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三十五章 喜欢or不喜欢?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3398 2016-10-09 16:06:02

  “熙晗?”

千瑞轩伸出手在千熙晗面前摇了摇。

“嗯?”千熙晗回过神来,看见满脸疑惑的千瑞轩。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千瑞轩似笑非笑。

“没什么。”口是心非。

千瑞轩按住了他的肩膀,纯属把他当成大树靠着,“父皇还真是狡猾,竟然把凌熹落封了爵位,还要趁机把她这个惊世才女指给千楚阳,我首先就是反对的,你说对吧?”

千熙晗像是什么被点通了一样,“嗯。”

“不过那姑娘挺聪明,知道不站在他们那边。”千瑞轩说,“看来本殿想拉拢她来东宫恐怕是不行了。”

千熙晗黑线。

千瑞轩意识到自家老弟翻脸了,立马笑道:“再不行你把另外一个姑娘送给本殿也行啊,好像叫什么,苏莹莹?”

苏嫣然:我竟然无语了,太子殿下不仅文化没的谈记忆力也差到惊人。

千熙晗没理会他无聊的问题,“爬开点。”

千瑞轩忒狗腿地笑:怎么感觉他是老大?

臭丫头怎么那么久?

千熙晗蹙了蹙眉,凌熹落该不会是找不到茅厕迷路了吧?

几乎是一瞬间,他肯定了这个猜想。

凌熹落:我好像还没有你说的那么笨。

千熙晗推开了树懒一样靠着他的千瑞轩,还没等千瑞轩站稳脚跟,千熙晗就不见了。

————

噼里啪啦一阵碎裂声,精美的瓷器壮烈牺牲在怒火冲天的某女手上。

“特么的居然想亲我?”凌熹落“淡然”地笑笑,“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踹坏你生育后代的工具信不信?”

千楚阳皱眉,按理说她早就应该发-情了,不应该躺在榻上发-媚吗?怎么还能这么折腾?

凌熹落有些站不稳,脸蛋红扑扑的,扑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有点找不到焦距。

为了自身安全,凌熹落拿了块碎片,想了想又扔掉,她有镰刀了干嘛还要用小碎片?

“狂野,我喜欢。”

千楚阳勾唇笑着,一步一步靠近她。

凌熹落怎么感觉房间里这么热?实在是忍不住跑到窗边啪地一脚踹开窗子,冷风飕飕地吹进来,灼热的身体顿时凉爽了许多,脸上浮现了一抹不正常的红晕,而且,头还有些隐隐作痛。

不会是吹凉风的吧?

凌熹落一向讨厌发烧,所以又关上了窗子,回头就看见已经对她垂涎欲滴的千楚阳。

“色胚子!”凌熹落谩骂道,脚下却一个不稳,软趴趴地坐在了地上。

月咏实在是看不下去,嗖地一下子跳了出来,单手拦住即将扑向凌熹落的千楚阳。

“敢妄图欺负我月咏的主人?”月咏精致的脸上挂着残忍冷艳的笑,“回你老家多喝喝牛奶吧!!”

凌熹落像是突然看到了救星,揪住月咏的衣角,大眼睛里晶莹的泪水在打转。

月咏眼眸里划过心疼,冷冷回眸,“惹熹落的下场,死!!”

千楚阳贪婪的神色一闪而过,“居然是夙神,哈哈,这对我可是天大的好处。”

在这个时代,夙神少得可怜,而且也弱的要命,很久不会有月咏这样近乎十万年悠久历史的夙神。

“做我的夙神吧——”千楚阳冷笑,施展法力。

月咏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任由各种光剑在自己身上戳出大窟窿,转眼间,月咏就被打成了马蜂窝。

“月咏,你。。。”

凌熹落吃惊地不行,大大的水眸里满是恐慌。

“就凭你?”月咏嘲讽,“我还不至于被你一个还不满级的术士打倒。”

说话间,月咏身上触目惊心的窟窿瞬间愈合。

“凌熹落,你首先最惹不起的就是熹落!!”月咏冷笑道,刚准备解决掉千楚阳,脚边就有一个温暖倒下。

凌熹落弱弱地眯着眼睛,有气无力,“月咏。。。”

月咏心头一紧,连忙托住了不堪一击的女子。

一阵强大的气流猛地吹过月咏的脸颊,惹得她不禁想爆粗口,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本尊要解决掉大坏蛋的时候来!

月咏叹了口气,迅速消失在房间。

一切都好像没有一个叫做月咏的女孩来过一样。

砰地一声,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淡淡被笼罩在月色下。

千熙晗眸光在屋里扫了一圈,在千楚阳身上微微停顿了下,再看见地上软趴趴的女子,心猛地往下一沉,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吗?

可恶,还是来晚了一步。

千熙晗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凌熹落跟前,像拿着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小心翼翼地横抱着她。

几乎没有重量的身体让他眸色微微加深,那凌乱的衣衫,仿佛在提醒他刚刚发生了什么。

千楚阳还没有从夙神忽然消失的灵异事件中清醒过来,胸口就猛地一疼,低头一看,一支泛着淡淡银光的飞镖插在自己胸前,立刻把黄色的浴衣染成了红色。

“她最好没有事,”千熙晗冷冷地盯着千楚阳,没有感情的眸子让千楚阳全身一颤,“否则,老家伙来了我也照样杀你不误。”

千楚阳愣了愣,继而猖狂地笑:“哈哈哈,一个被我玩过的女人,倾王殿下也不嫌弃啊。”

怀中的女子颤了颤,好像听见了那番难听的话。

千熙晗咬牙,他就不应该让她来,明知道老家伙特意请一个不起眼的女子来就是在不怀好意。

“不自量力。”

千熙晗酷酷摔下一句话,转身从窗子里飞了出去。

自不量力。

千楚阳冷笑,越来越有意思了。

————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在一个熟悉的地方了。

倾王府。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居然不知不觉把这里当作游戏的开始点了。

昏黄的烛光在跳动。

妈的,头又开始晕!

凌熹落差点从榻上掉下去,幸好及时捉住了床沿。

浑身又开始热了,凌熹落真想骂:他妈的古代人是多烦人啊穿这么多衣服?!

不对,头好像有些不对。

天,凌熹落才发现,自己好像被下药了。

靠!

“醒了?”

凌熹落就算是化成灰也知道是谁。

“嗯。。。”

脑袋混呼呼的,根本找不到焦距,只是,感觉眼前的人,好帅啊。

凌熹落眯起了眼睛,干脆凑近了看。

不对啊,这人头发怎么是长的?不会是伪娘吧?

凌熹落伸手抓住了千熙晗的墨发。

千熙晗的脸一下就黑透了。

“喂,你个大男人干哈要留长发?”凌熹落傻乎乎地盯着他看,皱了皱眉,干脆伸手掐了把某王爷的俊脸。

“凌熹落!!”真是够了,他干什么要把这个疯丫头弄回来,干脆让她死了得了。

“嗯,我在呢。”凌熹落狗腿地笑,软软的身体靠在榻边,笑地有些不自然,双颊上浮现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凌熹落内心却在狂吼,凌大傻蛋你脑子秀逗了!居然抛媚眼!诶呀我去,长成这样还抛媚眼,对方应该已经吐晕在厕所了。

凌熹落的双手不自然地抓紧了床单,微微用力地喘气,“我,我渴!”

渴?

千熙晗不经意地蹙眉,顺手拿起桌上的水壶,“喝。”

凌熹落用力地摇头,“我不想喝水!”

“那你到底要怎样?!”某王爷已经快抓狂了,他倾王殿下要照顾一个小丫头,画风不对啊。

凌熹落垂下眼眸,忽然起身,猛地捞住千熙晗的脖子,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

她的脸颊很烫,千熙晗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好像被下毒了,好像是,催-情-药。

千楚阳那小人,居然下药!

凌熹落笨拙的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毕竟前生的她只是和男朋友拉个手看个电影,从来没有亲密动作的。

两个人都愣了老半天。

千熙晗猛地推开她。

凌熹落狠狠摔在榻上,略有痛苦地皱眉,眼泪啪地一下就下来了。

呵呵哒,她干嘛哭呢?

你说摔的骨头差点断了能不哭吗?!

奇怪,身体怎么会不受控制?

她不应该是百毒不侵吗?怎么会随随便便被下药了?还是飘在空气里的那种弱的不行的毒!

头特别重,根本抬不起来,像是被灌了铅一样,仿佛摔在地上就会一分为二。

“呜呜,我难受。”凌熹落可怜巴巴地抹眼泪,“我不是故意的。”

千熙晗看她的眸光里闪过什么。

凌熹落只感觉身子忽然往后倒了过去,滚烫的嘴巴上有亮亮的感觉,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床咚?

凌熹落诧异,还是诧异。

我靠,姓千的你趁老娘没注意偷吃我豆腐!

刚准备一手劈过去,才发现两只手都被摁住了。

魂淡!我要打你!!

千熙晗仿佛感到了身下的女子在挣扎,离开了她的樱唇,便看见一个满脸酡红,眼眸里染满雾气的可怜小姑娘。

“魂淡!跟千楚阳一样!就知道欺负我!!”凌熹落委屈地撇嘴,忍住随时要掉下来的眼泪。

千熙晗眸光一沉,“我和他不一样。”

“坏蛋!还狡辩!”凌熹落气地直喘气,还没有等说下一句话,嘴唇又被禁锢住。

妈的,这货手准备拉自己的腰带是怎么回事?!

“千熙晗。。。你禽。。。”

凌熹落还没说完,脖颈间就被吹了口热气。

“凌熹落,你不要忘了,是你先勾引本王的!”

“滚!我想男人想疯了勾引你?!”

某女气急败坏。

千熙晗脸黑,“如果不是本王及时把你带出千楚阳的地盘,你明天就是皇妃了!”

凌熹落捂着小脸,“滚,我不相信。”

千熙晗蹙了蹙眉,一把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睡觉!别乱动!”

“不干不干不干!凭嘛听你的?!”凌熹落踢开被子。

千熙晗微微顿了下,按倒抓狂的某女,用身体钳制住她,“再发疯信不信本王明天让你成为倾王妃?”

凌熹落一下子停下了吵闹声,“魂淡,滚开,我睡还不行吗?!”

千熙晗淡淡地勾了勾唇,“睡!”

凌熹落听话地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某王爷却想一脚踹死她,她睡觉伸胳膊蹬腿不说还得寸进尺翻到他身上来是怎么回事?!

千熙晗认命地叹气,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小魔王,偏偏自己还不想对她发火,难道是喜欢她?

不过很快他否认了,他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是想一心一意对她好,而不是一心一意想踹死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