办宴会吗?”

“母后喜欢低调,不喜欢热闹,说我带上你俩小姑娘去溜溜就行了。”

“嗯。”“嗯。”异口同声。

此时此刻的另一边……

“谁在那里?!”凌熹落看着眼前猛地一道紫色过去,下意识地往后退。

“别担心,我不会杀你!”

见凌熹落准备来真的了,紫衣立马跳了出来。

“你是……”凌熹落微微蹙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紫衣的眼眸里划过赞赏,“是啊,我叫紫衣。”

“再见。”凌熹落面无表情道,擦过紫衣继续向前走。她才不想耗时间,肚子已经在宣告破产了。

“等等,你现在有危险。”紫衣叫住了凌熹落,“因为你可以独自培育千凰国的毒花,很多瑕术师都盯上你了,你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角色了。”

凌熹落一顿,“怎么了?”

“我们可以保护你。”紫衣看着凌熹落那双分明睿智的双眸,眼底划过惊艳,“你可要知道,你就算有毒花,也抵挡不住将近数千名强悍的瑕术师!”

“你为什么要帮我?不对,是……你们?”凌熹落精明利落的眼眸看着紫衣。

“你……可能是我们莫渊门的少主。”紫衣缓缓道。

“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