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四十七章 贼眉鼠眼凌某一枚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695 2016-10-17 11:00:02

  接近午时,凌熹落重又回到了千凰国京城。

京城一如既往的热闹,凌熹落身穿一袭月白色的长裙,脸上遮着一块冰蓝色的面纱,左右没有侍卫丫鬟,就像一个女侠客,自然是没人认出她,毕竟,那个云熹郡君,为了保卫国家,已经牺牲了。

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倒是挺棒的,只不过现在身无分文……擦,好饿。

尼玛早知道从极魔门偷一个杯子都可以卖上一百两银子,可是……

凌熹落顿时想哭。

脚步停在一家药堂前,凌熹落盯着药堂出神,这是全京城最大药物最齐全的药堂,据说有很多稀世药材,只在史书上见过。

生灵堂……靠,好难听的名字。

凌熹落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却被门口的小厮拦住了,“姑娘,进生灵堂必须要交一百两银子。”

“靠,一百两?你咋不去抢?!”凌熹落叉腰,瞪着小厮。

小厮面不改色,“不交的话请姑娘离开。”

说着小厮作势要上来推走凌熹落。

“等等,”凌熹落闪到一旁,“可以送一颗药材来抵价吗?”

小厮愣了愣,“你先把药材拿出来我看看。”

凌熹落从袖子里掏出一颗炽冰薇,体型足足有她抱个满怀。

小厮眼睛一亮,“我要先拿进去给我家主子鉴定下,姑娘先进来喝杯茶吃点点心。”

听到有点心,凌熹落顿时笑着点点头,“好啊。”

说着毫不客气地冲进了生灵堂,对着桌上的好吃的进行扫荡。

小厮急急忙忙进内屋去找人了,不一会儿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就走了出来,礼貌地坐在了凌熹落对面,炽冰薇被端端正正地放置在一旁的白玉置药架上。

“姑娘。”

凌熹落不好意思地放下了点心,擦了擦嘴角,“干嘛?”

“你这株药材从何处而来?”男子问道。

“家里祖传的,是因为我现在贫困,不然的话我才不会拿出来卖呢。”凌熹落口齿伶俐道。

“姑娘芳名?”男子又问。

“凌……”凌熹落刚吐出一个凌字,忽然发现现在暴露身份的话会不会不太好,“林汐洛。”

谐音就谐音吧,反正不一样就行。

“公子呢?”凌熹落问。

“陌偌言。”

凌熹落有些想笑,这明明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啊。

“林姑娘,这药材叫做什么?陌某可从未见过。”陌偌言轻轻捻了捻炽冰薇张扬的花瓣。

“它叫炽冰薇。”凌熹落毫不掩饰,“陌公子开价吧,我卖了。”

陌偌言很欣赏凌熹落的直率,“好,来,给林姑娘数五千两黄金的银票!”

凌熹落手上的杯子差点惊的掉下来,哇靠,这么值钱的说?!

小厮“哎”了声,急急忙忙跑进了内屋。

“陌公子,你确定你没有弄错吗?”

“炽冰薇乃稀世神药,冰火两重天,从中又加入蔷薇花的娇嫩,还有千凰国的毒花,乃是世上精品,难不成,是陌某的价低了?”

凌熹落吞了吞口水,炽冰薇是她在月咏那儿没事儿一朵一朵炼着玩儿的,早知道这么容易发家致富,还当什么郡君?

眉飞色舞地接过了银票,凌熹落站了起来,“多谢陌公子了。”

陌偌言淡淡地笑笑,“还要谢林姑娘为生灵堂添置了稀世神药。”

凌熹落一抱拳,嘿嘿一笑,面纱却花落了一下,露出她倾国倾城的容貌,陌偌言的心跳蓦然慢了半拍。

凌熹落连忙把面纱拉起来,“再会!”

说完就跑出了生灵堂。

陌偌言的嘴角爬上一丝淡笑,这林汐洛,为何如此像云熹郡君?

————

吃饱喝足后,某女决定去京城逛逛。

可是完全没有想象到的是,京城简直比逛上海街无聊得多。

凌熹落双手背在脑后,胸前的柔软毫不掩饰地隆起,引来了几个猥琐之人的窥䁦。

“瞧,看哥怎么让那女子-欲-仙-欲-死!”一个猥琐男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口水,对着身旁的跟班道。

跟班也猥琐地点点头,看着凌熹落,眼睛红的要滴出血来。

猥琐男搓着手拦住凌熹落的去路。

“姑娘,一个人啊。”猥琐男上上下下打量着凌熹落,哟,这妞好正啊。

凌熹落瞥了眼猥琐男,“特么的私一边去!信不信老娘踹死你?!”

她现在正无聊呢,正好来了个猥琐男捉弄捉弄。

“火气不小嘛……啊!!”

一个石头猛地砸中猥琐男。

凌熹落嘿嘿一笑,“表情够到位。”

猥琐男顿时气地跟什么似的,“臭娘们!!”

凌熹落面色一冷,纤细的手指转了转,“燃月破!!”

随着她的冷喝,大地开始摇摆,猥琐男被狠狠弹飞出去,撞的头破血流。

“不,不好,瑕术师!快跑!”猥琐男招呼着自己的跟班溜之大吉了。

凌熹落拽拽地吹吹指尖,“呵呵,真识相。”

“啊——!”不远处传来一阵杀猪的嚎叫声,震的凌熹落耳膜快破了。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凌国府了,呵呵,凌君雅的头发应该掉的差不多了吧?刚刚的叫声好像就是凌君雅。

反正闲着没事儿,去瞧瞧也不为过。

趁着侍卫打哈欠,某女成功地翻过了围墙。

凌熹落蹑手蹑脚地跳进凌君雅的院子里,却憋笑憋的脸通红。

谁告诉我眼前这个跟岳云鹏一样脑袋“光洁如玉”的女人是凌君雅?

叫她得瑟,得瑟好了,头发掉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走开!不许看本小姐!”凌君雅恼怒地扫开了一桌子的精致茶盏。

丫鬟低头不敢吭声。

“叫你滚啊!”凌君雅气地一巴掌甩在了丫鬟脸上。

丫鬟脸被打得通红,却依然不敢出声。

凌君雅伸脚踹开丫鬟,“你个贱人!贱-婊-子!”

丫鬟捂着脸,“奴婢……奴婢不敢。”

凌君雅火冒三丈,拿起桌上的花瓶一阵狂甩,一阵噼里啪啦爽快的碎裂声十分刺耳。

凌熹落捂住耳朵,呀呀,大小姐火了。

“为什么治不好!本小姐以后还怎么见人啊!”凌君雅趴在桌子上哭起来。

“雅儿,别哭了。”屋内传来杨百合的声音,凌熹落眉心微跳。

“娘,雅儿以后嫁不出去了……”凌君雅抽泣着。

“雅儿。”杨百合也很痛心,凌君雅究竟是怎么了,竟会脱发。

凌熹落暗喜,这古代的医生居然还不懂的食物中毒。

凌君雅从桌上爬起来,“算了,娘,我想吃兔肉。”

杨百合连忙应道,急匆匆跑了出去,也没注意蹲在墙角的凌熹落。

凌君雅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这兔肉可是好东西,听说不知道是谁送来给本小姐的,说不定是爱慕本小姐的皇子……”

凌熹落努力憋笑,哪家皇子送你那么便宜的东西啊?

一个没注意,凌熹落从窗子上滑了下来,来了个华丽的狗啃泥。

“谁?!”凌君雅急匆匆跑出门。

凌熹落赶紧拉好脸上的面纱,顺便呼啦呼啦地往自己脸上糊泥。

“小姐,奴婢不小心摔了下来,请小姐恕罪。”凌熹落装模作样道。

凌君雅眼红地看着凌熹落乌黑浓密的秀发,还没开口骂,凌熹落就先开口:“小姐纵使没有好看的秀发,脸蛋可是倾国倾城的,也比奴婢好得多。”

说着凌熹落抬起泥糊糊的脸。

这样睁眼说瞎话,会不会被雷劈啊?

凌君雅嫌恶地往后退,脸上浮现得意之色,“那是自然。”

凌熹落继续附和拍马屁,“就连京城第一美人也比不上小姐的美貌啊,而且,那段梦若还算计小姐,明明小姐在相亲大会上那么袒护段梦若,那贱人还不识相!”

凌君雅脸上的阴恨之色加深,“那是自然,本小姐必定不会放过那段梦若!”

凌熹落目的达成,就差一个剪刀手了。

这凌君雅就是太容易两边倒,太容易被说动了,手段完全不如段梦若,所以啊,凌君雅才被段梦若利用地那么惨。

“雅儿,兔肉来了——”

杨百合的声音传来,凌君雅被吸引过去了注意力,凌熹落就趁乱闪了。

反正凌君雅这阵子顶着岳云鹏的经典发型,是不敢兴风作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