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四十九章 拜师,腹黑王爷欠揍哒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485 2016-10-19 11:00:02

  吸气,呼气。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换个姿势,再做一次……

凌熹落,淡定,你现在是一个不认识千熙晗的陌生人,陌生人什么理念know吗?

心平气和,吸气,吐气……尼玛,谁扔了块西瓜皮?!

凌熹落十分光荣地摔了个狗啃泥。

得了得了,不就是拜千熙晗为师吗,有什么关系?自己又不会上演花千骨那样的师生恋!

而且,现在自己是用陌生人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三赛(老师),哪里会有千熙晗下凡然后自家房子烧起来然后爹死了然后自己就当上了蜀山掌门的事情发生?完全扯淡嘛。

OK,OK,凌熹落,淡定哦,你要是不淡定两天别吃饭!

哦不对,我应该爱惜自己的身体才对啊,嗯嗯,你要是不淡定就不到午时不准起床!嗯嗯哒,我就是机智~

凌熹落特地换了一身行头,把自己美的不可一世的脸上画满了斑斑点点的红斑和疮,简直能吓人一哆嗦,看都不敢看,更别提认出来了。

哈哈哈,我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

凌熹落毫无形象地站在倾王府门口大笑。

“喂!那个人!走远点儿!”门口的门童已经在赶人了。

凌熹落连忙遮上面纱,“对不起,我来找倾王。”

门童上上下下打量了凌熹落一下,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好料子,发髻上的流苏簪子也价格不菲,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之类的人物,可身旁连一个丫鬟都没有。

有丫鬟的大小姐都不让进,更何况你?

“倾王今天不在府中!速速离去!”

凌熹落不是不认识这个门童,这个门童的性子就是拗,怎么掰都掰不过来。

算了,自己翻墙进去也可以。

凌熹落狗腿地一笑,急急忙忙溜到墙角,搓了搓手,身形一跃,就跳进了倾王府。

耶,作战成功。

凌熹落竖起了骄傲的剪刀手,一回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老妇人。

“吴大娘?”凌熹落叫住了吴大娘,忽然又骂自己傻,你是脑袋秀逗了吗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叫出熟人的名字?哎呀我去,凌熹落啊,你真是傻到一定程度了都。

吴大娘诧异地回头,下意识地觉得眼前的女子眼熟,却又不像,“诶?倾王府里没有你这个丫鬟吧?”

而且,她穿的那么华丽,怎么可能是丫鬟?

“那啥,我问一下,倾王在家吗?”凌熹落切入主题。

“殿下在花园,姑娘是?”

在花园?哈哈,门童敢骗老娘?

“我是来拜倾王殿下为师的学徒!”凌熹落恭恭敬敬道,“我叫,叫,叫……”马勒戈壁,居然没有提前想好!

“嗯?”吴娘面露怀疑地看着凌熹落。

凌熹落扯了扯面纱,“我叫……”我说我叫洛天依你信么?

“我叫落,落花流水的落。”凌熹落又开始扯淡,前面她已经骗过人家生灵堂叫林汐洛了,现在又换了一个名字。

吴娘扫了凌熹落一眼,“我去通知殿下。”

凌熹落乖乖地点点头,反正她也懒得动,再说了,她对倾王府的地形熟得番薯都烤得香喷喷了,总不至于迷路吧?

可是在原地等好无聊啊,不如去正厅玩玩?

于是某女就蹦跶蹦跶蹦去正厅了,跨越门槛的那一刻还不忘绊了一跤。

前脚刚进门,后脚吴娘就哒哒哒跑过来了,“姑娘还是自行离开吧。”

“为毛?”凌熹落抱胸,“那货又威胁你了?”

“又?”吴娘懵。

“呃,天煞鬼马那啥的,倾王不愿意见客吗?”凌熹落眨巴着大眼睛。

吴娘汗,“王爷向来脾气怪,多有得罪。”

凌熹落呵呵笑着,这点她深信不疑。

“算了,我自己去找他。”凌熹落迈开步子,却被吴娘拦住了去路。

“姑娘,我是看在你长得像我以前认识的一闺女我才好言相待的,别怪老身赶人。”吴娘板起脸。

呃,吴娘原来认真起来也蛮凶嗒。

“大娘啊,算我求你了。”凌熹落摸了把压根儿不存在的眼泪,“其实家母中了奇毒,我原是布庄的一位千金,可是家道衰落,倾尽家当也没治好家母。听说倾王是一位特特特特厉害的啥么师来着,我就来拜师了。”

凌熹落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心生怜悯。

“可是,”吴娘叹了口气,“王爷毕竟是皇子,怎么又是随随便便可以接触的?”

凌熹落眼眸滴溜溜地转了两圈,“吴娘,要不这样吧,你配合我演出戏,就说你拦不住我,然后就看我的吧!”

吴娘迟疑了下,“这……”

“吴娘~”凌熹落可怜巴巴的。

吴娘无奈地摇摇头,“看在你这么孝母的分上,帮你一回!”

凌熹落点头如捣蒜,“谢谢谢谢!”

————

“难道你不会叫别人来把她轰走吗?”千熙晗懒懒地倚在背后的树干上,眼神略带几分烦躁。

奇怪了,这吴娘做事向来干脆利落,为什么这次如此拖泥带水?

“殿下……”吴娘苦逼。

闺女,老身就帮你到这儿啦!你自求多福吧!

吴娘退了下去。

凌熹落跺脚,果然,这姓千的就是腹黑,怎么能这样啊,人家亲妈快死了,你在这里视而不见,还当啥么倾王啊!!

哼哼,老娘才不怕你呢!

“倾王殿下!”凌熹落从角落冲了出来,微风轻轻带动她的面纱,“你身为倾王,怎么能对自己臣民的死活不管不顾呢?!”

千熙晗抬起眼眸,扫了凌熹落一下,似笑非笑的样子不由地让凌熹落浑身一颤,马勒戈壁,不会被发现吧?

谁知某腹黑王爷淡笑,“癫痫病?”

……你丫的才癫痫!

凌熹落一个劲儿地翻白眼,凌熹落,凌小熹落,你千万不能被气死!

“倾王殿下,徒儿想拜您为师!”凌熹落诚诚恳恳道。

“亲娘快死了是吧?”千熙晗不紧不慢道,“那还学什么炼药,干脆本王炼一颗给你便罢。”

“那可不行!”凌熹落连忙摆手。

“为何?”

“因为……”因为我压根儿就不知道我亲妈是谁。

“因为什么?”千熙晗仍旧风轻云淡。

“因为我娘……她最大的愿望是我成为一个优秀的炼药师。”凌熹落认认真真地扯淡道,抹了把莫须有的眼泪,“我娘最后的心愿,王爷,求求你成全我吧!”

“等你成为炼药师的时候你娘早就死了。”千熙晗怀疑的目光扫过凌熹落。

“好像是诶……”凌熹落手指抵着下巴。

“你叫什么?”千熙晗给她递了一个台阶。

“凌熹……呸。”

“凌熹呸?”

“不是,落。”

“凌熹落?”

“不对不对!”凌熹落慌忙摆手,“我的名字很简单,一个字,落。”

千熙晗微微挑眉,好……亲密的名字。

凌熹落脚尖在地上画了个圈,“那个,倾王,你能不能……”

“走吧。”千熙晗起身。

“啊?王爷,你可别赶我走啊!”凌熹落叫道。

千熙晗莫名其妙地绊了一跤。

“你听不懂本王的意思吗?”千熙晗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叫你走,不是叫你离开。”

凌熹落高兴地简直要跳起来,“那王爷是同意收我为徒了?”

“没有。”某腹黑王爷一本正经。

“我去……”你丫的耍我有意思不?

“本王得看看你的天赋。”千熙晗淡淡开口,“不行的话请便。”

“好吧。”总比没有的好。

凌熹落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是,就算自己挡着面纱,画着红斑,还是会有人一眼认出自己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