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三十六章 逗比郡君玩养成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625 2016-10-10 11:00:02

  “楚阳哥哥。”

一个娇羞小女人的声音不知不觉传进千楚阳的耳朵里。

千楚阳正想着那个紫色头发的夙神,突然听到女人的声音,不禁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同一个母妃的妹妹,千冰婉婉。

千冰婉婉看见千楚阳前胸那一大片血迹时,大惊失色,眼睛里立刻是一团雾气,“楚阳哥哥,你怎么受伤了?”

千楚阳看着千冰婉婉淑女温婉的样子,和那个火爆的云熹郡君简直是大相径庭,两个人是完完全全不是一个风格。

可是凌熹落的样貌却在看她第一眼时就怦然心动。

“没关系,小伤罢了。”千楚阳摆了摆手,目光有些挑火地望着千冰婉婉,“婉儿,怎么来我的寝宫了?莫非。。。”

千冰婉婉脸一红,“楚阳哥哥讨厌了,婉儿就是想你了,而且,今晚父皇要指婚,你为什么一点儿也不反对?要知道,婉儿已经。。。”

“婉儿,”千楚阳温柔地握住千冰婉婉的嫩手,“我仅仅是为了云熹郡君的名利,父皇看起来很看中那个女子,我娶她也不过是为了有一天能让婉儿当上皇后。”

千冰婉婉脸上娇羞地飞出一抹红晕,“楚阳哥哥,谢谢你。”

千楚阳勾勾唇角,既然没了一个绝色美人,这个千冰婉婉就作为补偿吧,虽然已经尝过很多次了。。。

千楚阳揽过千冰婉婉的细腰,迫不及待地吻上千冰婉婉的脖颈。

“嗯。。。楚阳哥哥最坏了。”千冰婉婉娇笑着,任凭千楚阳把自己扔上榻,仍然娇笑着发出暧昧的嘤咛声,“楚阳哥哥,慢一点哦。”

千楚阳声嘶力竭:“婉儿,我可不会放过你!”

说着千楚阳用力撕开千冰婉婉本来就松松垮垮像是已经准备好了的衣物,闯进她的身体。

“嗯。。。啊。。。”

千冰婉婉满足的叫声更是勾起了千楚阳的欲-望。

可是此时此刻,脑海里却是一张倾国倾城却冷漠无比的脸庞。

要是云熹郡君能有千冰婉婉一半的娇柔,他早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娶回大美人了。

像是报复一样,千楚阳更加用力,换来的是千冰婉婉一声一声暧昧的喊声。。。

————

凌熹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日上三竿喽。。。

“纳尼?!”

凌熹落立刻意识到不好了,得赶紧起来,不然膳房的好吃的就又没了!

凌熹落急急忙忙跳下床,来回就是找不到自己的衣服,最后在床底下找到了自己昨天穿的衣服,二话不说哩哩拉拉地穿上,冲出屋。

“郡君午安。”一个丫鬟恭恭敬敬地行礼。

凌熹落有些风中凌乱,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一个劲儿地往膳房冲。

“等等等等,你去哪里啊?”

苏嫣然拦住了凌熹落的去路。

“哎呀我饿了,我要吃东西啦。”凌熹落绕开苏嫣然又准备开奔。

“这都马上中午了,你吃了午膳不吃啦?”苏嫣然说着,“而且,今天是你入涟漪苑的日子,睡到现在,也真是服了你了。”

“涟漪苑是什么鬼?”凌熹落眨巴着大眼睛,努力争做好奇宝宝。

苏嫣然白了她一眼,“皇上赐你的府邸啊,你别告诉我你忘了。”

凌熹落囧,“不好意思啊我真忘了。”

苏嫣然准备给她脑袋一巴掌,可是想了想又放下手,叹气,“你现在是郡君了,我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叫你熹落了。”

“怎么会呢?”凌熹落仿佛听到了神马笑话,“你怎么就这么贬低自己啊?我说过以后我们都要在一起的啊。”

苏嫣然眼眸里闪过什么,“熹落。”

“叫我干什么?”

苏嫣然抿了抿唇,“你昨天被倾王殿下抱着回屋了,你们。。。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毕竟你现在是郡君了,没有了贞洁的女子很难嫁出去的。”

凌熹落一顿,故作大方地笑了笑,“嫣然,你想多了,我只是喝多了,耍酒疯,没有发生你担心的事情。”而且,如果真有事儿,她怎么会一点也不疼呢?神马-污-小说她都看多了。

她昨晚被千楚阳下药,结果亲了千熙晗,她倒真想看看千熙晗那黑的跟锅底似的脸。

苏嫣然松了口气,“好了,你赶快去涟漪苑吧,那里的人估计等急了。”

“哦,好。”凌熹落拿出四百米长跑的速度冲了出去,不到两秒钟她又冲了回来,喘着气,“那啥,什么涟漪苑在哪啊?”

苏嫣然懵,她好像也只是接到通知,那人还鄙夷道:“一个小小郡君还妄想攀上倾王。”

他也似乎在怀疑凌熹落和倾王的关系。

苏嫣然噩噩啊啊地哼唧了一大堆,“我也不知道啊。”

凌熹落翻白眼,想了想,干脆还是叫月咏吧。

一道紫色的光闪过,凌熹落眼前就出现了一座典雅的府邸,两个小门童安安静静地坐在门口,烫金体的涟漪苑三个字大方得体地竖在头顶。

她感觉身上一直绕来绕去的灵气在一点一点收敛,想来也是月咏的主意,毕竟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强悍。

忽然感觉忘了点什么,不过还是踏进了涟漪苑。

手上拿着黄色圣旨的小公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看到凌熹落那一刻,有些震撼她的样貌,虽听说过云熹郡君的美貌,但真正见到的那一刻才宛若昙花一现。

“圣,圣旨。。。”小公公话有些说不全。

凌熹落愣住,马勒戈壁,圣旨该怎么接来着??

哦对对,跪下,跪下。

凌熹落双膝微微弯曲,刚准备跪下,小公公又急急忙忙地说,“圣上分赴了,郡君可免跪拜之礼。”

“皇帝召约,惊世才女凌熹落德才兼备,剿灭尸窝有功,特封郡君,号云熹,府邸涟漪苑,黄金十万,白银百万,玉如意两对,上好布帛数匹,龙凤对簪十对,一品丫鬟数十,二品丫鬟数百,粗使婆子两百。。。”

凌熹落有些疲倦地眨了眨眼睛,妈了个霸的,说话快点行不?!老娘困着呢!

“钦此。”小公公终于念完了圣经一样长的圣旨,呈上圣旨。

凌熹落随随便便地拿过,“然后我要说什么啊?”

小公公差点滑倒,“郡君可真是幽默。”

“哎呀,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说嘛,算了算了。”凌熹落挥挥手,从袖子里乱摸了一阵,“公公辛苦啦。”

小公公看了一眼凌熹落手里晶莹璀璨的夜明珠,眼睛都亮了,“小的谢过郡君了。”

凌熹落笑眯眯的,反正这东西在刚刚的一大批礼品里多的是,少一个又不会死。

送走了小公公,凌熹落叉腰看着浩浩荡荡的人群,么了个咪的,送这么多人是要吃穷老娘吗?

“咳,那谁,给老娘,呸,给本郡君收拾下寝楼,本郡君要碎叫。”

众人面面相觑。

凌熹落略尴尬地抽抽嘴角,“那啥,你们恪尽职守就罢,好了,散会,啊呸!”

看来她真的要好好改改口了。

“嗯,你们中间谁会管事儿的?”

一个眉目清秀的大丫头走了出来,“郡君,以往的事情都是由奴婢打理的。”

“嗯,What's your name?”凌熹落问了句,随意地甩着自己宽大的袖子。

“郡君在说什么?”大丫头迷乱了。

“呃,西域语言,意思是你叫什么?”凌熹落尴尬地解释。

“奴婢叫青烟。”

凌熹落目光炯炯地盯着青烟看。

青烟有点发慌,“郡君,青烟听从郡君的命令。”

“不必了。”凌熹落漠然道,“打理一下彩礼和府内的丫鬟婆娘,明天本郡君来查看结果。”笑话,她才不要一心一意地看着枯燥地管理工作。

青烟微微颔首,却在凌熹落转身的那刹那仅有的忠心耿耿化作一抹阴狠。

若不是蔓妃的命令,我青烟会做一个小小郡君的丫鬟?做婕妤都有可能!

所以,她要把对蔓妃的不满,统统发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