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四十四章 选亲风波(4)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48 2016-10-15 12:31:36

  最后一个音符落地,周围仍是鸦雀无声。

呵呵哒,谁叫你们没事儿作死惹急老娘呢?

凌熹落淡淡地勾起了唇角。

烛光不自然地抖动了下,凌熹落眼眸一顿,有人!

凌熹落迅速跳开,果然,一阵黑风迅速劈碎了白玉桌,白玉桌顿时四分五裂,碎片到处乱飞。

众人这才刚刚从凌熹落美妙的歌声中回过神来,顿时尖叫声四起,场面顿时乱成了一片。

凌熹落蹙了蹙眉,只见一道黑风落地,渐渐化作人形。

“呵呵,千凰国今天有这么多漂亮的姑娘,怎么能少了本座呢?”

一个浑身穿黑不溜秋的男子看向了不远处的皇帝,“皇帝,怎么不通知通知本座呢?正好本座的门派稀缺美人儿。刚刚本座听见一曲动人的歌曲……”

说着,目光便落在凌熹落身上。

我勒个擦,为毛都逮我啊?!

凌熹落往后退了几步,“你是谁?”

皇帝的脸色很不好看,“极天魔尊,你来我千凰国有何阴谋?”

我靠,极天魔尊又是个什么鬼?!

极天魔尊看向凌熹落的俏脸,“没事儿,过来讨几个美人罢了。”

皇帝自然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板起脸,“不行!”

极天魔尊冷笑,“狗皇帝,本座讨个美人儿都不让,我毁了你千凰国可好?”

“休想!”

月墨辰突然走了出来,冷冷地盯着极天魔尊。

极天魔尊猖狂地笑了笑,“连嗜月门同样毁掉吧——”

“马币的,你特么的谁阿?!”凌熹落不怕死地甩了一只盘子在极天魔尊头上,五颜六色的汤汁洒了极天魔尊一头都是。

皇帝的脸色更难看了,极天魔尊可是神话的存在,动动小指头整个国家就没了,云熹郡君这是不想活了啊才会泼极天魔尊满头的汤汁。

极天魔尊确实生气了,周围的地面都跟着颤抖起来。

一道黑光猛地打向凌熹落——

妈了个巴,来不及躲!!

哎呀妈,这才四十几章作者是不把老娘搞成史上最频繁死掉的穿越女主角不罢休吗?!

瞬间已经离开了危险阵地。

啊嘞?月咏,是你吗?

“你傻啊,不知道躲?”某王爷拎猴子一样提着凌熹落的衣领。

“千,千熙晗……”凌熹落擦了擦鼻子。

千熙晗看她无辜的样子有些微微愣住,连忙松开了衣领,结果,某女就摔了个华丽的狗吃屎。

凌熹落爬起来,晃了晃胳膊,关节摔得有些疼,“尼玛拜托下次轻轻放开我可以不?”

千熙晗没理她。

某女为了避免自取其辱,所以和某王爷保持了五六米距离。

极天魔尊有些发狂,“本座今天就带走你!还有京城第一美人段梦若!”

站在不远处微微颤抖的段梦若脸色顿时白了。

凌熹落眯了眯眼睛,“呵呵哒,神马魔尊的,你有本事放马过来!”

“本座从不骑马。”极天魔尊一本正经道。

凌熹落一个跟头,“尼玛听不懂人话是吧?”

极天魔尊瞳孔猛地一缩,一道强大的气流顿时像凌熹落扫来。

凌熹落猝不及防,被气流打了个正着,却毫发无损。

“魂淡!”凌熹落用力锤了下气流,却像拳头砸在金刚石上面一样……无比酸爽的疼。

脑袋一阵疼痛,好像上面要冲出来一样。

凌熹落跪坐在了地上,抱着头。

疼,好疼……

“今天本座带走这个女子,今后本座保证不找千凰国的麻烦。”极天魔尊信誓旦旦道。

皇帝刚要开口,段梦若却压低声音,“皇上,就当这次是云熹郡君为国家牺牲吧——”

皇帝看向了痛苦的凌熹落,眼眸里划过了一丝痛心。

当年慕云郡主就是为了国家而死的。

现在又出落了一个样貌如此与慕云相像的女子,同样是风华绝代。

可是……

“好,极天魔尊,你最好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皇帝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段梦若心里一阵狂喜。

极天魔尊猖狂地大笑,“好,好!”

千熙晗的瞳孔猛地一缩,抬起头来看向凌熹落。

女子痛苦的模样简直不得不让人心生怜悯。

凌熹落艰难地抬起眸子,嘴里喃喃念着:“月咏,帮帮忙!”

在其他人看来那只是凌熹落的求救。

极天魔尊心情大好,咻的一下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月墨辰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

千瑞轩恨铁不成钢地捅了捅千熙晗,“晗,你要让凌熹落就这么拱手让人吗?!”

千熙晗眯了眯眼睛,“我知道。”

“那你……”千瑞轩话还没说完,千熙晗就没影了。

————————

极魔门的大门阴森的恐怖。

月墨辰看着早就已经提前到达的千熙晗,不禁淡淡地勾了勾唇,“倾王殿下居然也来了,连皇帝都说直接放弃云熹郡君了。”

“关你屁事?”某王爷毒舌。

月墨辰笑了笑,“是不关我事,可是关我心仪的云熹郡君的事。”

千熙晗的眼眸微微颤了颤,凉飕飕地看着月墨辰,“哦?是吗?”

月墨辰一本正经,“当然。”

千熙晗哼了声,砰地破开极魔门的大门,淡然处之地走了进去。

月墨辰扬唇,倾王殿下,谁叫云熹郡君是我喜欢的女子呢?所以,对不起了。

————————

“魂淡!放开我!”凌熹落鬼喊鬼叫。

极天魔尊快要疯掉了,这死丫头不是已经中了丧识散了吗?怎么还能这么折腾?

“闭嘴!”极天魔尊冷冷喝到。

凌熹落急的扑腾着双脚,“麻麻!这里有坏人欺负我!”

极天魔尊气的捏碎了手上的杯子。

“叔叔……不对,爷爷,你穿的衣服好奇怪呀。”凌熹落呆萌地含着手指,“你在拍电视剧吗?”

极天魔尊忍。

“爷爷,你头发白了知道吗?虽然你很老,但是你怎么能不注意形象呢?染染头发吧。”

“爷爷,不能生气哦,否则脸上都是皱纹就更丑了。”

“爷爷,就算是拍戏,剧组也不能分给你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啊,就算是群众演员也是可以投诉剧组的。”

“爷爷……”

“闭嘴!!”极天魔尊眼色一暗,一只银白色的剑就插在了凌熹落脚边。

某宝老委屈了,眼眶里泪水在打转,“麻麻!这里有位怪蜀黍……呸,怪老头儿虐待儿童!”

极天魔尊:……

“爷爷,我饿了。”

“本座的门内怎么会有食物?”好笑,他极天魔尊都是以吸取灵气为食的,哪里来的东西吃?

凌熹落乖宝宝地坐在地上,“爷爷,我会乖的……”

极天魔尊快要疯掉了,干脆收回了束缚凌熹落的灵气。

凌熹落得到自由,霍的一下跳起来,“爷爷,我扶你坐下。”

凌熹落“中华好孙女”地扶着极天魔尊坐下。

极天魔尊脸黑。

凌熹落看着极天魔尊的脸色,“爷爷,你高血压犯了吗?”

极天魔尊:……

“爷爷,熹落给你倒水哦,等着哦。”凌熹落蹦蹦跳跳地来到一个较隐蔽的角落里的桌上倒水。

“熹落,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月咏忽然跳了出来。

凌熹落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声音却很小。

“我当然是装出来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