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五十二章 坏心思的五公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230 2016-10-21 11:00:02

  她,会是慕云郡主的女儿吗?

虽然她的灵魂并不属于这副身体,但是,她却感觉到了原主没有父母亲人强烈的孤独感。

她前生不也是这样吗,无依无靠,幸好她没心没肺,不然像原主这样准得得相思病。

可是,她又会不会是凌国府的嫡出小姐呢?

“阿落?阿落?”

皇后娘娘见凌熹落发呆,不禁出声问道。

“诶?”凌熹落回过神来。

“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凌熹落擦了擦鼻子,“娘娘,你知不知道,念云珠是什么啊?”

“顾名思义,念云珠是一颗法力无边的灵珠,不仅仅是陛下,众大臣也十分重视念云珠,阿落,你问这个作甚?”

皇后奇怪地看着凌熹落。

凌熹落拉了拉面纱,“没什么,我就是好奇罢了,哦对了,娘娘,你的毒严重吗?”

“嗯,蛮严重的,不知道是怎么中毒的,听晗儿说,是一种特别厉害的毒,可以进阶地让人完全变成植物。”皇后说着,“就连发力高强的人也无法完全避免不中毒。”

凌熹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倾王殿下还真是厉害,什么毒都能解……”

“那是因为皇兄用了你的血。”

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清脆的女声中带着些许欣喜的情绪。

“熹落!”

凌熹落一喜,连忙回头。

“譚莹。”皇后微笑。

“母后。”千譚莹福了福身,转头看向凌熹落,“熹落,我就知道你肯定还好好的!”

千譚莹装作抹了把眼泪。

凌熹落笑了出来,“你们怎么都知道了?”

“本来先是二皇兄知道的,再来告诉母后,然后告诉太子哥哥,就是不告诉我。二皇兄居然把你的血放进日月凝潞丹给母后服用,还是我一眼就看到你的血液的不同,才逼问太子哥哥的。那时候我们就在奇怪你的血,为什么丧尸一旦接触了就会灰飞烟灭。后来才发现你的血液里都是花毒,还有一些其他强大的能量……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二皇兄居然拿你的血炼药哎,还给母后吃了,那不是更要毒死人吗。”千譚莹口齿伶俐道。

“呃……”妹咂,你语速能慢点吗?

皇后略带惊讶地看着凌熹落,“没想到阿落的血液竟有医治本宫中的毒的功效……”

千譚莹嘿嘿一笑,“那当然啦,熹落可是惊世才女,她可是段夜暇的毒花毒不死冰水淹不死冻不死极天魔尊虐不死的凌熹落!”

“夸张了点吧……”那当然,本姑娘英明盖世不可一世呢!!

“熹落,我想死你了!你以后要是敢诈死的话,本公主就跟你绝交!”千譚莹傲娇地抱胸。

“譚莹,别胡闹。”皇后拉了拉千譚莹。

“哎呀,熹落不会介意的对不对?反正我是开玩笑的,熹落你就算灭了千凰国我都不会介意的,你还介意什么?”千譚莹拍了拍凌熹落的肩。

“废话,那当然了。”

“啊~熹落,我爱死你了!”千譚莹眼看就要推倒凌熹落了。

“哎呀妈,可千万别,以后你夫君还不恨死我了。”

“我才不要嫁人呢,我喜欢你啊。”千譚莹笑嘻嘻道。

“靠,我才不要同那啥呢!”凌熹落摆出一个凹特激光的样子。

话说,千譚莹不是喜欢段夜暇吗?怎么现在……

“皇后娘娘。”

一个娇俏软弱的女声传来。

皇后转过身,“五公主怎么会得空来这儿?”

千冰婉婉看向千譚莹,目光有一瞬间的阴狠,不过很快便被一丝娇弱替代,“今日婉儿见倾王府中如此热闹,娘娘又身中剧毒,婉儿担心娘娘,便不顾母妃的反对来看娘娘了。”

千冰婉婉看着凌熹落,面上划过一丝疑惑,不过想想也可能是丫鬟侍女什么的,就没多想。

“五公主多费心了。”皇后客客气气道,语气难免生疏了点。

千冰婉婉眼睛里划过什么,坦然地笑了笑,“娘娘还如此隔阂吗,婉儿把娘娘当母妃,怎么还如此生疏?”

“五公主多虑了,”皇后不冷不热道,但是神态令人想到的第一个词仍然是温婉大方,“蔓妃妹妹教出这样一个得体的女儿,本宫若是收为己女,岂不是触逆了蔓妃妹妹?”

千冰婉婉一笑,“母妃既然把娘娘当作好姐妹,那婉儿也把娘娘当作母妃看待。娘娘不必如此客气的,对了,听说娘娘你的身上好像长了植物,婉儿替您看看吧!”

皇后不动声色地抽开了手,“晗儿已经替本宫看过了,服完药,过段时日便好了。”

千冰婉婉厌恶地蹙了蹙眉,这一幕凌熹落看得一清二楚,看来这个什么什么婉儿的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五公主?千瑞轩是老大,千熙晗是老二,千楚阳是老三,千譚莹是老四,那么这个千冰婉婉就是老五了?心机不小嘛。

“娘娘真不必如此客气的。”千冰婉婉说道,千譚莹却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千冰婉婉,母后已经不需要你来看了,你干嘛还要纠缠?你难道不嫌烦吗?”

千冰婉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姐姐,婉儿知道你不喜欢婉儿,但是,婉儿真的不是故意的……”

千冰婉婉抹了把眼泪,那眼泪就如同肯德基厕所里的自动水龙头,一碰,水就更猛烈,流的更加汹涌,“呜呜……婉儿真的……真的没有故意……婉儿……”

千譚莹蹙眉,“得了得了,你现在反而就知道哭了。”

“譚莹,别说了。”皇后轻轻道,“五公主,本宫替譚莹道歉,譚莹就是这个性子。”

千冰婉婉泪眼婆娑地点点头。

千譚莹不屑地抱胸,切了声。

千冰婉婉略不甘心地抬头,“你……”

“哦,我忘了,我性子就这样,婉儿妹妹受不过就走吧。”

千冰婉婉气地攥紧了袖子里的手,指甲狠狠扣进手心,把自己疼地又冒出眼泪来,“姐姐,婉儿,婉儿……”

“千冰婉婉,你打算淹了二皇兄的府邸吗?哭哭哭,有意思吗?”千譚莹哼了声。

千冰婉婉怨恨地抬头,狠狠地瞪着千譚莹,“姐姐……”

“婉儿啊,”千譚莹撇了撇嘴,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女孩子就要自重,不要没事儿就往自己皇兄府里面跑,也不怕被说闲话……哦,我说的不是你往二皇兄这里跑,是整天往楚阳皇兄那里跑,知道吗?”

千譚莹不是不知道千冰婉婉就喜欢半夜三更地往千楚阳的玄青殿里跑,是不是谋划什么篡夺皇位的。

不过千譚莹是不知道,千冰婉婉和千楚阳是兄妹-***。

“姐姐,婉儿只是和哥哥感情好。”

千冰婉婉解释道。

“呵呵,那就好,婉儿妹妹不要坏心思才好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