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五十一章 揭穿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877 2016-10-21 11:00:02

  “什么意思不意思的,倾王殿下,你的笑话很冷知道吗?”凌熹落甩着手,甩手的动作无意间有一种印度甩饼的即视感。

“前脚说不认识本王,后脚就跑到本王府中死皮赖脸地拜师,你也够闲的。”千熙晗不经意地眯了眯细长的如星辰的眼眸。

凌熹落的心跳有些跟不上节奏,不自然地挪开了视线,“哦对了,你划破我的手干嘛?”

“别想岔开话题。”

凌熹落的心突突地跳了跳,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殿下,你是不是该好好学学语文语言表达能力了?”

“脸上贴的那些东西,很重是吧?”

千熙晗似笑非笑地哼了声,“你以为你弄着块面纱挡着再画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脸上我认不出你吗?”

“啥?”凌熹落装傻,“我们之前有见过吗?我咋不记得了?”

说话间凌熹落不自觉地去把面纱拉了拉,让面纱更加贴合自己的脸型,不让人看出什么猫腻。

“好了,皇后娘娘不是中了毒吗,殿下赶紧去医治娘娘吧。”凌熹落低着头,“没事我就先走了,我这几天要回家看望一下我的父母——”

“可你明明昨天才到这里。”千熙晗不冷不热道,“京城的布庄,没有一家小姐的名字只有一个字的。你觉得你会骗过本王?”

“其实我不是什么布庄的大小姐啦,”凌熹落灿烂一笑,“我就是诚心诚意想拜师的,我可没有骗人哦。”

完了完了,我靠,自己穿越过来之前咋就不多玩些奇迹暖暖呢?

现在后悔已经迟了啊——

“这样耍人好玩吗?”千熙晗淡漠地开口,“凌,熹,落。”

“什么凌不凌熹落的,我从来不知道啊。哦,好像之前有一个公主……呸,郡主……呸,什么什么的,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凌熹落装作轻松地调侃,“听说她美的自由自在,自以为是,自作多情,自相矛盾,自内而外,自取其辱呢哈哈哈,我脸上都是痘痘,怎么可能长得像她呢?倾王殿下,你是不是该配一副老花镜了?”

“如果我真的像她的话,那还真是受宠若惊。”

凌熹落嘿嘿笑着,“我先走啦,先去吃好东西了哦,失陪~”

说着脚步有些急促地迈出了炼药塔。

怎么会……

他为什么那么轻而易举地认出自己,难道自己的伪装术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了吗?我靠,怪就怪千熙晗那货视力太好吧。

凌熹落迅速地跑进自己的屋里,扯下面纱,把脸上难看的东西统统摘了下来,连忙低声呼唤着。

“月咏……”

“嗯,我在。”月咏的身形轻巧地落在地上,“谷……谷得…… Good morning是吗?”

“甭管这些,快点帮我变脸。”凌熹落急促地扇着风,虽然冬至了,她还是紧张地冒了一身的汗。

“什么嘛,你本来就很美啊,”月咏对着空气抛了个媚眼,“自然堂冰肌水……”

“得得得,我的优点你不学,不该学的听去了一大堆,快点把我的脸上多弄点雀斑什么的。”

“本尊听说过想让自己更漂亮的,想让自己更丑的你是第一个。”月咏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围着凌熹落转了一圈。

“都怪你啊,”凌熹落没好气地坐在椅子上,“谁叫你不介绍其他人给我当师傅,偏要弄千熙晗。现在好了,我差点被揭穿……不对,已经被揭穿了。”

“哼,死月咏,我不跟你玩了。”

“安啦,你多大了还耍小孩子脾气?”月咏拍了拍她的肩,“你坦诚不就行了?大不了学完之后回老家啊。”

“真的?”凌熹落怀疑地看着月咏。

“那当然,不过前提是千熙晗能不追究。”

“那还不是废话。”凌熹落白了她一眼,“月咏,你就不能巴拉拉的变一些青春痘啊什么的贴我脸上换个样子罢了,那么麻烦干什么?”

月咏恍然大悟,“哦,这么简单啊。”

“废话。”

“我不会啊。”

凌熹落一个跟头栽下去,“尼玛?那时候我叫你帮嫣然恢复伤疤的时候你做事不是挺利落的吗?”

“因为我只会让容貌变的漂亮,又不会让人变的不堪入目。”

“那你就让我变的漂亮地认不出来就行了。”

“我不会啊。”

“你……”凌熹落就差一巴掌呼死她了。

“安啦,你美的不行了,不用再漂亮了。”

“虽然这是不可堙灭的事实啦……但是别以为你拍马屁就可以收买我!”凌熹落抱胸,一副我是正人君子的表情。

月咏嘻嘻地笑,“还有另一个办法,就是重新当回郡君……”

“不可能。”凌熹落摇头如拨浪鼓,“我才不要拘束呢,我要自由自在……”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月咏摇摇头,“你到底要怎么样?”

“嗯……”凌熹落想了想,“好吧,你说了算。”

月咏笑眯眯地拍了拍凌熹落的肩,“这才乖嘛,你首先要做回云熹郡君,然后……拿回属于你的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

“嗯……现在还不能说,总之是你娘的东西。”

“我娘?是谁啊?”

“我怎么知道?”

凌熹落呵呵了,“尼玛说了半天找不到重点啊亲爱的?”

月咏甩了甩紫色的长发,“反正你顺其自然就好。”

“……”等于没说。

“我懒得陪你了,回去种药了哦,拜拜~”

月咏眨了眨蓝色的眸子,一转身,空气里只留下了她来过的淡淡的薰衣草香。

嗯……

反正先要做回郡君吧,拿回东西。

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凌熹落苦恼,她娘又是谁啊?她不是无父无母吗?卧槽,敢情每一个撒旦穿过来的女主都要有强大的背景身份吗?还让不让过上幸福快乐的小康生活了?

她的母亲,不会是凌国府的夫人吧?

凌熹落手脚麻利地拉上了面纱,一脚踢开门,却发现皇后正站在花园中,一只瑕兽蝶正停留在皇后修长的指尖。

“皇后娘娘。”凌熹落快步跑上去,伸手捏住了瑕兽蝶,“危险。”

皇后先是愣了下,随后莹润如玉地笑了起来,“阿落,谢谢。”

哇噻,叫得好亲密啊。

凌熹落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耳垂边垂下的一小缕絮发,“皇后娘娘还好吗?伤到哪里了?听千……师傅说,您好像……”

皇后依旧笑着,抬起手,阻止了要上来拿剑的御前侍卫,“只是中了一些植物的毒,自己染上罢了。”

凌熹落嘿嘿笑着,却蓦然发现皇后的手上有一片绿色,连忙抓起皇后的手,“皇后娘娘,你的手上怎么长出叶子了?”

皇后的笑容微微顿了顿,“染上了植物的毒性罢了。”

这哪是小事儿啊?

“皇后,你赶快让师傅给您治治吧,不然变成植物人就糟了。”

“本宫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个啊。”皇后浅笑,“不过晗儿已经给本宫服下了日月凝潞丹,已经好多了。”

凌熹落的心突然放下了。

“皇后娘娘以后要多注意身体呢。”凌熹落小心翼翼道。

皇后略含意思地瞧了凌熹落一眼,“阿落,你多大了?”

“今年十四岁。”

皇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凌熹落有些局促地揪着自己胸口落下的絮发,“皇后,其实,我其实是凌熹落。”

“我知道。”皇后淡淡道,仿佛她早就料到一样。

“啊?”靠,这母子俩一个个都孙悟空吗?火眼金睛的?!

“娘娘,极天魔尊他并没有对熹落做什么,而是放我回来。娘娘请相信熹落……”

“本宫相信你。”皇后多愁善感的眼眸掠过一丝复杂,“可陛下可未必。要知道,皇上他最讨厌的就是叛徒,他很难相信你的。”

“阿落,你又何必回来受罪呢?”

凌熹落顿了顿,语气坚定,“娘娘,我只希望能够澄清我自己。我不想背上叛国的罪名。”

她的眼眸十分清澈,不含一丝一毫的杂志,莹润如水却不慵懒松散。

皇后顿了顿,不由自主地喃喃念出一个名字:“慕云……”

凌熹落蹙了蹙眉,“娘娘,慕云是谁?”

皇后从回忆的漩涡里回过神来,“也是前人了,是一个风华绝代的郡主,和你长得有八九分相似,本宫第一次瞧见你,还以为看见了慕云的女儿……”

凌熹落顿了顿,“慕云郡主,她有没有留下一个东西在皇室?”

皇后淡笑,“有啊,那年,她为了国家争夺愿灵珠,最后却得重病去世了,愿灵珠也变了一个名字,念云珠。”

“要不是众大臣的反对,说念云珠是国宝,皇上还要执意将念云珠作为慕云郡主的陪葬品呢。”

凌熹落的眼眶微微发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