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四十章 呵呵,翻墙?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74 2016-10-14 11:00:01

  坑娘啊,死嫣然,你跑去东宫让老娘可如何是好啊?!

凌熹落嘴角狂抽。

“郡君,这。。。”若苏看到凌熹落奇怪的样子,不禁感到疑惑。

“那啥,东宫指的是太子住的地方吗?”凌熹落问。

“废话。”千熙晗没好气地来了一句,东宫不是太子殿是你家厨房啊?

凌熹落翻白眼,倾王殿下,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太子殿下?那个笑点低而且文化低的货?

千瑞轩:阿嚏!!

凌熹落皱眉,皇宫又不是公园儿,可不是能随便进出的。

哇靠,她不就特么的想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小康生活吗,至于这样吗?!

“嘛但,讨厌!”凌熹落烦躁,踢了下大树,秋黄色叶子纷纷落下。

“郡君,注意形象,形象。。。”

“死一边去,甭烦我。”凌熹落懊恼地坐下,手支着下巴,“我要啥形象啊?能变成肯德基吃吗?再说了,我形象一!直!都!很!好!”

若苏垂下脑袋,“郡君不是经常半夜溜进膳房偷吃吗。。。”

溜?

凌熹落挑了挑眉,如果自己溜进皇宫,会不会是一个好办法?

凌熹落兴奋地一拍桌子站起来,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发现某王爷不知道神马时候已经闪了。。。

————

东宫。

苏嫣然苦逼地要死,这太子殿下没事儿抽风跑去倾王府非要自己逗他笑不说,顺便把自个儿拉来东宫了,她都可以看见东宫里那些欲要成为太子妃的丫鬟凉飕飕的白眼了。。。我擦,太子殿下,你这是为我树立了众多敌对生物啊。

这不,太子殿下就差把自个儿放在笼子里面当金丝雀来逗着玩了。

“太子殿下,您就不能消停会儿吗?比如说学学成语?”苏嫣然小心翼翼道。

千瑞轩马上板起脸,“妄想。”

“。”苏嫣然真的好无语。

“太子殿下,东宫里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姐姐们,殿下为什么偏要跑去倾王府把奴婢弄到这里来呢?”

“讲个笑话来让本殿乐乐。”

“。”苏嫣然算是放弃了。

千瑞轩望着少女淡然美好的脸庞,勾了勾唇角,“如果本殿说,是本殿喜欢你呢?”

苏嫣然呵呵了,“太子殿下,咱们不熟,真的,扯谎也要扯的像一点。而且,求您真的别玩我了,真的很无聊的造吗?”

久而久之,苏嫣然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某女了。

某女:作者我要咒你。

“哈哈哈哈。”某太子又笑了。

苏嫣然真想一头撞死,与其这么被折腾,还不如死了算了。

“哎呀妈呀,我第个老腰啊呼呼呼。”某个逗比郡君不小心从围墙上摔了下来。

苏嫣然眼眸一亮,“熹落!”

凌熹落噌地爬了起来,看见苏嫣然跟看见一千年之后白娘子和许仙重逢。

西湖的水,我的泪,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啊啊啊啊啊。

得得得,背景音乐放错了。

“苏嫣然,你特么的没事儿奔来皇宫作甚啊?当这里是宾馆啊我想来就来,丫的害的我差不多绕了整个皇宫才找到这里。”凌熹落抬手就给了苏嫣然一个暴栗。

“凌熹落,喇个叫你噌地就闪了,我还没来及找你你人早就飞去你外婆家了,怪我喽?”苏嫣然还给她一个暴栗。

两人一来一回地沿街对骂,丝毫不在意别人诧异的目光。

可能只有两位宝宝本人才知道她们是感情好吧。

“云熹郡君?你为何在本殿的东宫?”千瑞轩风中凌乱了,难道皇宫的防盗设施已经弱到连一个徒手翻墙的傻瓜女还没有发现吗?

凌熹落敷衍地行了个礼,“参见太子,我只是碰巧发现了皇宫只会防备使用瑕术进出的生物啦,所以老娘就选择了另一个不寻常的方式。”

千瑞轩嘴角抽,“翻墙吗?”

“yes!答对了,太子殿下棒棒哒。”

“哈哈哈哈。”某太子又开始抽风地笑了。

凌熹落拉过苏嫣然,压低声音,“太子殿下是不是这儿有毛病?”

凌熹落指指太阳穴。

苏嫣然很笃定地点头,“搞不准特么的就是一神经病。”

两个人心领神会地点头,“嗯。”“嗯。”

千瑞轩无缘无故打了个喷嚏,“快要冬天了啊。”

凌熹落苏嫣然笑翻。

“皇兄。”千熙晗的声音凉飕飕地就飘来了,凌苏两宝表示懵逼。

“哎哎,熹落,倾王殿下是不是也抽风啊?”苏嫣然掩嘴小声说。

凌熹落愣了愣,自己前脚到皇宫这货后脚就飞来了,不会是跟踪自己吧?

不过想了想凌熹落又马上否定了,这货真是闲的要死才会跟踪自己呐。

凌熹落坦然地笑了笑,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道:“待会儿等他俩干哈去,咱俩就开奔,晓得不?”

“那当然,我可不想变成太子的小鸟,撤。”苏嫣然也小声说。

“嫣然。”

“熹落。”

“他们为什么还站在哪里?!”

“我哪块晓得嘞?!”

千熙晗和千瑞轩仿佛在交谈什么严肃的问题,面色冷峻,可是他们俩确定要站在这里谈吗?!还让不让好好玩耍了?!

凌熹落嘴角狂抽,“马勒戈壁的,那啥,太子殿下,你俩先聊着,咱俩出去溜达喽。”

苏嫣然点头如捣蒜,“嗯啊嗯啊。”

“不许。”某太子傲娇。

“动一下想死。”某王爷腹黑。

“。”什么鬼?

“嘛但,他妈的俩神经病!神经病!”苏嫣然恨恨道。

“死腹黑!死魂淡!”某女却在骂着某王爷,人家太子殿下至少还用上了礼貌用语,你他妈的就纯属精神病晚期没地治!!

“嗯,本殿知道了。”千瑞轩点了点头,“父皇最近闲得很啊,又是封郡君,又是办生辰,又是指婚的,现在又弄什么相亲大会。”

凌熹落听了想笑,相亲大会?敢情皇上你是要开非诚勿扰吧?先是给千譚莹指婚,再来给太子殿下指婚,再后来把主意都打到自己身上来了,现在又弄我们约会bia?敢情皇上你是比月老还忙是吧?

“父皇是不把我们兄妹三个尽快钳制住就会少一斤肉吗?”千瑞轩冷哼,“真是怕我夺了他最宠爱的小楚阳的皇位!真可笑!”

说到千楚阳,千熙晗的眼眸里有什么东西划过,抬起头来看向打哈欠的凌熹落。

“晗?你发什么愣?”千瑞轩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没什么。”千熙晗收回了视线。

“啊呜,嫣然我好想睡觉啊。”凌熹落打哈欠,眼眸里染上一丝丝涟漪。

“啊?你什么时候起的?”

“今天早膳结束的时候。”

“哦,那还情有可原。”

“中膳已经到了的时候。”凌熹落又慢悠悠地补充道。

苏嫣然一个跟头,“大姐大,你六七个月大啊睡那么长时间还困?”

“妈妈咪呀,我平常睡足十三个小时呢,现在缩短到十二个小时我已经很委屈了OK?”凌熹落一脸自己做了亏本生意的表情。

苏嫣然呵呵了,“现在重点好像不是这个。”

“好像是。”

两个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当然是赶紧溜啊,要不然还站在这里等太子殿下请吃饭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