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三十八章 凌国府来走一趟哈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277 2016-10-12 11:00:02

  “若苏,”凌熹落缓缓开口,“不得无礼,免得让他人抓住把柄,说本郡君不会管教下人。”

凌梓凡的目光里有什么闪过,“郡君可是近来出名的云熹郡君?”

凌熹落明眸皓齿地一笑,“是啊,公子呢?”

“我是凌梓凡,凌国府的嫡子。”凌梓凡语气缓和了许多,“既然郡君想拜访寒舍,那岂有避开之说?”

凌熹落呵呵了,寒舍,敢情全世界的房子都是布达拉宫啊你这架势还寒舍。

“快点来人恭迎郡君。”

凌熹落淡淡地弯了弯眼眸,落落大方地迈着步子进了华丽的大门。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本来以为凌国府仅仅是华丽,更是奢侈,随处可见的名贵花草不说,连柱子上都镶嵌珍珠。。。我去,要是自个儿真是凌国府的嫡出大小姐,那真的是发了。

不远处一个粉衣女子正和一个年过五十的贵妇人模样的女人谈笑风生。

凌熹落眉眼里划过一丝不可见的淡笑,看来接下来又劲爆的情节了。

凌君雅笑着笑着,不经意地别过视线,却一下子看到了似笑非笑盯着她看的凌熹落,起初以为是幻觉,可是当那么真实的视觉又怎么可能是幻觉?

“啊!”凌君雅吓得一下子扔开了手上一直把玩的夜明珠,夜明珠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君雅,怎么了?”一旁的女人扶住了凌君雅,在看见凌熹落的那一刻脸色顿时惨白。

凌熹落看好戏一样看向了身后的凌梓凡。

凌梓凡阴着脸,“娘,君雅,你们为何如此惊讶?”以至于在别人面前难看成这样吗。

杨百合有些轻轻颤抖,很快恢复了那副自命不凡的样子,“没什么,就是肚子突然疼起来了,这位是。。。”

杨百合看向凌熹落,还是不敢直视那双清澈却厉害的眸子。

“这位应该是国夫人吧?”凌熹落笑,笑容却很让人胆寒,“真是贤淑大方,美貌动人,想必这位也就是大小姐了吧?”

凌梓凡蹙了蹙眉,“君雅,还不给云熹郡君行礼?”

“行礼?!”凌君雅大叫,“她一个不知来历的野女人让我行礼?!”

凌梓凡只感觉脸都被凌君雅丢光了。

凌熹落看着凌君雅死皮赖脸的样子,扶正了头上的流苏簪,“若苏,把圣上御赐的勾玉拿出来。”

若苏早就看凌君雅不顺眼了,终于可以威风一把了,连忙拿出了勾玉。

勾玉的形状很漂亮,成月牙状,头尾间用一颗小小的夜明珠相连,整体呈月蓝色,放在阳光下又会变成透明的,上面清晰的两个字:云熹。

无论是从质地,还是样式,都是上等的好玉。

这也是郡君身份的证明。

凌熹落本来也就想着把勾玉拿出来装逼的,现在真的可以好好装逼了。

杨百合首先回过神来,“你。。。真的是郡君?”

她肯定是不敢相信的,一个野货居然想来认亲,长成那么的祸水样,国公爷肯定会把给凌君雅的宠爱,统统放在这个嫡女身上。

按理说当年大夫人死掉的时候,孩子明明已经夭折了,可是眼前这个水灵灵的女子的样貌竟真有几分与慕银的样子相似。

注意:本宝宝没有打错字,就是慕银,慕银!不是慕云!如有雷同,请多包涵,不剧透啦,咬我啊你。

“当然,皇上亲自封的。”若苏骄傲道。

凌君雅咬牙,“郡君怎么会光临寒舍?”

凌熹落笑了,真是人生如戏全凭演技,咱们三十分钟前还在大街上见过的呢,而且,那个叫做秦覃的人,一定是你派来杀死我的吧。

“没什么,我想拜访拜访凌国公而已啦。”凌熹落坦然地笑笑,笑地自己都快吐了,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嗲了??

凌君雅强压住心里的怒火,“郡君来得真心不巧,家父今日去了皇宫,还没归来。”

“去一下皇宫罢了,”凌熹落说,“又不是去买一座楼盘,本郡君等等不就行了?”对啊,就是耗死你,谁叫你弄死了原主呢?我就要报仇,你能拿我怎么办?

凌君雅忍不住大吼:“滚滚滚!我凌国府才不稀罕你一个破郡君!”

她就是怕凌国公回来了,她大小姐的位置就不保了。

凌梓凡冷喝:“君雅!不得无礼!”

凌熹落微微眯眼,“看来你很拽啊,凌大小姐。”

凌君雅气地满脸通红,要不是杨百合在一旁拉着她,凌君雅肯定要当场跟凌熹落玩撕逼大战了。

凌熹落按住蠢蠢欲动的若苏,“若苏,不必为一些人强词夺理而触动肝火。”

凌君雅急了,“你才是狗!”

凌熹落淡淡地笑了,比起凌君雅,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如果我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失忆了呢?”

凌君雅顿时停了下来,心中顿时恐慌无比。

凌熹落欣赏她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精彩脸色,“既然凌国府不欢迎本郡君,本郡君耗着,岂不是落了我自己的面子?待凌大小姐想清楚之后,好好多吃点药,否则有的时候真的会脑子抽风犯神经病的。”

凌熹落无辜地睁着大眼睛,“好了,若苏,我们回涟漪苑。”

若苏高高兴兴地跟着凌熹落出府。

“郡君,你真是太帅了,我好崇拜你。”若苏小女生一样地看着凌熹落。

凌熹落脚步顿了顿,回头,扶住若苏的双肩,“若苏,你要记住,无论何时,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却不可以忍气吞声,忍无可忍的地步,你可以大胆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却不能意气用事,要思索最佳对策。so,所以呢,若苏你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神码远大梦想,而是给你家主子回涟漪苑做好吃的,OK?”

若苏凌乱,“郡君,你又在念西域语言?”

“呃,对。”凌熹落嘴角抽,只好这么回答。

若苏笑地灿烂无比,“郡君好厉害,若苏崇拜死你了。”

凌熹落无奈地看着某脑残粉,不禁微微叹气。

总觉得少了点神码,想了又想,平常自己都喜欢跟苏嫣然拉家常的,可是今天却没有诶。

少了什么呢?

哦对了,苏嫣然好像被自己扔在倾王府了。。。

苏嫣然:(泪奔)你才记起我啊!

凌熹落顿时想一头栽进泥巴里,她什么时候无缘无故上演了千譚莹把自己抛弃在倾王府的情节了??

妈了个吧的,赶紧的把苏嫣然弄回来再说吧。

可是,自己确定要大张旗鼓地跑去倾王府吗?会不会闹绯闻啊?

某女一本正经地想着,却不知道她的绯闻早就满天飞舞了。

凌熹落抬起头来,盯着大门出神,突然瞳孔猛地一缩。

“郡君。。。”

“别说话。”

凌熹落低声道,嘴角不经意地爬上一丝笑,既然是你凌君雅害死我,我也就不客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