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三十三章 指婚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507 2016-10-08 16:56:02

  “皇宫是怎么回事?居然放了一个杀人凶手进来。”段筱粉嘲讽。

“杀人凶手?你是说我喽。”

凌熹落语气轻松。

段筱粉脸色白了白,自己的气势明显不够。

皇上蹙眉,“怎么回事?”

段筱粉瞪了凌熹落一眼,“皇上,这个女人杀了莫渊派的少主。”

一片哗然。

段筱粉达到了目的,继续添油加醋,“不过是一个丫鬟,居然侮辱我堂姐段梦若,害得堂姐被污蔑,被霖王殿下批评了一顿,好几天都不敢出门。若不是筱粉气不过去找了这个贱丫鬟,还不知道她竟然如此胆大,简直就是妖女!!”

众人唏嘘起来,大部分就是在说凌熹落一个小丫鬟是如何端端正正坐上宴席位子的,搞不准是她设计迷惑了皇上,总之都是一些凌熹落的负面话。

凌熹落随手抓起一块小点心扔进嘴里,不慌不忙地嚼着,“第一,段梦若她是闲着蛋疼,非要我去骂她我才默许的,而且,是她推了我下池塘;第二,段梦若被霖王殿下教训和我的关系大吗?难不成是我让霖王殿下扇她巴掌的?第三,我不是什么妖女,但是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无可奈何;第四,我不是丫鬟,我是云熹郡君。好了,我把要说的都说完了,段筱粉小姐,你看着办。”

段筱粉的脸色苍白,不过听到第四个的时候嘲讽地笑起来,“郡君?一个低贱的丫鬟,说什么大话?简直笑死人!”

凌熹落弯弯唇角,段筱粉这是自寻死路啊,皇上都放了话了,敢情她就是一不要命的。

段筱粉见凌熹落不说话,更是变本加厉地卖弄了起来,“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吧,这个丫鬟,几次三番地想勾引倾王殿下,听说还是从青-楼里出来的。”

最后那句纯属是段筱粉异想天开。

凌熹落淡淡地笑了笑,看向了对面隔着约莫四五米的千熙晗,“倾王殿下,你说是这样吗?”

千熙晗看着凌熹落微微有些愣神,她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你要是敢乱说话我就跟你拼了”一样。

拽拽地勾唇,笑,“当然。”

凌熹落当头一棒,眼前有些星星在摇晃,怎料千熙晗又说:

“当然是不可能的。”

呼,大哥,以后说话能不大喘气儿吗?真的吓死人。

可是千熙晗这句话同样提醒了人们,他们的关系已经熟络了。

段筱粉的脸色霎时间变得又红又白,像一个五彩纷呈的调色盘。

皇上阴沉着脸,只字不言。

凌熹落笑得那叫一个璀璨,“顺便解释一下喽,我可没有杀人哦,我只是当天猎杀了一只瑕。”

段筱粉像是忽然有了底气,“呵,瑕?那你把晶核拿出来我瞅一眼啊。”

凌熹落扶额,这小丫头片子还这么不管不顾地挑衅啊,没注意到皇上的脸已经黑的跟锅底似的啦。

可是晶核送了月咏,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凌熹落抿了抿唇,“本郡君已经将晶核送给了有心之人。”

段筱粉猖狂地笑,“哈哈哈,借口找的真不麻利啊。皇上,我敢肯定,她杀了莫渊派的少主,我亲眼所见,莫渊派的掌门来找寻她算帐。皇宫里怎容得下这样玷污国风的人?还不赶紧拖下去!!”

段筱粉向来自大,自以为连皇后都可以看不起。

“够了!”皇上冷冷呵斥,“段筱粉公众侮辱云熹郡君,剔除族谱!”

段筱粉脸刷地白了,立刻跪了下来,“皇上,筱粉没有!”

皇上已经彻底发飙了,挥挥手让旁人拖下段筱粉,以免打扰了宴席的兴致。

凌熹落吁了口气,“多谢皇上明鉴。”

皇上本来怒火冲天的样子在看见凌熹落水灵灵的大眼睛时好像被浇了盆水一样,微微笑了笑,“郡君受委屈才是。”

凌熹落颔首,坐下。

皇上突然像是想起来一样,说:“楚阳老大不小了,也是时候成家了,不如。。。”

皇上的目光落在凌熹落身上。

千瑞轩皱了皱眉,连他这个太子都还没成亲,千楚阳倒是要先上了对么?他前头还有他和千熙晗呢!敢情老家伙就是这么偏袒的?!

千熙晗微微眯起了狭长的眼眸,看着风中凌乱的凌熹落。

“云熹郡君生来样貌素美,又才华横溢,与三皇子楚阳郎才女貌,不如朕今日就指婚吧——”

皇上说道,看向了目光一直落在凌熹落身上的千楚阳,微微笑了笑。

凌熹落挑了挑眉,敢情皇上这是给个甜枣让自己风光一把,然后再把自己卖出去是吧?

千楚阳仅能看见凌熹落的侧脸,不过他百万分确定,这个女子属于让他怦然心动的那种。

而且,有这样一个才女作皇妃,他未来争夺皇位就有了一半的把握。

千熙晗心底却是打翻了满满一缸子的醋,眉里眼里都是不爽两个字。

段夜暇捂着嘴偷笑,直到一只银镖插中自己的袖子,才闭了嘴。

“熹落谢过皇上好意,”凌熹落有些不自在地学着电视上那些女主角,“熹落年级尚轻,只怕现在谈婚论嫁,也是早了点。而且,熹落只是一个农家女,配不上身份高贵的三皇子。”笑话,让她嫁人?老娘单身还没够呢!

皇上眉心蹙了蹙,见一脸爱慕的千楚阳,还是缓缓道:“云熹郡君既然是郡君了,就说明你有一定的能力,不必推辞了。”

凌熹落唇角弯弯,她不同意,敢情这是要逼婚了?

“熹落心底早已有爱慕之人,”凌熹落扯谎,“恐怕熹落没办法一心一意对待三皇子。”

千熙晗眼眸一颤。

千楚阳情绪低落地垂下脑袋。

皇上明显有点进退两难,可是凌熹落那张和她相像无比的脸彻底压下了心底的怒火,“也罢,不过,朕可以替郡君牵牵红线,指婚一二。”

皇后大方地笑了笑,“对啊,郡君如此痴心,若是我们从中作梗,岂不是毁了郡君的幸福?不如来个顺水推舟也罢。”

凌熹落抬眼望去。

皇后历经岁月沧桑的脸庞仍旧美丽动人,大大方方地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怪不得三个孩纸都长那么好看,原来是遗传了他们妈。

凌熹落颔首,“多谢皇后,不过熹落年纪还小,不着急那些事情。”

皇后微笑点头。

凌熹落同样笑了笑,终于察觉到有一束目光一直灼热地盯着她看。

凌熹落抬起头来,只见某王爷飞快地低下脑袋,装作研究上好餐盘的样子。

她没太在意,默默地在宴席上吃掉了大约三个人份的膳食。。。

————

晚风徐徐吹来。

毕竟快要入冬了,吹来的风不禁让凌熹落缩起了脖子。

坐在树上的某人一直在回想凌熹落说过的话。

早就有喜欢的人,什么意思?

凌熹落倒是没注意,左一圈,右一圈,自带配乐“12345678,22345678”地做完了整节广播体操,才觉得神经微微舒缓下来了。

某树上的王爷懵,这臭丫头到底在做什么?!

一个没忍住,就从树上跳了下来,愣是把跳跃运动做了一半的凌熹落吓了一跳。

“你妹的能不能别半夜吓人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凌熹落散漫随意又幽默道,没有了那份沉稳。

“你。。。”千熙晗慢吞吞吐出了一个字,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口了。

凌熹落没理他,忽然眼睛一亮,“诶诶,千熙晗,我们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说。”

“真心话大冒险,特别流行的。”凌熹落说着,伸出手,分别做了剪刀石头布这三个手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