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五十章 皇后娘娘刷好感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847 2016-10-20 11:00:03

  “我的妈呀!”

凌熹落连忙跳开,避免滚烫的铜鼎砸到自己。

旁边坐着的千熙晗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那啥,千熙……呸,殿下,我不是故意打坏你的铜鼎的。”凌熹落忒狗腿地笑。

千熙晗瞥了她一眼,“你认为一句不是故意有用吗?”

“那怎么办啊?”凌熹落蹙眉,拉了拉脸上薄薄的面纱,却惹来千熙晗对她一阵打量。

“把面纱摘下来。”

“为毛?”凌熹落手指一紧,攥紧了面纱。

“本王难道还不能知道自己的徒弟长什么样子吗?”千熙晗哼哼,“要是太丑了本王就不收你了。”

凌熹落气地顿时想骂脏话,白眼直翻。

没等自己动手,千熙晗就先一步扯下了自己的面纱,饶有兴致地抵着下巴,“嗯,长得真是绝艳,半夜吓死人。”

“呵呵……”倾王殿下,我是不是应该夸你幽默?

凌熹落伸手挡住了虽然惨不忍睹五官却依然精致的脸庞,生怕被看出什么猫腻,“倾王殿下,我是怕吓到你老人家。”

千熙晗的脸唰地黑了,“死丫头,本王只比你大四岁而已!!”

某个被说老的王爷傲娇起来简直恶心死人。

凌熹落就差怀里抱着个垃圾桶狂吐不止了,“呵呵,倾王殿下,我怎么记得我没有告诉你我的年龄……”

千熙晗微微一顿,“凭本王的法力,这点都不知道?”

“哈哈哈……”凌熹落笑地更“欢快”了,她从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千熙晗脸皮还能有比城墙厚的那一天。

从此,凌熹落学会了一种新的数学公式:登徒子+色狼+魂淡+深井冰+拽你大爷+臭脸最佳奖+皮厚脸更厚=千熙晗。

“殿下!”

一个小厮当当当跑了进来,让凌熹落想到两个小学学过的成语:粉墨登场,锣鼓喧天。

怎么有一种小丑上场的即视感?

word妈,凌熹落,你是不是太久没吃药了?该配一副老花镜了。

“皇后……皇后娘娘……”小厮的声音有些哆嗦。

千熙晗眸子一凌,“母后怎么了?!”

小厮吞了吞口水,“皇后娘娘得了重病,太子殿下说,殿下可以医治……”

千熙晗二话不说哗地闪没了。

我去,敢情这没心没肺的倾王殿下也有真正在乎的人啊。

凌熹落点点头,看来千熙晗至少有弱点的。皇后?她见过一次,落落大方,大家闺秀,举止谈吐大方得体,实在是很有风度啊。

嗯嗯,本宝宝累料,粗去玩~

于是某女抓起桌上的甜点迅速开溜了。

————

“晗,母后到底怎么了?”

千瑞轩面色凝重地看着千熙晗。

皇后笑了笑,“无碍的,轩儿,又何必大张旗鼓地来晗儿这呢?”

千瑞轩握住皇后的手,“母后,是不是父皇……”

皇后依然笑着,“你父皇很好,不必担心。”

“可是母后,你都这样了,难道父皇无动于衷,还是等着皇兄去探望你才知道的吗?”千熙晗重重地哼了声,忽然猛地看向窗口,一支利刃迅雷不及掩耳地射了出去,“谁?!”

“我,我!”凌熹落举着双手从窗口跳了出来,“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妈蛋,她只是驻足停留了一会儿,用得着拿出亚当大战夏娃的眼神瞪着她吗。

皇后掖了掖被角,“无碍的。”

哇噻,皇后好仁慈啊。

凌熹落顿时对皇后充满了好感。

“谢皇后娘娘。”

“你来干什么?”千熙晗冷冷地瞪着她。

“我蹓跶来着……”凌熹落擦了擦鼻子,老无辜老无辜地说,“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就蹦进来啦。”

皇后淡淡地笑笑,“你是?”

“她是孩儿近来招收的实习生。”千熙晗咬重的实习两个字。

“我叫落,落花流水的落。”凌熹落笑嘻嘻道,但是忽然想起自己现在是个十足的丑八怪,立刻敛起笑容。

皇后嘴角始终噙着一抹笑,“哦?晗儿可是从来没有收徒的。”

凌熹落囧,皇后娘娘,你这个问题让我如何回答?

“是民女幸运吧。”凌熹落认认真真地扯淡,“倾王殿下很爱民,民女母亲即逝,民女想让母亲得以安葬,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才来拜师的。”

皇后点点头,“晗儿这是应当的。”

千熙晗黑线。

他哪里想收什么乱七八糟的徒儿了?还不是她死缠烂打的?

千瑞轩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凌熹落,“本殿怎么感觉你很眼熟?”

“哪有?”凌熹落哈哈哈地笑着,“我可从来没见过太子殿下啊。”

“你怎么知道我是太子?”

“因为……你像啊。”胡扯八道。

千瑞轩有些忍俊不禁,憋着笑。

“那啥,没事儿我就先走了,拜拜~呸!失陪!”凌熹落说完就赶紧想撤了,岂知被某腹黑王爷拎着衣领闪去了炼药塔。

“我靠,你这么厉害还能带我装逼带我飞,带我飞进垃圾堆啊。”凌熹落满脸崇拜,“但是,你干嘛带我来这里?”

“避免你在皇后娘娘面前失礼。”千熙晗冷冷道,“你最好放正你自己的姿态,别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看清楚自己的位置。”

凌熹落做鬼脸,谁理你?

“长那样就别作丑了,更丑。”千熙晗不冷不热地嘲讽,“跟本王进来。”

凌熹落的心里瞬间像是有一千万只***奔腾而过……他不会让自己赔他铜鼎吧?卧槽,好像真有那种架势。

“千熙晗……呃不对,倾王殿下,你要我做神马啊?”

“什么马都不用做。”

“那干什么啊?”

“别说话。”千熙晗蓦然捂住她的嘴巴,眸光在高高的塔尖上掠过。

“唔……你魂……”淡!

等等。

凌熹落抬起头看着眼前雷峰塔一样高的高塔,不禁蹙眉,这座塔,好像不是倾王府里的。

而且,千熙晗刚刚看塔尖,是在看长发公主还是莴苣姑娘?妈蛋,他自己不会飞啊,不会要自己把头发扯下来给他吧?

凌熹落寒战,哎呀妈,她好像真的不应该到处乱窜的。

抬起手拉了拉面纱,含糊其辞道:“那啥,倾王殿下,你可不可以把你的手先拿开?我很闷……”

“进去。”

“啊?”

“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理解能力太差?”千熙晗白了她一眼。

“你呢?”

“一起。”

“那就好……”万一里面有什么古那拉黑暗之神的她立刻把千熙晗推过去挡刀就可以了。

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太英明了。

“还不快进来?”千熙晗真想一巴掌呼死她,没事儿站在原地叉腰看天脖子抽筋了吗?

“咳,我来了。”凌熹落哒哒哒奔了进去,入眼的是各种各样奇奇怪怪乱七八糟的仪器,咋那么像航天基地?

“呃,千熙晗……我呸,我是说王爷,你到底搞什么名堂?”

千熙晗淡漠地瞥了她一眼,伸手扣住她的手,“是本王来,还是你自己来?”

“来?”个妹啊。

千熙晗:……

“哎呀我的妈妈咪呀!你干什么?!”凌熹落眼睁睁看着自己娇嫩的手刷的被划开一个口子,鲜血淋漓。

“不带人身伤害的!我画个圈圈诅咒你!哎呀别放血了!我快贫血了!我快死啦!马勒戈壁!死变态!放手啊!王八蛋!魂淡!死比!傻冒!”凌熹落破口大骂着,好好的千熙晗是疯了要放自己的血干什么?!

“闭嘴。”某王爷不冷不热,风平浪静地简直可以为某女的抓狂行为形成鲜明的对比,为下文作了很好的铺垫。(语文阅读题基本答案)

“闭你妈妈个大头鬼!你快放手!不然我和你拼命啦!来人啊!有人非礼我啊!啥么保安警察消防员政治农业基金会的来一个救命啊!SOS啊!”

“闭嘴。”

“麻麻!有人欺负小学生啊!”

“闭嘴。”

“法官!有人殴打无辜民女啊!”

“闭嘴。”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大叔大爷大婶大妈叔叔阿姨外公外婆姨妈姨夫姑姑姑父大舅奶奶二舅爷爷大姨奶奶二姨爷爷大姑奶奶二姑爷爷我咒你祖宗十八代!我一拖鞋拍死你!丫的我放你血你高兴不?!”凌熹落拼命挣扎着。

“你够了没?!”某王爷终于忍不了了,忍无可忍!

“呜呜……”凌熹落满脸可怜样。

“……”千熙晗黑线,这死丫头到底有多少面啊?都可以捏饺子了。

千熙晗干脆不理她了,松开凌熹落的手,少女殷红的血滴滴答答地落在瓷钵里,很快融入了瓷钵中央的一粒日月凝潞丹里。

果然……

千熙晗眼神微微复杂地看着不停吹着手的凌熹落。

“很有意思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