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三十七章 路遇前世冤家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78 2016-10-11 11:00:02

  京城闹市。

“郡君,请用茶。”

青烟恭恭敬敬地把茶盏放在马车内的红木桌上,嘴角爬上一丝难以捉摸的笑。

凌熹落苦逼,茶你家大头鬼的长脖子,非要喝这种苦不垃圾的东西吗?

而且摇摇晃晃的马车里,凌熹落根本就是头昏眼花,神马都不想喝,更何况是难喝的要死的茶?

“青烟,本郡君不想喝,端下去吧。”

青烟固执道:“郡君,这茶是圣上亲赐的,不喝岂不是藐视皇上?”

而且,茶里放了十足十的“好东西”。

凌熹落皱眉,目光在青烟的身上来回打量着,“罢了,青烟,你先替本郡君掀开帘子吧,我想看看外面。”

青烟咬了咬牙,她才不想被使唤呢!

凌熹落看青烟不动,更是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趁着青烟垂头,迅速把糖水盏的盘子里多余的砂糖洒进茶里。

嘿嘿嘿,没关系啊,皇上派来监视老娘的呗,就阴你,就阴你就阴你,谁叫你没事儿抽风给我弄这么难喝的破东西?

“罢了,”凌熹落轻轻端起茶盏,“本郡君赐你杯糖水,毕竟让你管理上上下下会很累吗,喝吧。”

青烟狐疑地抬头,接过茶盏,“谢郡君。”

凌熹落唇角弯了弯,一口气喝完了另一杯糖水。

青烟喝完茶水,顿时倒在了地上。

“青烟!你怎么了?”

凌熹落赶忙扶住她。

青烟眨了眨眼睛,说不出话来,眼底浮现一抹深紫色的圈。

凌熹落恍然大悟。

呵呵哒,我哪里得罪你了需要你下毒害我?

凌熹落抿了抿唇,“停车,送青烟回府。”

青烟咬牙,好一个凌熹落,耍诈!

凌熹落看着青烟不甘地坐在马车里往外看着自己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

嗯,不过呢,管他后宫心计神马的,天大地大,吃玩最大。

车水马龙,人山人海,让她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好好呆着了。

“你。。。”

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凌熹落循声望去,虽然感觉他的样子很陌生,但是那双眼睛是她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

那是原主的记忆,她在死前最后用哀怨的眼神,看着那个把她丢下山崖的人。

是他。

凌熹落蹙了蹙眉,看来她注定摆脱不了原主的恩怨。

一个小丫鬟立刻跳出来,“你是谁?胆敢随意接近我家郡君?”

“若苏,”凌熹落拉住小丫鬟的衣服,“别失礼,可能他不知道。”

若苏静静退回凌熹落身后,她只是看不过罢了,她家郡君这么漂亮,她也怕郡君到时候被色狼欺负就坏了。

“小公子有何事?”凌熹落淡然地笑,目光却泠冽地望着他。

害死原主的人,她可能会用好态度吗?

秦覃目光略有诧异地望着眼前的女子。

按理说这个女子不应该早就死在山崖底下了吗?当时自己还跑到山崖下面确认了一下,她明明已经断气了。

“没事,只是觉得姑娘眼熟罢了。”秦覃解释道。

凌熹落的目光一扫而过,莞尔一笑,“怎么会呢,本郡君可和公子素不相识啊。”

秦覃皱了皱眉,既然她已经失忆了,就没必要再害死她了吧?况且,凌君雅只是要他休让凌熹落回凌国府认亲罢了。

凌熹落见秦覃微微迟疑的样子,确认了他正在想对策,“公子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本郡君能够想起来。”

秦覃狐疑的目光扫过凌熹落。

“秦覃,你在那里干什么?”

一个女声传来。

秦覃回头,就看见了那个小脸净白如玉的女子从马车车窗里探出头来,心砰砰跳,“小姐。”

凌君雅皱眉,“好了,今天回府了,赶紧回去吧,不然爹又着急了。”

凌君雅的目光来到凌熹落身上,不禁瞪大眼睛啊地惊叫了一声。

大街上的人都频频回头。

凌君雅意识到自己失礼了,连忙把头缩回马车里,“秦覃,赶紧回凌国府!”

凌熹落的记忆在飞速运转着,记忆里却未曾有这个女子的面孔,但是,她却认识自己,说明她在自己不认识她的情况下认识自己,而且,看她的样子,应该知道自己是死而复生了吧。

望着渐行渐远的华丽马车,凌熹落挑了挑眉。

“若苏,本郡君要去一趟凌国府。”

“啊?”若苏很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哎呀我去,就是我要去凌国府啊,我说的话还没有那么难懂吧?”凌熹落翻白眼。

若苏哦哦两声,“凌国府离这里很近,大概一里路。”

“得,走吧。”凌熹落甩开膀子黑涩会老大一样地走着。

若苏只好迈开小步子追着,“郡君,为什么要去凌国府啊?”

“你管呢,我去溜达不行吗?”凌熹落豪迈道。

若苏哦了声,“郡君,凌国公可不是个好客的人,他只顾自己的利益,郡君去很有可能不受待见的。”

凌熹落大步凌然,“管他待见不待见,本郡君就要去拜访拜访这个凌国公。”

若苏勉强跟着凌熹落的脚步,忽然道:“郡君和凌国府是一个姓氏的,郡君会不会。。。”

“哎呀,别说话了。”凌熹落不耐烦地打断她,若苏走得不快废话又多,真是让她烦死了。

不过这个小丫头至少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勾心斗角。

若苏乖乖闭上了嘴,“郡君,到了。。。不对啊,怎么这么快?!”

凌熹落叹了口气,“我刚刚用的法术啊,再说你能不能别大惊小怪。”

若苏失落地哦了声,“若苏只想一心一意跟着郡君,但是我却什么都做不好。。。”

“好啦好啦,逗你玩儿呢,小丫头就喜欢较真,真是的。”凌熹落嗔怪。

若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凌国府的装饰有些夸张,虽然只是国公府,这架势简直要坎比后宫啊。

凌熹落嘴角抽,炫富也不带这么玩的。

“你们是谁?这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来人的!”

守门卫厉声喝道。

“大胆!竟敢对我家郡君无礼!”若苏毫不客气地吼回去。

凌熹落点赞,小丫头虽然话多气势倒是不输给旁人嘛。

“郡君?”

门卫的目光狐疑地在凌熹落身上扫了一圈,有些愣住。

世上怎会有如此绝色美人?

“收起你的狗眼,我家郡君岂能是你这种下人能随便目睹的?!”若苏挡在凌熹落面前。

门卫收回了目光,干咳两声,“没有国公爷的吩咐,外人不得入内。”

“哦,那算了,赶明儿我就去皇宫禀报皇上,堂堂凌国公居然把本郡君拒之门外,到时候,我就等着凌国公把我迎进去了。”凌熹落波澜不惊道,明眸皓齿一笑,“不过凌国公府内管理严格本郡君是可以理解的,没关系,若苏,我们走吧。”

凌熹落作势要转身。

“站住。”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

凌熹落含笑转身,“有何事?”

凌梓凡微微被女子倾国倾城的容颜惊艳,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不知在下可有幸知道郡君的名字?”

若苏挡在凌熹落面前,“你又是谁?休想打听我家郡君的名讳。”

凌熹落一个跟头差点滑倒。

妹咂,你这不叫护主心切,而叫横行霸道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