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四十五章 登徒子!魂淡!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421 2016-10-16 08:30:02

  “真的?”月咏很是惊喜。

“嘘,别说话,会给那老头儿听见的。”凌熹落用修长的手指抵住嘴唇。

“恩恩。”月咏点点头,转身回到夙晶去。

凌熹落呼出一口气,淡定地端起茶杯,回到极天魔尊旁边,“爷爷,喝茶。”

极天魔尊气的不轻,接过来一口喝光了,“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名字?”

“熹落,凌熹落,爷爷,是不是很好听的名字?”凌熹落撒着娇。

“嗯。”极天魔尊难得露出了一抹不邪恶的笑。

“爷爷,熹落给你唱歌吧。”凌熹落现在就是要放松极天魔尊的警惕,皇帝居然说直接放弃自己了,真是见利忘义。

哼哼,大人不记小人过,到时候回去千凰国的时候好好坑上皇帝一把。

“好啊。”极天魔尊懒懒地依偎在椅子上。

其实极天魔尊的相貌十分妖孽,只不过有些泛白的头发常常让人误会了他的年龄。

“恩恩,”凌熹落清了清嗓子,“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示而不见,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收起了底线,顺应时代的改变看那些拙劣的表演……”

极天魔尊饶有兴致地倾听着,其实凌熹落乖乖的倒是挺可爱的。

“爷爷,我唱完了,有没有奖励啊?”凌熹落趴在极天魔尊的椅子旁边,俏皮的大眼睛滴溜 溜地转着。

极天魔尊想了想,“有。”

“快说快说。”凌熹落装作高兴的样子。

“手伸出来。”

凌熹落乖乖伸出手。

一颗血红色的珠子变戏法一样落在凌熹落的手心,散发着点点好看的光芒。

“这是什么啊?”凌熹落问。

“嗜血珠,”极天魔尊温和道,“好东西哦,收好。”

凌熹落欢欣鼓舞地塞进了兜里,“爷爷,我好困啊,想睡觉。”

极天魔尊笑笑,“去吧去吧。”

凌熹落一蹦一跳地蹦进了房间,坐在椅子上,“月咏,这个嗜血珠是什么东西?”

月咏的声音悠扬地传进凌熹落的耳朵,“极魔门的镇门之宝,看来极天魔尊挺重视你的。”

哇靠,镇门之宝啊。

凌熹落的眼睛里都是红色的钞票满天飞。

月咏又说:“可是熹落,你难道不想知道极天魔尊为什么给你嗜血珠吗?”

“诶?”

“嗜血珠是极天魔尊最重要的东西,他会轻易给你?”

凌熹落的神情顿了顿,“他是有目的吗?”

月咏摇了摇头,“我不太清楚,也可能有另外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他爱你。”

凌熹落一口老血喷出,“别开玩笑了!”

月咏闭了闭眼睛,“如果我骗你,那你倒是说出一句理由他凭什么送你嗜血珠?”

凌熹落想了半天,“我是他孙女呗。”

月咏:……

“熹落,我只是希望你能选择正确的道路。”月咏意味深长道。

凌熹落嗯了声,在床上翻了个身,睡不着,又爬了起来,看着窗外的夜景。

不远处有一些火光在摩擦,还有……

纳尼?那边有人在干架?

————————

“极天魔尊,本少主劝你放了云熹郡君!”月墨辰冷喝。

极天魔尊冷笑,“熹落已经归顺于本座了!”

月墨辰听得不对劲,“熹落?”

极天魔尊猖狂地笑,“就凭你还没法和本座斗!”

月墨辰咬了咬牙,看向了一旁悠哉悠哉的千熙晗,“倾王殿下!”

“干什么?”千熙晗像没事儿人一样。

月墨辰的太阳穴没命地凸起,“你不打算救云熹郡君吗?!”

千熙晗淡漠地瞥了他一眼,视线却落在一颗从门口探出来的小脑袋上。

呵呵,凌熹落还算聪明。

千熙晗的身形一闪,迅速地牵着凌熹落离开了极天魔尊的视线。

“哎,你干什么?!”凌熹落甩开千熙晗的手,“你谁啊?”

她现在就非要装失忆了,这货怎么这么讨厌,干脆装作不认识他得了!

千熙晗眸子微微一顿,“你不记得了?”

“什么记不记得的,别搞得好像我们认识一样!我要回去找爷爷!”凌熹落气呼呼地转身。

千熙晗捉住她的手,“凌熹落,你在装傻?”

凌熹落一愣,甩开他的手,“你丫的才傻!我要告诉爷爷,让他做掉你!”

“凌熹落,玩笑开够了!”千熙晗冷冷喝到,猛地扣住她的手腕,狠狠摁在了她后背的古树 上,“这样逗弄本王很有意思是吗?!”

的确很有意思啊。

“你有病,就去吃药,站在这里会传染别人的!”凌熹落吼道。

“本王现在就让你想起来——”

说着,薄唇狠狠压了上去。

哇靠,壁咚+强吻,怎么感觉自己在看恶魔校草?

尼玛,这货吃自己豆腐!

“靠……你走开……唔。”

妈了个巴的,我真想一拖鞋拍死你,丫的强吻我不说,还伸舌头!我咬死你我!

凌熹落狠狠咬住他的舌头,唇齿间一阵腥甜蔓延开来。

凌熹落有些后怕了,万一这货回来按照证据倒打一耙怎么办?

千熙晗完全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加深了这个吻。

某女有些头晕目眩,你丫的魂淡!魂淡!

“我不认识你,走开!”凌熹落几乎是拼尽了全力才推开他,“流氓!”

嘴巴里全都是他的血腥味,丝丝血迹顺着自己的嘴角流下来。

千熙晗淡淡地擦了擦嘴角的血,“凌熹落,你够狠。”

“有毛病!”凌熹落用力揩去嘴巴里的血,大步流星地擦过千熙晗往外走。

“凌熹落!你不要挑战本王的耐心!”千熙晗冷喝。

“战你妹妹家的西瓜皮!我哪里得罪你啦?我还没计较你先吃我豆腐呢,你还倒打一耙!”凌熹落冲着他吼,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好委屈,明明自己什么都没用做错!

“你,哭了?”千熙晗看她的眼眸微微一顿。

“谁哭了?魂淡!”凌熹落恶狠狠地擦掉了眼泪,“我劝你最好别烦我!”

凌熹落大步凌然地朝外面走去。

魂淡!吃了自己的豆腐还扯淡!

吸气,呼气,凌熹落,凌熹落啊,你千万不能被气死!

“熹落,你怎么出来了?”

极天魔尊望着凌熹落,眼睛里有什么划过。

“啊,爷爷。”凌熹落老呆萌了,“我闷来着,跑去小树林透透气。”

极天魔尊的脸上浮现一丝慈爱的笑容,“好了,回去休息吧。”

“嗯!”凌熹落满脸幸福。

“云熹郡君,”月墨辰忽然道,“你真的叛变了吗?”

凌熹落眼眸微微一沉,璀璨一笑,“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啊,而且,什么叛变?我没有啊。”

月墨辰怀疑地看着她,“郡君,你真的失忆了?”

凌熹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失忆?没有啊,你是谁啊?”

“熹落,”极天魔尊忽然叫住她,“回屋休息,你待在这里不适合。”

凌熹落乖巧地点点头,蹦跶蹦跶就走了过来,可是她明显看见千熙晗已经进了极魔门,却无动于衷。

“爷爷,不用管别人了,你也早些休息嘛,明天早上熹落给你做早餐,嗯,起司怎么样?”凌熹落拉着极天魔尊的衣袖撒娇。

极天魔尊瞥了眼月墨辰,微微点头,“好。”

“嘿嘿,爷爷最好了。”凌熹落笑着擦擦鼻子,却看见一道黑影闪进了花园,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你又何必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