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四十八章 哎呀我去,怎么是他?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985 2016-10-18 11:00:02

  涟漪苑。

凌熹落看着人来人往地从涟漪苑里搬出来东西,不禁嘲讽地笑了笑。

这皇帝还真是精打细算啊,连自己为国牺牲都不愿意给自己留点“遗物”啊。

一个青衣女子坐在了涟漪苑的围墙上,叹了口气。

“嫣然……”凌熹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苏嫣然的名字。

苏嫣然像是惊喜地抬起头来,四周打量了下,没有见到她,又失落地低下了头。

凌熹落心里泛起淡淡的酸涩。

自己要回去继续做郡君吗?说不定那个拎不清的皇帝以为自己叛国了,安插一个叛国罪,自己还得被追杀。

“你!下来!”

一个侍卫对着苏嫣然暴吼。

苏嫣然轻巧地跳下来。

“干什么?”

侍卫拿着画像和苏嫣然比对了下,“就是她,从牢中逃出去的江洋大盗!”

凌熹落清清楚楚地听见了,心里一紧。

苏嫣然淡淡地看着他,伸手夺过侍卫手中的画像,“拜托你看看清楚,这个人脸上有那么一大块烫伤,会是我?”

“休想狡辩!你消除脸上的疤痕就是这个样子!来人!抓住她!”

苏嫣然跳开,“休得口出狂言!你们滥抓无辜,我可以禀报圣上!”

苏嫣然女汉子的样子吓退了侍卫们。

“休听她妖言惑众!”

蓦然插进来一个不协调的声音。

凌熹落蹙眉,抬头看去。

段梦若身着一袭妖娆的粉衣,精致的妆容,发髻上插着龙凤簪,明眸皓齿,倾国倾城。

“段小姐。”侍卫恭恭敬敬道。

“把她抓起来吧,她可是江洋大盗。”段梦若冷笑,“而且,云熹郡君窝藏大盗,又是罪加一等。若不是她现在为国牺牲有功,可是死罪。”

凌熹落呵呵了,段梦若倒打一耙的技能练得真是炉火纯青,扯淡都可以不打草稿说的一句语病都没有,熹落甘拜下风。

“胡扯八道!”一个小老头儿挡在苏嫣然面前,“这丫头纯良的很!”

“弦世道长……”苏嫣然喃喃念出。

弦世回头,“丫头,老衲替你撑腰,就算凌丫头现在不在了,老衲帮你!”

凌熹落嘴角狂抽,我不在了?那站在这里的是什么?

“疯丫头,离我家丫头远点!”弦世叉腰道。

段梦若气地脸型都扭曲了,“哪里来的叫花子?拖下去!”

“谁敢动老衲试试!”弦世吼道。

段梦若指着弦世,“你……”

“疯丫头,生病了就多吃药。”弦世慢悠悠道。

凌熹落呵呵了,这句话好像是她说的。

段梦若大叫:“来人!把他拖下去!打二十大板!看他还敢不敢随便跳出来阻碍本小姐!”

“住手。”段夜暇冷冷道,“没想到本王那样惩罚了你,你还敢出来兴风作浪,段梦若,你简直丢了段家的脸!”

段梦若冷笑,“表哥,我尊称你表哥,是因为在我段梦若眼里还有你这个表哥!不要阻止我!”

“京城第一美人居然是这样的。”千譚莹不紧不慢道,“段小姐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我们就是来涟漪苑收拾一下云熹郡君的东西,还能碰到第一美人强行将云熹郡君的好朋友压入大牢的精彩情节,二皇兄,你说对不对?”

二皇兄?千熙晗!

段梦若猛地抬起头来,果不其然,他就坐在树上。

“倾王殿下……”

凌熹落挑了挑眉,哇靠,角色都上场了啊。

千熙晗俯瞰涟漪苑,不语。

千譚莹早就习惯了自己这个闷骚皇兄,也没有多尴尬,“段梦若,你好啊,私自刑法国家功臣的大丫鬟,这个罪也是死罪一条吧?”

段梦若冷哼,“云熹郡君都已经叛国去了,而且还是皇上亲自同意凌熹落为国牺牲的,她的丫鬟,猪狗不如。”

大姐,你这是自相矛盾啊,又是叛国又是为国牺牲的,我真的有伟大到那种程度吗?

凌熹落站在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他们的对话,而且自己的地方还很隐蔽,自己真是机智啊机智。

“呵呵,”千譚莹冷笑,“不如我们去父皇那里走一趟吧,看看云熹郡君到底是叛国还是为国牺牲!”

段梦若的脸色刷的白了,她为皇上出谋划策送走凌熹落,皇上就对她没多少好脸色,现在自己闯祸,皇上未必能像以前那样百般包容自己。

千譚莹嘲讽地冷笑,“段梦若,你没底气就别狗乱咬人!小心有一天会被主子打死!”

段梦若气地像杀了千譚莹,可还是压制心中的怒火,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千譚莹松了口气,伸手扶住苏嫣然,“好了,嫣然,我们以后还是可以去救回熹落的。”

苏嫣然点点头,眼睛里泛出点点泪花,“魔尊那么好色,熹落会不会被欺负……”

说到这,不单是千譚莹,千熙晗的脸色也不好了。

那臭丫头不会就这么从了极天魔尊吧?

凌熹落在一旁翻白眼,尼玛,我还好好的呢!

苏嫣然擦了擦眼角,“我要进去涟漪苑收拾一下熹落最喜欢的玩物,万一有一天她回来了,找不着会伤心的。”

凌熹落微微感动。

至少她还有苏嫣然和千譚莹啊。

因为她想保护她们,所以,凌熹落,你绝不能放弃!

嘿咻嘿咻嘿!

嗯嗯,现在干什么呢?当然是吃饭!饿死老娘了我去!

————

愉快的晚膳过后,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是不是要露宿街头?

我靠,凌熹落你傻啊,客栈啊!客栈是给你当厨房用的吗?!

我去,脑袋真是越来越迟钝了。

客栈,客栈……妈了个吧,客栈在哪里啊?!

夜晚的大街明显很空荡,偶尔飘过的一片枯叶增添了一份凄凉。

要是这时候冒出来一两只丧尸就可以演生化危机了。

凌熹落有些害怕,“月咏,月咏你出来陪陪我呗。”

一只手忽然从后面拍自己。

“我的妈呀!鬼啊!”凌熹落对着来人的脸一阵狂扇。

“凌熹落!你特么的神经病啊!本尊好心好意出来陪你你还恩将仇报!”月咏踢开凌熹落,揉着自己的小脸,狠狠瞪着凌熹落,“早知道我就不出来了!”

凌熹落可怜兮兮地从地上爬起来,“我还不是害怕吗,谁叫你忽然从后面拍我。”

月咏蓝色的眼睛瞪着她。

“好了,都怪我。”凌熹落讨好地走过来,“我不识相,我笨蛋无可救药,我傻蛋一枚,月咏别生气了,我有好东西给你哦。”

月咏眼睛一亮,“什么东西?”

凌熹落伸出一根指头,笑嘻嘻道:“我的第一次……”

“卧槽!你丫的脑子坏了!咱们都是女的好吗?!”月咏一跳五六米远。

“滚蛋!”凌熹落翻白眼,“我第一次试着炼的药,你试一下,说不定有用。”

月咏呼了口气,“你吓我一跳。”

凌熹落摸出一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来一颗红色的药丸,“要不要试试?”

月咏拿起药丸,张嘴,准备吞下去。

“慢着慢着!这不是用来吃的!”凌熹落大喊道。

月咏很!不!爽!“凌熹落,你没事耍我干什么?!”

“是用内力把它化为精华,然后吸收,是不是很新颖的服药方式啊?”凌熹落笑嘻嘻地看着月咏,却不知道月咏气地就差把药丸捏成粉末了。

月咏翻白眼,“那你这药是压根儿没用的。”

“为什么啊?”凌熹落一脸无辜。

“你这就是恢复内力的,若是内力耗尽的人,用这种药,哪里来的那么多内力把药丸化为精华?你这叫自相矛盾!”月咏张嘴,随意地把药吞了下去,“不过味道还不错。”

凌熹落被彻底打击了,“妈妈咪呀,那我怎么办啊?我本想着瑕术有五十级就够了,准备炼药发家致富的,可是……”

凌熹落苦笑,“看来我还是一点儿都没用天分啊……没关系了,我们去客栈休息吧!”

月咏的神情微微一顿,“熹落,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要寻一位优秀的炼药师,拜他为师,练好炼药技术,我是可以给你无穷无尽的炼药原材料,但是……”

“真的?!”凌熹落惊喜地快跳起来,“月咏,我在这个世上最爱的人就是你了!!”

说着凌熹落就要送给自己一个香吻了,月咏连忙避开,她可不会对女人动心思!

凌熹落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那,优秀的炼药师,有谁呢?”

月咏低头想了想,嘴角爬上一丝不可见的笑容,“要说最厉害的,我也不太知道,但是,我跟你在倾王府的时候,偶然看见千熙晗在炼药,他的炼药技术,足以把你这个大傻蛋教会了。”

“我擦,他?!”凌熹落无比震惊。

“嗯,不然的话,你完全可以让我来教你,不过,代价就是我再也不要做你的神了——”

“好好好。”凌熹落只好妥协了,“不过,我这样去,会不会有点不对劲啊?”

月咏给凌熹落加油,“拿出你打页游的精神,加油!努力!为了人民币!”

……为什么我竟无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