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五十七章 痴人说梦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254 2016-10-24 11:00:02

  紫衣冷哼。

聂雪凝委屈地撇撇嘴,“爹,凝儿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对不对?”

冷莫渊瞥了聂雪凝一眼,“是你娘的错误。”

聂雪凝嚎啕大哭,突然冲着墙猛地撞过去——

一阵紫气用力拉住了聂雪凝,身后传来紫衣的声音,“聂雪凝,如果你死了,主子就会受到莫渊门长老的责备。如果你还想继续呆下去,就给我安分一点,不要以为长老们都宠着你,你就可以拿这个威胁主子!”

聂雪凝擦了擦眼泪,看向冷莫渊,“爹,娘没有错,她只是把凝儿带到这个世上来。”

冷莫渊丝毫不动摇。

聂雪凝又抽泣着,“爹,凝儿只是想让娘和我们一起过上幸福的日子……爹,凝儿真的是这样想的。”

“够了,聂雪凝!”紫衣不耐烦地打断了聂雪凝,“你姓聂不姓冷!”

聂雪凝委屈地低下头,“我知道爹不想认我,十四年来,爹爹一直都是这么对我和娘的。让我跟娘姓,凝儿愿意;让我替爹在长老面前说好话,凝儿也愿意,为什么,为什么爹爹不理解凝儿?”

冷莫渊烦躁不已,“你先回房。”

聂雪凝抹了抹眼泪,点点头,转身离开正厅。

冷莫渊头疼地扶额。

紫衣叹了口气,目光下意识地瞥向冷莫渊的腰间,顿时花容失色。

“主子,月落……月落笛不见了!”

“本门主丢了。”冷莫渊说着,习惯性地摸着腰间,“那是云儿给我的,云儿,对不起……”

紫衣欲言又止,好半天才说话,“下属一定尽力调查云熹郡君的身份!”

冷莫渊看了紫衣一眼,微微点头。

————

“哇噻,早膳好丰盛。”凌熹落悄悄向餐盘伸出爪子。

千譚莹啪地打开她的手,“今天早上父皇要来尤雾殿用早膳,你别乱动。”

凌熹落摇着小爪儿,可怜兮兮地点点头,“皇上闲着吗,早膳非要来这里用。”

“父皇说有重要的事情,想必是不想让人知道吧。”千譚莹说着,抬手挡住了刺眼的阳光,“哦对了,昨晚皇兄跟你说什么了?”

“啊?千熙晗?他抽油烟机啊?”凌熹落傻愣愣回答,“昨晚我倒头就睡,连衣服都没换,千熙晗有和我说话吗?”

千譚莹比她还惊讶,“凌熹落啊凌熹落,本公主不是叫你换件衣服了吗?万一有男人怎么办?!”

“怎么会,尤雾殿不都是女人吗。”

“那么我皇兄呢?”千譚莹抱胸。

“他是稀有物种呗。”凌熹落无所顾忌回答。

某王爷打了个喷嚏。

“昨晚我明明看着皇兄说去找你了啊,你睡着了?”

“啊,要不然呢?”

“可是我没看到他从你房里出来啊……”千譚莹的思绪有点往生育后代那方面想了。

“你傻啊,千熙晗那货不就喜欢爬窗吗?哎呀我去,你真是不了解你自家兄弟儿~”凌熹落一副“过来人”的架势。

“可皇兄是那种不打招呼就闪的人吗?”千譚莹怀疑的目光扫着凌熹落,像某个红外线正在扫瞄犯人。

“是啊,怎么不是呢。”笑死人了,那货就是一会飘来飘去的风筝,你在这儿半夜开着盏台灯狂吃方便面呢,他忽然出现在你的面前,走路连个声儿都没有的,简直要把人吓出支气管炎了。

千譚莹不怀好意地看着凌熹落,“哦?你那么了解我皇兄吗?”

“哎呀我去,瞅瞅你说的这是不是废话,你把我扔在倾王府,结果吴娘把千熙晗各种各样的坏毛病让我背了一通,再来就是他那臭脾气,让我不得不记住啊好吗?!”

凌熹落苦逼,她哪里想啊,还不是她记忆力太好了过目不忘吗(扯淡),要不然谁想去记住那个腹黑的王爷?!

千譚莹:……

“皇上驾到!”

小公公尖着嗓子道。

“譚莹给父皇请安。”千譚莹福了福身,拉了拉一旁的凌熹落。

“熹落给皇上请安。”凌熹落学着千譚莹的样子福了福身。

皇上看了凌熹落一眼,“免礼。”

落座,千譚莹看向皇上,“父皇,找譚莹有何事?”

“主要是来找云熹郡君的。”皇上淡淡地喝了口茶。

凌熹落抬起眼眸,锐利的目光让皇上心里感觉有些熟悉。

“郡君可曾还记得答应过衙门,一个月后归还毒花的?”皇上直奔主题。

凌熹落淡淡地嗯了声。

马勒戈壁,她忘了!(说好的过目不忘呢,扯淡)

“毒花早已培育完成,但前段时间由于事情繁琐,一时间将此事抛却脑后,恕熹落愚昧。”凌熹落说,心里暗暗地呼唤着月咏。

“无碍的,只是,以防敌国突然攻打,请云熹郡君尽快交予霖王。”皇上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忍不住地嘲讽,一个小姑娘,一个多月就能种出毒花?

凌熹落淡笑,“毒花乃是珍贵植物,熹落都常带在身上的,现在不妨就可以拿出来。”

皇上看着凌熹落自信的笑容,不禁有些惶恐,“可以。”

凌熹落自袖中摸出一大束毒花,然而,一直掏出第十束,凌熹落才停下了动作。

深紫色的毒花摆满了整张桌子,皇上小心翼翼地退开,毒花可是随时随地就能吞噬掉人的毒。

侍卫也护在皇上左右。

“是皇上亲自将毒花领走,还是熹落送给霖王?”凌熹落笑,笑地嘲讽,一般人根本听不出她笑里到底有什么异样。

皇上诧异地看着凌熹落,真是怀疑她是不是把霖王府中其他毒花偷了过来,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当时中了毒,没死不说,还剿灭了丧尸,真是才女。

若是重新将凌熹落归顺于自己千凰国……

“云熹郡君真是惊世才女。”皇上夸赞道。

凌熹落一笑,笑地琢磨不透。

千譚莹低声道:“熹落,你哪儿来的毒花?”

“我咋知道呢,呵呵……”凌熹落敷衍道。

千譚莹扫了凌熹落一下,“你很可疑哦。”

皇上端正了姿态,“来人,务必小心将毒花运去霖王府。”

皇上坐下,看着凌熹落,“云熹郡君,朕是真的很希望你嫁给楚阳的。”

凌熹落一顿,千楚阳?那个妄图强-上自己的流氓?

“可是熹落却并不喜欢三皇子。”凌熹落坦诚。

皇上不经意地蹙眉,“楚阳是配不上云熹郡君吗?”

凌熹落笑着摇摇头,不是配不上,就算配得上她凌熹落也看不上。

“那是为何?还是因为……郡君已经名花有主了?”皇上猜疑地打量着她。

“嗯……”

皇上叹气,“为什么郡君就不肯接触接触楚阳呢?”

凌熹落干笑,接触,已经接触了啊,登徒子一个。

“父皇,既然熹落已经心有所属了,你又何必去强求?”千譚莹道。

皇上想了想,“罢了,云熹郡君开心便罢。”

“回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