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六十一章 倾王殿下病微了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527 2016-10-28 11:00:02

  “啊呜~”

某宝可爱地打了个哈欠,麻麻呀,怎么炼个药都要折腾这么长时间啊?

凌熹落双目无神地看着丹炉,小脑袋一磕一磕的。

“嫣然?”凌熹落四周打量了下,苏嫣然早就不在这里了,我靠,妹匝,不带你这么玩儿的。

凌熹落抬起头来看着千熙晗。

他轻阖着细长细长的眼眸,沁蓝色的火光淡淡地洒在他白皙的面颊上。

凌熹落不自主地掐了掐自己的脸,也没有他的这么嫩啊,我靠,你特么的不仅占了男神之位还抢了女神的饭碗啊,瞧这睫毛长的,坎比铁扇公举的大蒲扇呀。

诶,谁叫你脾气臭的可以nia?不然的话你的追求者都从这儿排到马兰西亚了。

“喂,睡着了吗?”凌熹落睁大眼睛眨着。

“……”

好吧,当我没说。

“咕咕……”一个极不协调的声音插了进来,凌熹落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肚子,呀,库存空了,得去进货。

蹑手蹑脚走到门边,一缕清香飘进自己的鼻子,好香啊,好像是薄荷茶?

凌熹落看去,只见一杯浅蓝色的花草茶端端正正地放在桌子上。

刚刚丫鬟把这个送进来是要干嘛来着?

管他呢,好香,喝。

凌熹落端起杯子,左顾右盼,刚刚碰到一点点茶渍,就呸地吐了出来,“靠!好难喝!”

我擦,倾王府连丫鬟都虐待王爷啊?

凌熹落撇撇嘴,干脆拿着杯子摔了出去,茶盏落地刺耳的声音惊醒了千熙晗。

“你在干什么?”千熙晗不满地看着凌熹落。

“没事儿,扔了一个杯子。”凌熹落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而且,你府里头的小丫鬟简直是想死了,跟乎把呼吧面汤儿一样的东西都送进来,要死啊。”

刺耳的碎裂声同时也惊动了外面的段梦若,段梦若皱眉看着碎片,心里升腾起一层不好的预感。

“哎,师傅,我啥时候能毕业啊?”凌熹落熄灭掉炉火,自炉中取出一枚亮蓝色的丹药。

“以后,反正不是现在。”千熙晗难得没有毒舌。

“哦……那还有多长时间啊?”

“不清楚。”

“约莫多长时间?”

“没有个大概。”

“……”好了,我知道我问不出什么。

凌熹落举起丹药,灿烂一笑,“王爷,你要不要吃啊?”

璀璨的阳光落在她柔和地不可思议的脸庞,衬托得她的笑有一瞬间的梦幻。

千熙晗微微顿了下,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嗯。”

凌熹落把丹药向他嘴边凑了凑,“张嘴。”

“……”我又不是没手。

看着千熙晗有一瞬间的犹豫,凌熹落干脆猛地塞进去,“放心,毒不死你,又不是毒药……等等,我刚刚用的好像是失魂草。”

“……”某王爷面皮抽搐。

“妈呀,赶紧吐出来啊!”凌熹落用力拍着千熙晗的背,“尼玛是不是卡在喉咙里了?”

“没有,我吃下去了。”千熙晗不惊不乍地回答,看着她焦急的样子,不经意地勾了勾唇角。

“我靠!有毒啊!大哥,你不怕死我还怕呢,万一皇上因为我毒死你而斩了我该怎么办啊?”凌熹落在原地蹦来蹦去,“快,你不是很厉害吗,赶快吐出来啊!”

“凌熹落,你有完没完?”千熙晗没好气地瞪着她,“吵死了。”

“……”妈蛋!你丫的毒死了我还不得死路一条?!

“哼,毒死你我可不管……”

段梦若因为好奇没忍住就走了进来,结果看到凌熹落的那一刻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诧异与险恶。

凌熹落并没有察觉到段梦若的存在,叉腰继续叽里呱啦地讲着大道理,千熙晗也不厌其烦地听着,还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段梦若气地脸都扭曲了,心里恶骂:贱人!臭不要脸的!

“不过你真的没事儿吧?失魂草可是一个很厉害的毒药诶。”凌熹落略带担心地看着千熙晗,虽然他顶着张冰山脸但是额头的虚汗肯定不是假的。

要是千熙晗挂了,自己不但学不到炼药的技术还赔了自己的小命,不划算不划算。

“没事。”千熙晗略带勉强,确实有些副作用了,没想到还有那么强大的毒能奈何他。

“扯谎。”凌熹落抱胸,“你骗我?额头冒汗,嘴唇发白,不是中毒了就是肾透支了……呃,当我没说。”

“你赶快解解毒吧,别毒死了。”

段梦若愤愤地跺脚,只好转身准备离开,却迎面撞上了一个喝的酩酊大醉的男子。

男子双目呆滞,好像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

“滚开!”段梦若嫌恶地踢了脚男子。

男子气急了,回口就骂道,“臭-婊-子,知道爷是谁吗?!”

段梦若看着眼前肥头大耳的男子看着就恶心,还没有来得及使用法术,自己就跌进了男子的怀里。

“小爷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柳丞相府的嫡子,柳慎浮!你知道得罪爷的下场是什么吗?!”柳慎浮得寸进尺地用厚厚的嘴唇在段梦若白嫩的脖子上游走着。

段梦若立刻打了个寒战,拼命扯着嗓子叫起来:“倾王殿下!救命啊……呜~”段梦若发出一声暧昧的嘤咛,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柳慎浮贼呼呼的手伸进了段梦若的衣服,狠狠地捏了把那象征女人的两团肉肉。

段梦若抬手就朝柳慎浮那肥胖的大脸上扇过去,一个红红的巴掌印留在柳慎浮的脸上。

段梦若红着眼睛跳开,想趁机逃跑,可还没迈出去,腰肢就猛地被人揽住。

“长得不错,要是让本少爷高兴了就让你做小妾……”柳慎浮猥琐地摸了把段梦若的大腿。

不远处,一个白发苍苍的小老头儿捋了捋胡须,眯着眼睛看着柳慎浮扛着段梦若凌-辱她的情景,喃喃念道,“落丫头,老衲就帮你到此了。”

说着一道光从弦世的身边飞向两人,两人的身影就共同消失在倾王府内。

“什么声音?”凌熹落奇怪地走出门,什么都没有啊,刚刚怎么感觉有人在呼救?

一回头,便看见千熙晗苍白的脸由白变成了红,发烧的那种嫣红。

“呀,你不会真的中毒了吧?”

凌熹落吓了一跳,想伸手去摸千熙晗的额头,又看见自己沾了满手草药汁的双手,干脆把自己的额头贴了过去——

千熙晗一愣。

“别动,要不是怕抹了你满脸的草药汁我才不会碰你呢。”凌熹落瞪着眼睛,带着浓浓警告气味的目光让千熙晗觉得好笑。

凌熹落移开额头,“得,发烧,吃点退烧药打个点滴……呸,你赶紧躺着去吧。没想到那个毒居然没伤到你就只是让你发烧了……”

“……”那不然是要毒死你才高兴是吗。

“走吧。”凌熹落站起来,瞪着千熙晗,“你脑子秀逗了啊?我让你站起来,回房。”

“干什么?”

“废话,我把你弄发烧了我不得照顾你啊,要不是你是我师傅我才懒得理你,走走走,大男人墨迹啥啊墨迹……”凌熹落嘟哝着,大大咧咧地拉起千熙晗,忽然想起来,“哦对了,你住哪里来着?”

“……”千熙晗很无语,“凌霄阁。”

“哦对对对,凌霄阁……怎么走来着……放心,我没有忘掉,走走走,我们一起去郊……呃,我废话有点多。”凌熹落擦了擦鼻子,“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你还能走吗?”

凌熹落怀疑的目光扫着他。

“……”瞧你说的这不是废话。

千熙晗看了凌熹落一眼,“看你后面。”

“我后面……”凌熹落转头,啥都没有啊。

“千熙晗你玩我呢……呃,闪了……”凌熹落无语地看着空荡荡的炼药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